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伊朗之后乌兹别克斯坦对加密挖矿用电加压,电费翻3倍

来源:财经网 作者:奚习习 2019/09/29

虽然说迁移已然是矿工们的常态,一方面要面临监管严打和不确定性风险,一方面电价成本升高也在压缩利润,海外矿场究竟该落定何处?

此前,乌兹别克斯坦曾签署了一系列对加密货币友好的法案,并且其关于数字货币交易所监管与许可证法案于去年9月初已经正式生效,加密货币交易和挖矿已在乌兹别克斯坦获得合法地位。

然而据媒体报道,9月27日一项公告指出,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内阁已下令,加密货币矿工必须支付比现有电价高三倍的电费。

而这项规定的提出,主要是配合乌兹别克斯坦总统Shavkat Mirziyoyev在今年8月22日发布一项关于节能的法令,这项名为“关于加快措施以提高经济部门和社会领域的能源效率,实施节能技术和开发可再生能源”的法令旨在进一步激励消费者合理使用电力能源。

这也是继伊朗之后,再有国家就能源问题对加密货币挖矿用电进行限制。

此前,据新浪科技6月报道,因用电量激增,伊朗当局已在两家废弃工厂查抄了约1000台比特币矿机,此前伊朗当局已发出警告称,比特币开采活动已经导致用电量激增,而电费是由政府提供补贴的。监管机构此举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加密货币矿工往伊朗迁移矿场的脚步。

伊朗政府每年支付近10亿美元的补贴,以填补实际能源成本与消费者支出之间的差额。由于用电量激增,伊朗政府不得不正视那些有越来越广泛的加密货币挖矿活动。其中存在的矛盾在于,在伊朗的电力资源被大量消耗、矿工获得大量超额利润的同时,他们在享用低廉电价却来自于有国家补贴的国家电网。并且加密货币挖矿产业在伊朗的兴起,也并没有直接为伊朗的国家经济做出有利贡献。有专家曾对此表示,消费者实际上只支付了用电成本的一小部分,且忽视了谨慎的能源使用,政府正不断呼吁减少消费。

也是在近期,伊朗方面目前正处于等待挖矿许可证的新立法出台的监管“过渡期”,一度面临增长停滞的状态。一方面新政策看似呼之欲出,但是这也意味着在之后严苛的监管之下,挖矿利润及其成本将会得到极大压缩。另一方面,若在此时继续像之前一样挖矿,由于当局尚未正式批准挖矿许可证程序,那些推向地下的矿工则会面临监管处罚的风险,包括高额罚款、设备被封锁甚至相关负责人会因继续经营而被判入狱。

与伊朗相似,乌兹别克斯坦因其低廉的用电成本,同样吸引着加密货币矿工。据此前媒体报道,美国Crescent电力供应公司的一家子公司表示,他们已经计算出在全球范围内开采1BTC所需的成本,乌兹别克斯坦作为电力生产大国,是挖矿成本最低的前五个国家之一,其他还包括了委内瑞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乌克兰和缅甸。

加之乌兹别克斯坦在去年了还曾推出一系列积极的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相关政策。

2018年2月Shavkat Mirziyoyev总统同意批准在主打金融科技的米尔佐乌鲁克贝克创新中心(Mirzo Ulugbek Innovation Center)成立分布式账本技术和区块链技术中心,去年7月份区块链技术中心开始运行。同月,Shavkat Mirziyoyev总统还签署了一项法令,法令涉及通过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市场来构建数字经济的措施和方法,其内容包括了加密货币挖矿、发行、交易、存储、分配、管理以及与数字货币相关的咨询。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也是在这条法案中规定了任何法律实体和个人使用加密货币进行业务操作无需纳税,但从当年10月1日起,该国的加密交易所必须获得许可。这条法令在去年9月份正式生效,根据该法案规定在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开设数字货币交易所只有来自其他国家的法人才能获得许可证,法定资本必须达到70.6万美元,并且必须配合政府打击恐怖主义与洗钱。同时该文件规定,加密工具的活动不受证券市场法规的约束,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收入也不需要缴税。并且根据该法令,乌兹别克斯坦国有能源公司Uzbekenergo和Uzbekgidroenergo将为具备工业规模的挖矿场配给超过100千瓦/时的电力,这些挖矿地点将由总统直属的国家项目管理署协调指定。

根据此前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官方网站于2018年9月2日刊登的一份文件显示,Shavkat Mirziyoyev总统已下令建立一个名为“数字货币信托”的国家区块链发展基金。计划将区块链整合到包括医疗、教育和文化领域在内的各种政府项目中。此外,乌兹别克斯坦政府还多方引进区块链技术、建立加密企业国际仲裁中心以及考虑发行比特币债券等多维度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合法化铺平道路。

韩国区块链商业协会也在去年9月建立了乌兹别克斯坦首个获得政府许可的数字货币交易所,INBlockchain硬币资本全资迪拜子公司ConnectBlockchain则在去年12月与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部长签署备忘录,成为了第一家与乌兹别克斯政府合作的区块链公司。乌兹别克斯坦国家革新部部长Yulbarskhon Mansurov曾对此表示,乌兹别克斯一直保持对全球区块链发展的积极关注与高度重视,相信区块链技术在国家公共事务、金融服务、供应链管理、医疗教育就业等领域有广泛应用场景。

这样一个加密货币友好国家,乌兹别克斯此次却突然将加密货币挖矿电价提高三倍,对以电价成本作为首要考虑因素的加密货币挖矿来说必然会造成很大影响,或和伊朗一样有可能面临电价上涨致“资本外逃”的局面。

伊朗政府针为实现加密货币挖矿合法化计划出台相应的政策,然而严格的监管条例也消除了以往矿工使用工业级电力补贴的获利空间。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此前报道,预计伊朗在相关政策出台之后,电价上涨且用电量也有了极大限制,再加上其他费用例如税收和矿场运营成本的增加,对于本身看中低廉电价而迁往伊朗的矿工来说,伊朗或许不再是一个最优选择。电力能源价格不再具备竞争力之后,或导致资本外逃,一些大型矿场已经将其业务转移到邻近目的地,主要包括俄罗斯,格鲁吉亚,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甚至是伊拉克。

星球日报报道,在 9月23日币印矿池主办的的新时代矿业峰会上,美国矿业公司英枫科技合伙人Alex曾表示,海外矿场基本上有这几种类型。第一是“赌命型”,典型的如伊朗,电费基本“不要钱”,但不稳定,基本只有一般的矿工能从这个游戏中获得正向收益。第二种是长期投资型,要求设备专业、技术高端、场地合理,当然电价和基建成本都很贵,投资回报率要比国内暴利型差很多。第三种是关系密集型,典型的如中东和国内的一些矿场。

虽然说迁移已然是矿工们的常态,一方面要面临监管严打和不确定性风险,一方面电价成本升高也在压缩利润,海外矿场究竟该落定何处?

编辑: 奚习习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