Bakkt延迟、CBOE喊停,比特币期货怎么了?

来源:财经网 作者:奚习习 2019/03/29

在数字货币的世界里,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对于比特币的流通以及基于BTC的经济体发展有着特别的意义。

根据CoinDesk的近期报道,Bakkt推出比特币期货交易的计划再被推迟。实际上,Bakkt比特币期货合约的推出时间并非又被推迟,而是正处在第三次延迟期内。而3月份之所以被视为一次值得关注的时间节点,主要原因可能在于,此前媒体Abacus Journal报道,有Bakkt早期投资者透露,3月月中是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最终审批期,所以Bakkt有望于3月份获批后被推出。

纳斯达克此前也曾表示将在2018年中期推出比特币期货,这一计划被推迟至2019年上半年,与Bakkt相似,今年第一季度之前也已上线无望,暂无下文。

纳斯达克

也是在近期,芝加哥期权交易所 (CBOE)作为美国第一家发行比特币期货产品的机构,宣布自今年3月份起将不再推出新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

早前CBOE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 (CME, 芝商所 )于2017年12月相继推出了比特币期货合约。在当时,此举被认为是推动比特币和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价格上涨的重要助力之一。而现在,一旦CBOE现有的期货合约于今年6月份全部到期,那么这个被监管首次批准的比特币期货市场也将就此彻底关停。

自比特币以期货的形式进入主流金融体系,打开了在受监管的市场上获得交易的合规途径,无论是提振市场信心、吸引机构投资者进入还是对于推动其他数字货币金融产品的发行来说,比特币期货作为已有获批先例的一种投资品,都曾给数字货币市场传达了利好的交易信号。

而现在,比特币价格经历过多轮重挫,主流金融系统以及监管方面的态度都在随着市场的急剧变化而发生转变,以比特币期货为代表的数字资产衍生品还在持续面临考验。

延迟或是现阶段监管常态

Bakkt的这份备受关注的比特币期货初始计划于2018年11月上市,但是由于Bakkt为期一天的期货合约设想,必须要获得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监管批准,因此首次推出计划被推迟至2018年12月12日。而在近一个月后,Bakkt方面以准备不足为由再度推迟该计划至2019年1月24日。

在去年12月该提案被提交给CFTC之后,遭遇了随后自2018年12月22日开始超长停摆达五周之久的美国政府关门,直接影响了SEC、CFTC等美国监管机构的审批进程。这也意味着,继多次被SEC延迟的比特币ETF申请之后,Bakkt的比特币期货交易计划也进入了这种无限期推迟的阶段。

而眼下2019年第一季度即将过去,CFTC至今迟迟未公布其提案,也因此无法进入到下一步征询公众意见环节,按照CFTC的提案审查程序可以预见,4月中旬之前要推出Bakkt也已希望渺茫。美国洲际交易所(ICE)主席 Jeff Sprecher在上个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曾提到,Bakkt预计将于2019年晚些时候推出。

据CCN 3月21日报道,CFTC委员Dan Berkovitz在与BLOCKTV的谈话中回应称,目前正在加紧审核Bakkt的提案,并且强调了CFTC不是反加密或反区块链的机构,但是他拒绝披露批准的截止日期。

一方面对于交易所来说,除了必经的审批流程和政府机构自身的不可抗因素之外,等待Bakkt推出的实物结算期货合约获得监管批准的过程,并不完全是一个时间问题。

Bakkt首席运营官、前Coinbase高管Adam White在近期于佛罗里达伯克莱屯(Boca Raton)举行的一个衍生品会议上,谈及港交所与监管机构的合作时曾表示:“这个世界不是你填写一份申请表后把它扔到一边,然后你就可以把它拿回来去启动自己的业务的。”

虽然他的表态也并没有直接联系到当前CFTC或Bakkt提案申请的具体现状,但是在涉及与监管的合作方面,其本质问题基本上是一致的。也就是说,这不是一个单方面被动等待监管机构批准接受的过程。

传统的商品交易所在交易的方式、结算担保、合约的转让或对冲、风险的处理、实物交割等方面均有着严格而详尽的规定。而Bakkt创立初衷是重新构建属于数字资产基础设施以及革新目前以美元结算的比特币期货的属性,这也注定它不是一个能被现有监管制度和主流金融体系所轻易接纳的产品,投资品属性的完善建立在市场的成熟和规范之上,延迟或许将会是现阶段的监管常态。

另一方面对于监管机构来说,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对于加密货币领域,异常复杂的数字金融产品的属性、形态及其难以估量的巨大风险决定了,对这一领域的监管将会是一个漫长而持续的动态过程。

正如CFTC委员Dan Berkovitz 所说的,由于CFTC的监管结构在处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方面面临着独特的挑战,区块链的这种分布式的结构意味着需要监管的目标和市场参与者会更加难以监管,围绕加密期货和期权市场的监管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发展,他表示:“我们在金融领域采取了很多改变。我们的规定并非极端的规范……我们可以在不知道技术究竟是什么的情况下适应新技术……我们对此没有明确的规则”。

比特币期货的“新旧”更替

CBOE作为第一家提供比特币期货的交易所,在推出一年多以后最终选择停止续签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据业内普遍观点认为,CBOE喊停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的主要原因在于其交易情况低迷不振。

2017年12月,正值国内监管禁令全面收紧之际,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获得CFTC在批准之后,CME和CBOE迅速反应,相继宣布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而CBOE最终抢先CME,在获批9天后推出了全球首个比特币期货交易。之后除了纳斯达克计划推出比特币期货,高盛、摩根士丹利也在相继计划推出比特币期货交易清算服务。

在CBOE和CME推出比特币期货合约不久,整个加密货币市场达到历史峰值之后随即遭遇暴跌,比特币交易量下降了80%以上。有业内人士认为,比特币期货交易推出以后,比特币价格走势从峰值跌落并非巧合,在金融体系、交易所风控机制以及监管尚未完全准备好的时候,比特币期货的迅速推出挂牌,或是随之而来币价暴跌的罪魁祸首之一。

屏幕快照 2019-03-29 下午12.13.07

在2018年数字货币市场整体行情遭遇大跌之际,COBE上的XBT交易量也在连续下滑。据tradeblock.com图表显示,从2018年1月份的近20亿美元持续下跌,至去年5月份开始再也没有达到过10亿美元,去年9月份跌至5亿美元以下,到了2018年年底交易量大约只剩2.5亿美金。而据Bitwise向SEC提交的最新报告中提到,CM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额为8500万美元,而CBO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额仅600万美元。IMG_A87F7E154BE6-1

另外,CBOE的比特币期货交易量一直不到同期上线的竞争对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比特币期货交易量的一半,虽然整体行情下挫,但是从tradeblock.com图表中也可以明显看出二者交易量之间的差异。第一财经在报道中指出,CBOE XBT合约每个只包含一个比特币,而CME BTC合约每个包含5个比特币,有专家认为由于CME提供了维持主导地位所需的交易量,所以对投资者更具吸引力。也就是说,在同类产品的竞争上处于劣势,也是导致CBOE停止比特币期货交易的原因之一。

bakkt配-cme:cboe

多方因素集结之下,交易所自身后继乏力,随着比特币期货的告停,CBOE在数字资产衍生品方面的首轮探索至此暂时告一段落,CBOE试水比特币期货,似乎也已不再是一个可供参照的案例。

而在CBOE的比特币期货(XBT)顺利上市后,CBOE曾多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比特币ETF的申请,也是迟迟未获批准,目前该提案正在等待即将到来的4月5日,SEC到底是做出正式决定,还是依旧继续延期。

从目前CBOE和CME比特币期货的交易情况来看,在短暂地刺激和推动了市场发展以后,并未全部释放和延续数字资产衍生品的市场预期价值。

CBOE的比特币期货是目前典型的以美元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交易,Bakkt提出的比特币合约则是以比特币进行结算。前者是以现金结算,交易双方只需要根据各自的价格预测在约定时间内进行期货交易,交易所最终只需在合约到期后,根据实时市场价与此前买方建立头寸的差价,在双方账户上进行现金交割即可。而后者则是以实物结算,需要交付比特币,存在真实的商品交割,也因此Bakkt推出的这种比特币期货被认为是真正意义上的比特币期货。

以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为人诟病的地方在于,由于没有实物支撑,期货和现货联动性差。有熟悉比特币期货的专业人士对财经网表示,期货作为一种锚定实体标的之金融工具, 没有实物交割的期货合约, 即现金交割, 代表期货交割日, 只是单纯双方算一个差价结算而已,所以理论上非实物交割的期货会更容易受到操控。

同时,由于所有的交易和结算过程并不真正涉及比特币实物的买卖,对于比特币的流通应用以及基于数字货币的经济体长远发展来说,并没有实际上的助益。

所以纵然数字货币市场深陷熊市,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并没有就此停下,以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的推出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Bakkt比特币期货的实现障碍

CFTC监管的是目前交易所广泛提供的三种受到严格管制的服务:交易、清算以及托管或仓库形式的安全存储。尚未获批的Bakkt,目前正在面临其中两方面的监管障碍。

一方面,在交易上,比起已经获批的现金结算比特币期货,以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的交易难度更大、投资门槛提高,由此加大了获监管批准的难度。

传统期货交易的交易流程已有明确而详尽的规定。Bakkt的实物比特币期货除了同样要在交易方式、结算担保、合约的转让或对冲、风险的处理等方面的符合交易所具体规定,尤其是在期货交割上,对于比特币期货实物交割的这种机制来说,交易所需要将一定量的比特币现货存储在交易所中,供交易者之间的实物流通。而关于这些被锁定的大量比特币是否会造成币价动荡或是交易所难以规避市场操控的质疑声,在Bakkt出现之初就一直存在。

另一方面,在托管上,比特币期货方面的专业人士认为,一般的实物交割, 需要由交易所认定符合资格的仓库来存指定是交割实物(例如, 原油仓库),目前BTC 储存方式及托管, 并沒有一个国际标准,这是实物交割期货实现的障碍。

由于存在实物交割,为监期货合约的交割,Bakkt推出了自己的交割仓库(即“Bakkt Warehouse”)来作为一种受监管的托管解决方案,此举也被认为是提供了一种数字资产安全存储方案,有助于提升比特币ETF获批的可能性。

当市场收盘时,清算所将会把资金从买方转移至卖方银行账户,而BTC被转移至Bakkt的交割仓库,买方可以从ICE仓库中的卖方锁箱中提取BTC。如果加密资产或资金没有交付,相应的费用将由清算所承担。

ICE主席Jeff Sprecher曾表示,Bakkt交易平台自己的清算所将由美国一些最大的金融机构组织成立风险委员会,进而制定平台规则,并且为获得政府批准,这些规则将尽量符合美国政府批准时所提出的要求。

CoinDesk在报道中,有前CFTC职员指出,商品期货交易所一般来说是使用银行或信托等服务提供商,合同在银行或信托结算,相关资产将由清算所的主持,在联邦或州政府对银行或信托的监督下实行交付,他说:“在我看来,在没有更多信息的情况下,Bakkt正试图作为类似于筒仓的第三方仓库来获得批准,它受制于清算所和交易所的规定”。

自有仓库面临的监管问题在于,Bakkt推出的自有托管仓库和清算所的运行规则试图在符合一定监管要求的前提下由自己接手,直接作为第三方的仓库,从而提供从交易到清算和托管的完整功能。但是由于BTC的存储和托管未有通行标准,此举在CFTC看来,很可能会导致公司不受联邦或州的监管,因此这也会是Bakkt审批进程里必须要面临的障碍。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北航教授蔡维德对财经网表示,Bakkt推出的比特币期货,直接交割比特币和影响供需,是非常有争议的问题,一般情况下,对于中长期币价走势来说是会造成影响。比特币期货方面的专业人士表示,相对实物交割, 代表在交割日, 买方需有充够的钱, 卖方需要有足够的货(比特帀), 所以理论上非实物交割的期货会更容易受到操控, 但假如有实物交割的合约, 操控的成本就相对大很多。

而涉及Bakkt自有交割仓库的监管问题,蔡维德表示:“这是技术问题,Bakkt出现就是要监管,这问题不可能无法解决”。由于Bakkt背靠纽交所母公司ICE,在推出以来一直以来标榜监管友好,Bakkt首席执行官Kelly Loeffler在CoinDesk共识大会上表示,Bakkt为数字货币带来的是监管合规性,我们开发的系统可以实现数字货币的价格透明化。机构投资者在进入加密货币世界之前需要确定性,而实现这种确定性的一种方法是在联邦层面完全遵守法规,这正是Bakkt渴望实现的目标。


实物交割看似只是改变了以往比特币期货的交割方式,但是实际上无论是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本身,还是自有仓库托管解决方案,背后涉及到的是一系列配套的数字资产市场基础设施与市场标准建设和完善,与当初CBOE和CME比特币期货快速挂牌相比,这将会是一个漫长的征程。

困局与未来

交易分散、监管缺位的数字资产市场结构,是无法达到机构投资者的投资要求的,而与之矛盾的是,对于数字资产的投资需求却在日益增长。高盛前合伙人、银河数码(Galaxy Digital)创始人Mike Novogratz上个月接受Bitcoinist采访时认为,随着托管解决方案的推出,机构资金将在未来6到12个月内开始进入加密货币市场。

Bakkt首创的实物交割比特币期货在2018年引发业内极大的关注,继Bakkt之后,美国期货交易平台Eris Exchange(ErisX)以及英国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floor旗下总部设在香港的交易平台CoinFLEX也随后宣布要推出以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

屏幕快照 2019-03-28 下午4.39.55

据The Block的报道,在与ErisX首席执行官Thomas Chippas的一次座谈会上,Chippas指出ErisX是一种纯粹的市场基础设施。而Bakkt首席运营官Adam White则表示,Bakkt不仅仅是与ErisX、CME和Seed CX等公司一样提供关键机构基础设施的业务,它也希望能够推动加密货币更广泛的应用。White说:“对我而言,仅仅是投入大量资金到市场基础设施并且只是寄希望于其他人来理解我们为什么要使用加密货币,这是不够的”。

但是从目前Bakkt的多种市场进入方式来看,要获得监管合规以及市场信任,比特币期货这种为加密市场的机构投资者建立的投资品,只是其中一个尚待开启的关键入口,而Bakkt对推动比特币流通的尝试,并不因比特币期货被延迟而就此停滞。

Bakkt最为人注目的应用场景构建在于和星巴克、微软的合作。

与微软的合作主要在Azure云计算服务方面,通过微软控制的数据中心提供的云解决方案,可以为零售商提供从处理发票到电子商务后台任务的云服务。

去年8月,在Bakkt宣布成立之初,星巴克被视为发起方之一。而到了 2018 年 12 月 31 日,Bakkt 宣布完成1.825 亿美元的首轮融资,投资方来自微软风险投资部门M12、ICE、波士顿咨询集团、Naspers、Horizons Ventures等12个投资伙伴,星巴克实际上并没有参与Bakkt的首轮融资。

但是对于星巴克与Bakkt合作的消息,引发了公众对于星巴克可能支持加密支付的猜想(即直接通过加密货币来购买食品和饮料),并且在得到星巴克方面澄清之前,已经误传了一段时间。据the block三周前的报道,星巴克将与Bakkt展开合作,通过整合 Bakkt 的软件到星巴克店内支付场景支持比特币支付。实际上,所谓的实现比特币支付,是需要先通过在星巴克终端安装Bakkt的支付系统,先把加密资产兑换为美元再进行付款,而非直接使用加密货币在星巴克中消费。

bakkt 星巴克

而星巴克是通过这种合作,作为股权消减的方式来置换Bakkt的一部分股权,具体股权数量目前仍处于保密状态。知情人士向The Block表示,Bakkt在A轮融资后估值约为7.4亿美元。比照去年融资的1.825亿美元,The Block认为,目前7.4亿美元的投资后估值意味着ICE可能已经将高达25%的股份出售给外部投资者,例如Galaxy、Pantera、微软和星巴克。

从市场评价来看,微软、星巴克与Bakkt的合作被视作是能够改变消费者支付方式和强化比特币流通的一大创举,从现阶段的实际合作形势来看,话题性和热度大过实际的合作价值,但是在比特币应用场景还没有突破性进展的当下,也算是能够一定程度上推动加密货币流通的想象空间。

比起微软和星巴克这两位知名股东,Bakkt真正的底气主要还是来自ICE。美国洲际交易所(ICE)作为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母公司,是全球第二大金融交易所所有者,收入仅次于CME,ICE在美国、欧洲、亚洲、加拿大经营共有12家交易所,由与ICE Futures U.S.及其他交易所垂直整合的6家清算所提供服务。

从Bakkt官网介绍来看,Bakkt的使命是建立第一个综合的、机构级的交易市场和托管解决方案, 以用于数字资产的实物交割。要建立这样一个从交易到清算、托管储蓄完整功能的交易平台,Bakkt与ErisX和CoinFLEX的实物交割比特币期货相比,ICE在全球范围内与所有资产类别中最大的交易商之间的联系,和自身已经成熟的交易基础设施,能够为Bakkt提供所需的安全保障和强大的资源支持。Bakkt首席运营官Kelly Loefle在谈及Bakkt和ICE的主要优势时曾提到,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的一点是,大多数监管都依赖于合作关系。

屏幕快照 2019-03-28 下午4.39.33

再回到比特币期货,如果Bakkt的比特币期货能够顺利推出,意味着为那些尚未完全入场的机构投资者建立了更为成熟的数字资产投资平台和基础设施,这也将开启一个远超目前散户投资者和风险基金的投资规模。

Bakkt选择首先推出比特币期货,并不是因为已有CBOE和CME获批先例铺路而更容易实现,也不是因为CFTC对数字资产的监管态度友好而更容易获批。自然,比特币期货的价值也并不会因Bakkt的延迟和CBOE的退场而前途暗淡。

在数字货币的世界里,实物交割的比特币期货对于比特币的流通以及基于BTC的经济体发展有着特别的意义。我们都知道,这个实现过程必然是艰难而漫长的,但总需要有人先迈出第一步。

编辑: 奚习习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