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礼辉:明确数字资产法律定义和监管标准,抓紧完善认证审核制度

来源:财经网 作者:陈以、奚习习 2019/12/17

在数字金融全球制度建设中,我们国家应该积极参与,并努力争取话语权和主导权,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建立数字金融监管的统一标准。

12月17日,以“金融科技助力现代金融体系建设”为主题的2019第三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于今日在京召开,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出席活动并发表《掌握自主可控技术 加快数字技术标准化建设》的主题演讲。

WechatIMG575

李礼辉认为,区块链底层技术尚未成熟,规模化可靠应用的技术瓶颈有待突破,我们处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的重大机遇期。同时我们应该抓紧完善关于区块链金融的技术标准、安全规划和认证审核制度。在法律上,我们应该明确,数字资产的法律定义,明确智能合约的合同性以及有效性,明确分布式架构在责任主体及其行为规范和监管标准。

并且他表示,发达国家关于数字金融资产的动向值得我们重视。中国应该实施数字经济的国家战略,推进数字金融创新。中国虽然是数据大国和算力大国,但却是算法的弱国,很多的源代码和基本的底层开发程序过多依赖美国等西方国家。所以我们应当大力支持技术创新,力争掌握数字技术的主导权。

李礼辉提出,我们有必要建立数字金融创新的沙盒试验制度,积极探索数字金融业务监管的新模式、新规划。在数字金融全球制度建设中,我们国家应该积极参与,并努力争取话语权和主导权,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建立数字金融监管的统一标准。

以下为李礼辉现场发言全文:

习总书记最近明确指出,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明确主攻方向,加大投资力度,着力攻克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的发展。

总书记的讲话从数字经济和国家战略的高度,指明了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的主攻方向、关键路径和基本原则,也就明确了数字金融发展的战略方针。

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延伸到数字金融、互联网、智能制造、供应链管理、数字资产交易等多个领域。

如何评价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的现状,我的看法是:区块链底层技术尚未成熟,规模化可靠应用的技术瓶颈有待突破,我们处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的重大机遇期。

在底层技术上,作为一种技术集成创新,区块链的数据库、P2P(点对点)、对等网络、密码学算法等基础理论技术相对成熟,但是我们要把这些基础理论技术集成在一起,还需要达到新的要求。同时区块链特有的共识机制、智能合约等新技术还有待进一步完善。

发达国家关于数字金融的姿态的动向值得我们重视。

美国特别关注数字金融市场优化,美国的监管重点是规范数字金融市场,防范数字金融工具被用于非法领域。2017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将ICO纳入监管,经过监管审批发行的coin属于证券,未经监管审批发行的ICO属于非法证券发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批准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推出比特币期货交易。

2018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公司金融部、投资管理部和市场交易部联合发布声明,加密数字货币的参与方如果涉及证券交易却不注册或者申请豁免,就会面临监管执法。SEC对数字加密货币的管制策略,是通过个案执法而非系统性解释证券法,从而谨慎、有序、而又积极地厘清监管原则和界限。

德国、法国关注数字主权。2019年10月29日,德国、法国公布了由德法核心企业参与的“盖亚-X”项目,旨在为欧洲建立一个安全的、可信赖的数据基础设施。

德国经济部长说,这个基础设施将有助于我们巩固数字主权,能够为数字生态系统奠定基础。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表示,这个项目将包含数据储存、数据集中和数据分享。

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最令我担心的是,对于工业和消费数据的处理大部分是由美国企业完成的,并且正在形成一种依赖关系。默克尔主张立足长远,尽可能多的从欧洲的角度进行数字化整体布局。

英国关注数字金融的早期实验,早在2009年就首创沙盒监管的模式,在沙盒的机制下,金融科技企业可以突破现有金融监管规则的约束,进行数字金融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营销方式的创新实验。

我们中国要怎么做呢?我们应该实施数字经济的国家战略,推进数字金融创新。

一是掌握自主可控技术,根据互联网金融协会的研究,在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智能合约等底层技术上,我国目前缺乏自主产权,我们国家大部分的应用项目采用开源区块链底层平台进行实验性调整开发,从并发用户数、吞吐量、响应时间、可用性、安全性等方面进行优化,以适应业务需求,实现身份认证、隐私保护、节点管理等功能。

对国外开源程序的广泛应用可能导致技术依赖风险,而且必须遵守开源平台注册地的司法管辖和法律约束,这就潜藏地缘性的政治风险。

2019年11月,美日达成数据协定,这一协定的重要支柱之一是——原则上禁止国家强迫企业公开源代码和算法。

我们中国是个数据大国,也是个算力大国,但是我们是个算法的弱国。我们好多源代码以及底层开发程序,过多的依赖美国等西方国家,所以我们应该大力支持技术创新,力争掌握数字技术的主导权。明确数字技术、数字产业政策,对数字技术研发企业和专业人才给予税费方面的优惠,鼓励数字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国家应鼓励“中资+外资”,“大中+小微”在数字技术的关键领域掌握自主可控的知识产权,在数字经济、数字金融的关键领域,建立全球性的竞争优势。

二是加快标准化的建设和制度创新,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数字经济的标准化建设方面做了大量的的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在区块链技术标准化的建设和制度建设方面,我们刚刚起步。国际标准化组织ISO设立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委员会,在研标准有11项,涉及术语、参考架构、隐私和个人信息化服务,安全风险等方面。

国际电信联盟ITU设立分布式账本技术安全相关问题组,在研标准有10项,涉及安全保障和安全威胁、安全框架等方面。

国际电器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的标准研制,主要围绕区块链在互联网数据管理、数字资产管理、政府部门应用以及加密货币等领域。

我们应该抓紧完善关于区块链金融的技术标准、安全规划和认证审核制度。

在法律上,我们应该明确,数字资产的法律定义,明确智能合约的合同性以及有效性,明确分布式架构在责任主体及其行为规范和监管标准。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建立数字金融创新的沙盒试验制度,积极探索数字金融业务监管的新模式、新规划。我也很认同肖主席刚才的观点,数字金融是进一步强化金融的全球化,在数字金融全球制度建设中,我们国家应该积极参与,并努力争取,话语权和主导权,我们应该加强国际监管协调,促进达成监管共识,建立数字金融监管的统一标准。

编辑: 奚习习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