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高管集体离职 其区块链业务早已停滞

来源:财经网 作者:陈以 2019/11/01

目前暴风播酷云的运营团队也处于“消声”状态。

10月31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暴风集团)下发了关注函,关注函显示,目前暴风集团(SZ:300431)除了已被批准逮捕的总经理冯鑫之外,包括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在内的所有高级管理人员均已离职。

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对此表示高度关注,并要求暴风集团(SZ:300431)尽快聘任相关高级管理人员,确保公司经营稳定,能够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财经网了解,10月30日晚间暴风集团(SZ:300431)发布了其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9360万元,同比下滑90.95%;净利润亏损6.5亿元,同比下降184.50%,上年同期亏损2.28亿元。

而与第三季度财报一同发布的还有多位高管辞职以及前三季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据公告显示,公司副总经理张鹏宇、首席财务官张丽娜、证券事务代表于兆辉三人都将辞去相关职务。上述三人原定届满日期均为2020年12月30日,其中张鹏宇持有暴风集团(SZ:300431)股份154139股。

近期,暴风集团(SZ:300431)频频发布关于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自2019年8月30日至今,暴风集团(SZ:300431)以及发布过8次暂停上市风险提示。

据了解,暴风集团(SZ:300431)陷入了2019年全年净资产为负以及持续经营困难的境地之中。而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受益与近期区块链概念股的集体暴涨,在最近的4个交易日中,暴风集团(SZ:300431)出现两次涨停。目前报价4.67元/股,较其二级市场最高价以跌去95.6%。

在迅雷(NASDAQ:XNET)相似,暴风集团(SZ:300431)都曾企图借区块链概念逆风翻盘,且两者的落点均在“硬件挖矿”上,但是不同的是,路由挖矿让迅雷(NASDAQ:XNET)增加了大量的营收,而暴风集团(SZ:300431)的暴风播酷云却未能将暴风集团(SZ:300431)于颓势之中挽救出来。

2017年8月,迅雷(NASDAQ:XNET)率先推出玩客云,并基于玩客云发行了一种名为玩客云(链克)的加密货币。公开信息显示,在链克的助力下,2017年第四季度,迅雷的营收同比增长了128.5%,是迅雷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其股价也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从4美元一路飙升至27美元。

2018年12月,在体育直播以及VR上遭遇了惨重损失的暴风集团(SZ:300431)宣布开始进军区块链领域,并推出了与迅雷类似的挖矿硬件——暴风播酷云。

据官方信息显示,“暴风播酷云”是暴风集团孵化的新业务模块暴风新影公司推出的家庭私人影院智能终端,基于暴风影音的P2P网络和区块链技术架构,为用户提供影音体验的同时还能赚取BFC积分。

目前官网售价5999元。据公开报道显示,2018年12月,暴风播酷云以4999的价格首次发售,首批2000台5分钟内即售空。此后,暴风集团(SZ:300431)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

但在一个月后,中国互金协会发布《关于防范变相ICO活动的风险提示》,互金协会在风险提示中表示,“10月以来,以IMO模式发行的“虚拟数字资产”,包括链克、流量币、BFC积分等。以迅雷“链克”为例,发行企业实际上是用“链克”代替了对参与者所贡献服务的法币付款义务,本质上是一种融资行为,是变相ICO。”

与依旧活跃且已在部分数字货币交易所开放了交易的链克不同,在一纸文件之后,暴风播酷云就再未有进展,也未为暴风集团(SZ:300431)带来更多营收。

财经网了解到,之前售价4999元的暴风播酷云已经不再有市场,部分已抢购到暴风播酷云的玩家早已开始在一些二手交易市场上折价售卖,一台95新的暴风播酷云售价仅700元。而目前暴风播酷云的运营团队也处于“消声”状态。

编辑: 吴靖雯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