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推进使交易所面临“流量困境”,微信支付OTC交易锐减

来源:财经网 作者:陈以 2020/04/07

牌照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合规的必经之路,却不是解决“流量困境”的良药。

3月30日,加密货币交易所OKEx宣布取得日本交易牌照;同日,加密货币交易所抹茶亦宣布获得澳大利亚数字货币交易牌照;而在更早之前,币安在⻢耳他获取牌照失利后转投新加坡。

据新加坡金融监管局消息,自新加坡开始实施《支付服务法》后,Coinbase、币安、ZB、火币、OKEx、火币等多家交易所均向新加坡金融监管局提交了特定支付牌照申请。

一时之间,“牌照”成了各家交易所2020年在海外布局的重点。

但是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各家中资交易所之所以着重布局海外牌照,实乃全球加密货币交易大环境收紧下的求生之举。

调查发现,随着FATF、J5等国际组织对加密货币交易的日益关注、英美等国相关法例的逐渐完善以及中国政府对非法数字货币交易的严打,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出入金渠道日益狭窄,伴随着存量市场的萎缩,各交易所必将会逐渐陷入“流量困境”。

在此情况下,交易所要想继续发展,必须拓宽流量入口,增加出入金方式,而在监管趋严的环境下,“取得牌照”则成为了最“合适”的解决方法。

然而,牌照是加密货币交易所合规的必经之路,却不是解决“流量困境”的良药。

OTC微信支付占比降至10%以下 全球监管步伐加快

链上财经发现,此前支付宝、微信支付占据加密货币交易所OTC交易主流支付 方式的格局于近期发生了巨大变化。现今,支付宝支付和银行卡支付成为了加密货币交易所OTC交易的主要方式,微信支付在OTC交易中几近消失。

经4月3日统计,OKEx提供的的100个USDT OTC交易服务中,只有3家提供微信支付方式,而提供支付宝支付的有57家,银行卡转账支付有58家;而火币全球站的308个USDT OTC交易服务中,只有27家提供微信支付,147家提供支付宝支付,185家提供银行卡转账支付;币安提供的27个USDT OTC交易服务中,微信支付仅有2家,支付宝支付有15家,银行卡转账支付有19家。

据计算,目前三大交易所中的USDT OTC渠道支持微信支付的商家仅占7.35%,而支持支付宝支付的商家占比50.34%,支持银行卡转账支付的商家占比60.22%。 多位矿工向链上财经表示,在进行OTC交易时,微信支付的转账付款单笔单日限额远低于支付宝,因此使用微信支付体验并不是很好,此外,在理财产品的竞争中,微信支付的市场份额以及影响力一直未取得绝对优势,因此用户并不希望有大量的资金沉淀在微信支付中。

对此,微信支付表示:“微信支付不支持虚拟货币交易,如发现任何把微信支付用于虚拟货币交易的行为,将予以清退处理。”

2019年11月22日,上海央行总部发文表示:“此后,针对在境外架设服务器向 境内居⺠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的行为,进一步加强监管,并从支付结算端入 手持续加强清理整顿。”

目前世界各主流国家均在加强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监管。分析各国举措可知, 目前各国主要从“牌照”以及“税收”两部分入手,以增强对加密货币交易所以及加密货币交易行为的监管。

据统计,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瑞士、新加坡等主流国家均已明确提出,加密货币交易所如需在当地开展交易或向该国居⺠提供服务,则必须取得当地颁发的相应牌照或豁免权。

此外,随着FATF对加密货币交易的日益关注,世界各国亦开始关注与加密货币 有关的反洗钱规则。

据了解,FATF在去年6月发布的一份反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监管指引,该指引 明确提出,加密货币交易所等虚拟资产服务供应商必须与政府分享转移资金的 客户信息,且“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应被要求在其创办地点或者营业地点所属的 司法管辖区内获得许可或注册”。

对此,FATF给出了两点建议:首先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应由主管当局(不是自我监管机构)监督或监督;其次,各国应提供与虚拟资产和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有关的国际合作。

据分析,FATF的一系列举措将促使加密货币交易所向监管部⻔提交用户的出入 金以及交易信息,能对绝大多数的非法加密货币交易行为起到监控预防作用。

目前,除了FATF成员国之外,世界主流国家亦相继开始认可FATF标准。今年2 月24日,在在利雅得举行的G20峰会结束后,G20财⻓和央行行⻓敦促各国对 加密货币和其他虚拟资产实施FATF标准。

而在税收层面,除了J5联盟(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荷兰)之外,日本、韩国等国亦逐渐开始完善针对加密货币交易的相关税收规则。

在具体纳税额度上。目前各国普遍的态度是将加密货币交易收益定义为投资所 得,并征收高额的资本利得税。

以日本为例,日本虚拟货币商业协会(JCBA)在2020年税制修改请求书上提 出了三点建议:

1、对加密资产衍生品交易征收20%的申报分离课税,上一年的损失可于第二年 开始之后的三年间从衍生品交易相关收入金额中结转扣除;

2、对加密资产交易产生的利润征收20%的申报分离课税,上一年的损失可于第 二年开始之后的三年间从加密资产相关收入金额中结转扣除;

3、如果加密货币资产交易赚取的利润一年在20万日元(折合人⺠币约1.3万 元)以内,则采用小额免税制度。

目前,该税制修改请求书尚未被批准,日本现行的税法则规定,加密货币交易收入被归类于副业收入,凡是日本常住居⺠,以个人身份在交易所进行币币交易的投资者,都需按照其年度税务申报文件上的信息上交15%至55%的利润作为税收。

强监管下陷入“流量困境”交易所重金求牌照

据一份今年1月的公开数据显示,自2017年BTC达到高点以后,加密货币市场 一直都处于流量稳定的状态,而未获得足够支撑加密货币交易市场进一步发展 的新增流量,截至目前为止,机构投资者对于加密货币市场的参与度依旧较低。

机构数据分析平台Arcane Research在一份最新的报告中分析称,不受监管的市场正在统治着比特币期权,在Bakkt和CME都开始提供比特币金融衍生品之后,比特币期权最近在机构投资者中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但是这些受监管市场的交易量看上去与那些不受监管的衍生品市场交易量水平相差甚远,Bakkt一周以来的期权交易量为零,虽然芝商所新上线的比特币期权 交易情况比Bakkt好,但它们都还有很⻓的路要走。

一位业内分析师何凯向链上财经表示,加密货币市场难以获得新增流量主要是 基于两点,一是传统资本依旧对加密货币保有审慎的态度;二是对于散户来说,加密货币交易具有一定的技术⻔槛,散户难以入金。

虽说各大交易所均在积极增加法币交易对并加强与传统机构合作,以拓宽流量入 口。但是与各国日益收紧的监管口径相比,交易所的这些行为作用微乎其微。

一位加密货币交易者曾鑫向链上财经表示,在2019年上半年自己曾通过银行卡 转账的方式在交易所的OTC渠道中卖过一些币,但钱一到账,自己的银行账户 就被冻结了,而冻结的原因是买币方打进来的钱里有部分是涉案资金。截至目 前为止,曾鑫的该银行账户都没有被解冻。

“除了银行卡被冻结之外,身边也一直有听说有人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交易被冻 结账户。”曾鑫介绍到,“也有一些人因为这个冻结账户的原因就降低了出入金 频率和交易频率。”

英美日等国通过高税收以及要求信息透明化等一系列举措,迫使非法交易者以 及投机者开始寻求新的不受监管的交易渠道。

何凯表示,目前的情况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新增流量还没有进场,原有流量在市场消耗以及监管紧缩下也在逐渐流失。

两相作用下,加密货币市场或许正在陷入一个新的“流量困境”。

在此情况下, 各大交易所不得不开始遵守监管制定的规则,不惜重金开始争取各地牌照以寻求破局。

2018年9月12日,火币集团宣布火币成为了日本本地合规交易所BitTrade的控股股东,BitTrade将更名为火币日本站。据星球日报报道,火币收购BitTrade总计耗资约合 6100 万元人⺠币。但是重金求来的牌照却并不能为交易所带来等价的回报。

有消息人士向链上财经透露:“火币‘花了大价钱’买了BitTrade,但是日本站的交易情况并不可观,日本站⻓期处于由集团贴补开支的状态之中。”

一位也在寻求去日本落地的交易所行业人士在接受星球日报采访时表示,日本 虽然会给交易所发牌照,但是日本政府不希望外资到日本“割韭菜”,日本的本 土交易所也排斥外来交易所。

再结合日本针对加密货币交易实行的高税率政策分析,在日本取得牌照后尽管 合规,却难以获得交易所惯有的高利润。

与日本相似的是,目前各国针对加密货币提出的政策和法案中,均存在一个普遍的特点,即在完全符合了监管要求后,加密货币交易所将在很大程度上被剥夺利润空间。

3月31日,FATF发布了对美国遵守其银行业规则及有关加密资产和其他领域的法律法规的评估。

评估认为美国基本上符合“通过加密资产防止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修订标准。但是FATF依旧认为,美国并没有完全符合当前的新技术标准,仍存在一些“小缺陷”。

FATF称,美国监管机构对可兑换加密货币(CVC)业务的调查也很滞后。他们的战略“没有明确地识别高⻛险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VASP),这使得他们对高容量交易所和对等网络的各种审查不足。立法上的空白也可能使极为特殊的 VASP活动逃避检查和执行。

但是尽管如此,对比现今世界各国针对加密货币锁提出的举措以及政策,美国依旧处于前列。

分析美国的相关法例可知,美国不仅各个州均对牌照提出了不同要求,还禁止 加密货币交易所进行ICO、IEO等违反美国证券法的交易行为,在上线的代币上也做出了严格规定。

在违反了相关规定后,交易所或需要缴纳高额罚款或将被驱逐。

何凯认为,如果交易所完全按照监管的规则来运营的话,就会变成一个单纯的交易平台,交易所将会丧失其自主性以及创新性,而自主性和创新性的丧失会导致其利润空间的压缩,因此,取得牌照后的交易所其经营状况或许并不会比现在更好。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 吴靖雯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