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边缘疯狂试探的网红交易所

来源:财经网 作者:LornaQ 2019/11/01

对于交易所的长期发展来看,这种‘炒短线’的模式不利于增强用户粘度。到最后只能和FCoin的交易即挖矿一样昙花一现。

凭借着疯狂上线“妖币”和“拉人头”,Biki以“黑马”之姿硬生生地从格局已定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格局中夺下一块蛋糕。

SimilarWeb数据显示,BIKI的流量仍在持续增长,而同为今年走红的抹茶的流量已经出现下降趋势。

biki和MXC流量对比

biki和MXC流量对比

BiKi商务副总裁唐诗近期公开表示:“我们现在整体的情况,在CoinmarketCap、Mytoken、非小号全球排名前20,截至10月初,BiKi上线的项目有200个币种250个交易对,注册用户在147万,日活用户在13到15万左右,这些是活跃用户,每天的交易用户在1.5万左右,整个平台比较活跃的用户累计在20多万。”

在不到一年多时间里,BIK在用户规模、收入、平台币价格、上线交易对数量还是市场名气方面,都获得了几何式的增长。

投资者李倩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Biki的流量做的很成功,现在已经稳稳地跻身交易所行业第二梯队。”

而Biki的“走红”毁誉参半,一些人盛赞Biki是最具投资价值的新锐加密货币交易所,另一些投资者则称它是韭菜收割机、“空气币”造星工厂。

‘九四’之后的出海者

BikiCoin(现更名为BiKi)成立于2018年6月,总部位于新加坡,是一家全球性的数字货币交易服务商。

目前,Biki在CoinMarketCap中排名为第19位,仅次于火币全球站(排名18位),且排名在OKEx(排名22)之前。它的平台币Biki从0.015USDT最高增长至0.1488USDT,涨幅近10倍。

biki coinmarketCap

biki coinmarketCap

刚刚诞生一年的BIKI并没有经历过“九四”风暴,这也让它依照着币安的“出海”模板顺利创立。

区块链行业研究员李刚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九四之后,很多小交易所都照着币安的模板,将公司服务器架设在海外,交易所在国外注册,同时在国内注册一个合规的公司进行运营,但实际上这是在中国的法律边缘打擦边球。”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Biki交易所的国内注册实体为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17日,法定代表人为李秋,注册资本为100万人民币,李秋为实际控制人以及最终受益人,持股100%,Biki的创始人李显冬Winter任监制。

而最近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的招聘信息间接地证实了BIKI实际上在国内运营这一点,办公地点基本都在北京。

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简介

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简介

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招聘信息

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招聘信息

九四文件明确规定,任何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2018年1月2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境外 ICO 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也明确指出,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这实质还是属于“虚拟货币”交易场所,与现行政策规定明显不符。

对此,BIKI交易所CMO姜晓玉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BIKI交易所与北京链加时代科技有限公司没有直接关联,且员工工资都以新加坡元结算。

接近法律专业的人士表示:“根据我国的属地管辖原则,凡是在一国领域内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别规定的以外,都适用本国法律。”

也就是说,即便代币交易所在国外注册,但是却在大陆运营,如果这种违法行为具有构成要件符合性、违法性、有责性,便构成犯罪,中国法律对于犯罪结果地在中国领域内的案件仍有管辖权,仍然可能以非法经营的罪名起诉。

明面上,币安Binance、火币、OKEX等交易平台都已发公告称:“目前已经停止对中国大陆地区开放。” 但SimilarWeb数据却显示Biki的主要为中国大陆用户提供‘虚拟货币’交易服务。

Biki中国市场

Biki中国市场

除此之外,BIKI还发行了平台币BIKI。

Biki的流量生意

和新锐交易所抹茶MXC的上位之路一样,BIKI的‘走红’备受争议。

今年4月12日,Biki上线共振币“鼻祖”VDS,Biki平台发布数据显示,截止5月8日,VDS在BIKI上的单价突破8美元,实现450%的增长,一周的涨幅达到155%,VDS在BIKI交易所24小时成交额逾1600万美金,BIKI.COM交易平台成为VDS共振量最大的交易所,在BIKI平台上交易VDS的用户每日超过1万人,日活超过10万人。随后,Biki又上线了“对撞币”CXC。

“不论是共振币还是对撞币,都是通过上线即暴涨百倍、十倍的‘高收益’来吸引用户。其实质都是资金盘、空气币,而且它们的白皮书往往不可深究。小交易所,比如抹茶MXC、Biki、LBank通过上线这些传销币来吸引流量,在短期内确实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这种引流方式是不可持续的。如果这些交易所一直上线传销币,那么它们的边际效应将递减。”李刚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

唐诗公开表示,新资产、新流量、新机制是BIKI“创新”的三驾马车。她表示:“新资产方向,我们希望能够成为区块链行业的纳斯达克,BiKi上的项目非常典型,新项目居多,而且40%左右都是首发的项目。”

财经网-链上财经统计发现,在BIKI平台上首发的13个项目中,90%的项目都已经跌破开盘价,有8个项目跌幅逾95%。在BiKi的交易板块上,除了比特币、以太坊等主流数字资产外,大多数项目是头部交易所(包括币安Binance、火币、OKEx)不会上线的项目。

BIKI交易所首发项目

BIKI交易所首发项目

除此之外,多个交易对在上线Biki交易平台后先被拉高后暴跌,且出现在多小时(多天)交易量为0的情况。这些差距与营业时间、波动性、正常营业时间或其他因素无关。(如下图所示)

多个交易对在上线Biki交易平台后先被拉高后暴跌

多个交易对在上线Biki交易平台后先被拉高后暴跌

唐诗补充道:“跟其他的新锐交易所相比,BiKi上线项目的速度、频率会非常快,典型的是我们有运作资产的一套办法,品牌、流量、运营、活动等等这几个层面,我们每次主推一个项目,我们有足够能力把它推出来。首先在资产端,我们推出了很多计划,比如诺曼底登陆计划,是针对优势项目的独家首发,或者上线项目并开放打新或二次打新。在计划期间,我们对于资产的运作主要还是从这几个方面体现,包括BiKi的市场品牌等。我们会和媒体合作进行深度文章的输出,从而把项目的热度给带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公开信息显示,节点资本创始人杜均是BIKI交易所的天使投资人,且担任BIKI交易所的联席CEO,同时他也是币圈媒体“金色财经”的实际控制人。根据天眼查披露的企业工商信息,杜均为金色财经背后的企业主体“北京财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最大的个人股东,持股70.25%。

对于BIKI以打“新“、打‘快’为主的策略,区块链行业分析员赵斌表示:“ 三大(火币、币安、OK)交易所目前占据着币圈的存量市场,头部效应显著,小交易所只有另辟蹊径进行创新才能冲出重围。”

“很多时候一些受争议的项目或者玩法并不是交易所自身想弄,而是用户喜欢。因为收益高、见效快。”小型交易所 Coinbig CMO 小黑鱼在接受 31QU 采访提到了小交易所的生存困境。

10月30日,BIKI发公告称将下架逾30对交易对,包括888/TRX、ACAR/USDT、AKB48/USDT、ALI/ETH、AQ/USDT、BEI/USDT、BTA/USDT、BZJ/USDT、CMC/ATT、CPYT/USDT、CVNT/USDT、ETJ/USDT、HDS/USDT、KTN/USDT、LC/USDT、LDS/USDT、LPT/USDT、MNC/BTC、MNC/ETH、MNC/USDT、NFUN/TRX、OCV/ATT、ODS/USDT、RRV/USDT、SEED/TRX、SHE/BTC、TIPO/USDT、TWJ/TRX、VOKEN/USDT、WECF/USDT、 WFEE/USDT、WIOT/USDT。这些项目基本都是上线初期币价表现良好,随后出现断崖式下跌的现象。

BIKICMO姜晓玉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自今年5月BIKI积累流量后,开始放慢上币的速度,逐渐提高项目上线要求,目前上币速度是一周一到两个项目。

李刚表示:“小交易所的灵活度较强,有自己的特色打法才能脱颖而出,但是交易所要有足够的安全性、可信度才能留住用户。高风险、高收益的‘资金盘’项目虽然能一时吸引流量,但是资金盘迟早会被砸盘,而且小币种团队跑路的几率高,对于交易所的长期发展来看,这种‘炒短线’的模式不利于增强用户粘度。到最后只能和FCoin的交易即挖矿一样昙花一现。”

编辑: 赵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