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享云与迅雷反目 链克再成烫手山芋

来源:财经网 作者:LornaQ 2020/05/20

近日,北京链享云发布《终止与迅雷的关联公司海南链享云合作》的公告。公告显示,迅雷董事会与管理层同时发生重大变化。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无法与迅雷新董事会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也无法继续保持合作。 北京链享云与迅雷共同建立一家迅雷的关联公司——海南链享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配合迅雷规避监管问题。该公司自成立起,所有海南链享云的公章、系统、代码、人员、包括链享云的官网,全部都由迅雷控制与管理,而链享云的官网虽标识北京链享云,但是其实

近日,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链享云)发布《终止与迅雷的关联公司海南链享云合作》的公告。

公告显示,2020年4月2日,迅雷(Nasdaq: XNET) 董事会与管理层同时发生重大变化。经过与新的董事会1个多月的沟通,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无法与迅雷新董事会建立相互信任的关系,也无法继续保持合作。

2018年迅雷被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点名“以矿机为核心发行虚拟数字资产”, 明确迅雷通过玩客云变相ICO,存在风险隐患。2018年9月,迅雷集团对外宣布向链享云售让部分区块链业务,包括链克、链克商城和链克口袋,同时迅雷仍保留迅雷链、迅雷链开放平台、迅雷链文件系统(TCFS)等底层技术业务,以及玩客云和基于玩客云网络的共享计算业务。

北京链享云公告显示,基于对当时迅雷董事会认真建设玩客币(后改名链克)生态的信任,经过与迅雷董事会近一年的沟通,北京链享云同意与迅雷签订协议、开发布会、并建立一家迅雷的关联公司——海南链享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后称海南链享云),配合迅雷规避监管问题。该公司自成立起,所有海南链享云的公章、系统、代码、人员、包括链享云的官网,全部都由迅雷控制与管理,而链享云的官网虽标识北京链享云,但是其实都是迅雷控制。

2020年4月2日,当迅雷董事会发生重大变更之后,停止了网心维护的对链克用户的所有服务,链克社群为维护自身权力发布了社区公告。北京链享云要求迅雷选择将海南链享云等关联公司交接回迅雷,或者支持北京链享云来管理链克生态。经多次口头沟通无效,北京链享云采用邮件正式沟通,迅雷没有给与任何答复。因此,北京链享云特此公告,退出与迅雷签订的所有商业协议,并要求迅雷尽快更换海南链享云的股东,不再使用链享云的品牌,在海南链享云管理的链享云官网上撤消一切与链享云相关的信息。

据链上财经此前报道,2020年4月2日,迅雷董事会对人事进行大幅度调整,李金波任职董事长,并接替陈磊担任迅雷集团及其下属迅雷,网心及其它关联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

除此之外,隶属于XUNLEI LIMITED(开曼群岛)的千兆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由陈磊变更为武可宁,武可宁接替陈磊担任千兆科技的董事长、CEO;同时,迅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香港)控股的迅雷计算机(深圳)有限公司法人法人代表由陈磊变更为武可宁,武可宁接替陈磊担任迅雷计算机(深圳)的董事长、CEO。

据迅雷2018年至2019年财报显示,其云计算、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板块(IVAS)在2018年初表现突出,主要依赖于其2017年底推出的共享计算”CDN硬件--“玩客云”,但随着玩客云硬件被市场淘汰,库存积压的玩客云硬件已经成为导致迅雷营收增长停滞的主要原因。

2017年,迅雷全资子公司深圳网心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玩客云,用户可通过购买智能硬件设备(玩客云),激活后使用智能硬件来获得“链克”奖励。“链克”的推出致使其股票在两周内飙升至9元/枚,迅雷凭借区块链概念,从互联网企业争夺CDN大战中脱颖而出,引领“路由挖矿”新趋势。

在迅雷对外多次切割“链克”后,链克的价格大幅下跌,据BiKi加密货币平台数据显示,链克现价8分/枚,交易量寥寥。

链克价格

链上财经通过天眼查得知,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原名盈鑫鼎创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互联网信息服务公司,大股东为北京苏哈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6%,监事李林蔚持股23%,经理刘小伟持股23%,2018年8月30日,新大陆科技集团认缴出资3000万,入股10%,网心科技法人代表孙小滨退出监事,新增新大陆副董事长王晶任该公司执行董事。

海南链享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海南链享云)于2018年10月26日成立,是北京链享云全资子公司,经理为刘小伟,执行董事为王晶,监事为李林蔚。

 

编辑: 赵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