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合监管 Libra做出四大改变 但成效或许寥寥

来源:财经网 作者:陈以 2020/04/17

Libra将于何时落地,仍尚未有定论。

财经网·链上财经讯,北京时间4月16日晚,Libra发布了Libra白皮书2.0版本。据Libra新版白皮书显示,除了阐述Libra的愿景、技术原理以及经济理念之外,新版白皮书为了更加符合监管的要求,做出了一系列的更改。

其中最为主要的四项关键更改是:第一,除了锚定多种资产端稳定币LBR之外,Libra还会提供锚定单一货币的稳定币;第二,将通过稳健的合规性框架提高Libra支付系统的安全性;第三,在保持Libra主要经济特性的同时,放弃未来向无许可系统的过渡;第四,在Libra储备的设计中加入强大的保护措施。

但是这一系列更改取得的成效或许并不大。4月17日,美国国会议员Sylvia Garcia (D-TX) 否认了Libra更新的白皮书实质性地改变了其证券属性。新提出的Libra的版本仍然从“一篮子货币”中获得价值,这一篮子货币可能会因天秤座协会的变化而改变,因为天秤座协会将Libra的价值挂在第三方的工作上,即豪伊测试下的一种证券。她重申,这种代币需要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报告。

除此之外,链上财经发现,Libra白皮书中的更改并未从根本上消除阻碍Libra获得监管认可的因素。

据Libra最新版白皮书显示,针对每种单一货币稳定币,Libra都将有充分的储备金支持,储备金包括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以该货币计价的短期政府债券。

除了单一货币稳定币之外,Libra还将推出类似于SDR(特别提款权)的锚定多种资产端的稳定币LBR。

据链上财经了解,SDR最早发行于1969年,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根据会员国认缴的份额分配的、可用于偿还IMF债务、弥补会员国政府之间国际收支逆差的一种账面资产。其价值由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

虽然SDR的提出以及施行对于国际金融而言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但是截至目前为止,SDR都未获得根本性发展。

对此,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指出,制约SDR发展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六点:首先,SDR缺乏作为流通手段和支付手段的基本职能;第二,SDR无法币无信用支撑;第三,IMF受到大国制约;第四,SDR供给不足且分配不均;第五,SDR的篮子货币代表性不足;第六,储备货币多元化持续挤占SDR发展空间。

而这五点亦是Libra即将推出的LBR即将面临的难点。首先,如果Libra的LBR要想获得支付手段以及流通手段职能,不仅需要取得用户信任,还需要打破国际壁垒,而这一点或许会将各国的利率以及汇率的市场化置于被动地位,且该点无疑会与“免受大国制约”产生一定的相悖;其次,LBR的根本信用支撑以及篮子货币的选择问题,对于Libra而言都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

今年3月上旬,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李若谷在《北大金融评论》撰文,文中指出,Libra这类数字货币的出现可能会改变到目前为止运行的货币银行制度,冲击现有国际金融体系,从而打破现在一币独大的国际货币体制。我们必须予以高度重视,不能放弃在新体系构成中的发言权与参与权。

据Libra白皮书显示,Libra还将建立一个金融情报职能部门(FIU职能部门),以帮助支持和维护网络参与者的运营标准。

Libra网络将参与者分为四类:指定经销商;在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成员管辖区中注册成为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VASP,包括交易所和托管钱包),或在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成员管辖区注册,并被允许在该等许可下执行VASP活动(受监管的 VASP); 已完成由协会批准认证程序的VASP(认证VASP);寻求通过Libra网络进行交易或提供服务的所有其他个人和实体(非托管钱包)。

由此可见,Libra的运行极大的受到了FATF的影响,而FATF虽说已经成为了目前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反洗钱和反恐融资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国际组织之一,但在最初FATF是西方七国为专门研究洗钱的危害、预防洗钱并协调反洗钱国际行动而于1989年在巴黎成立的政府间国际组织。

而对于机构而言,Libra的标准无疑会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机构的入局门槛。

在对未来的设想上,Libra希望,随着各国央行开发出央行数字货币(CBDC),这些法定数字货币可以直接与Libra网络集成,从而消除Libra网络管理相关储备金的需要,这可以降低信贷和托管风险。例如,如果一家中央银行开发了美元、欧元或英镑的数字表示,协会可以用这些央行数字货币(CBDC)取代适用的单货币稳定币。

截至目前为止,世界范围内尚未有任何一个国家推出了相对成熟的央行数字货币,而Libra要广泛的取得世界各国政府的认可亦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

除此之外,目前已有不止一人提出,一旦Libra成功启动,将会把加密技术带入下一阶段。而对于加密货币交易而言,目前一直饱受争议却稳居市场核心地位的USDT必将受到巨大打击。

在白皮书的最后,Libra委员会指出我们希望这些变化能够确保协会实现其最终目标,即使支付基础设施现代化,并创造一个低成本、可互操作和合规的核心价值传输层。

但Libra将于何时落地,仍尚未有定论。

编辑: 吴靖雯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