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ther要发“锚定离岸人民币”的稳定币了

作者:LornaQ 2019/08/26

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监管,跟美国本土的监管比起来,中国对离岸市场的管辖能力欠缺,这种背景下,让用户参与人民币稳定币的发行,除非这个用户不是中国公民,否则就牵扯到向公民兜售非法证券或非法集资的嫌疑。

8月21日,DGroup创始人、Bitfinex股东赵东发朋友圈称,近期Tether将会发行CNHT(锚定离岸人民币的稳定币)。其名下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RenrenBit将会第一时间开通交易和充值提现。

赵东在Coindesk的采访中表示,他相信新的稳定币“很快就会推出”,“可能就在几周内”。他透露,该稳定币的储备预计将由一家位于比利时的银行负责托管。

在他看来,该稳定币有两个主要好处:使Tether更少的依赖美元稳定币,促进离岸人民币的流通。他表示不知道是否会有买家排队购买新的稳定币。关于CNYT将在哪个区块链上发行,限制哪些地区的居民认购等问题,赵东尚未给予回复。

Tether发行离岸人民币稳定币的消息一度引起投资者在RenrenBit的Telegram群里热议,@skywalf的用户表示,这是在法律的边缘疯狂试探,@pol win的用户提出质疑,他表示有没有足够的离岸人民币可以锚定?会不会触犯政策风险?如果国家政策收紧,会不会限制赵东出境?

发币填坑Tether是惯犯 赵东是神推手

美国纽约州最高法院主审法官Joel M. Cohen刚裁决驳回Bitfinex撤销【8.51亿资金缺口】案件的动议,确认纽约州检方对iFinex(Bitfinex和Tether的母公司)的管辖权,撤销此前对该案件调查的暂缓令,Tether就预告要发锚定离岸人民币的稳定币CNYT,这是巧合吗?

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张烽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Tether和Bitfinex在这次的监管行动中目前看来处于不利地位,市场用户对USDT的信心可能进一步动摇。再加上,Tether的主要用户在中国,中国和美国是加密货币最大的市场,目前Tether急需抓住“中国”市场这根救命稻草来稳住它在稳定币市场的地位。

财经评论员肖磊也表示,此次高院给纽约州检方开绿灯,Tether基于美国和美元的业务可能会遭遇极大的冲击,比如不能再招揽美国用户等,相当于退出了美国市场,同时面临巨额罚款。甚至可能很难再发行基于美元的稳定币了,所以便于操作的离岸人民币市场就成了它的不二选择。

这已经不是Tether和Bitfinex第一次发币渡劫了,而在它背后一直作为“军师”角色,深谙中国币圈公关套路的中国股东赵东功不可没。

2019年4月25日,纽约州检方以“危害纽约州投资者”为由,起诉USDT的发行公司Tether和它的姊妹公司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

4月28日,赵东在微博上公开表示:“我给Bitfinex的建议是,发一个平台币,对应被冻结的8.5亿美元,只回收锁定相应的USDT,给支持的用户以相应的回报。发行机制可以参考其他平台币的手续费销毁机制。”两个星期内,Bitfinex的平台币LEO上线,IEO平台Tokinex随即上线。7月初,Bitfinex宣布已经向Tether偿还了1亿美元的贷款。

2016年8月2日,由于Bitfinex网站出现安全漏洞,约12万个BTC(当时价值约7500万美元)被黑客盗取,为了解决危机,Bitfinex发行了类似债券的代币BFX。有趣的是,赵东就是在那时成为Bitfinex股东的。

稳定币的魅力与风险

据DappTotal统计,稳定币的市场总额为50.9亿美元,较今年年初增长了近20亿美元,其中USDT的市场份额达81.1%。稳定币的蛋糕愈来愈大,加入稳定币赛道的竞争者也愈来愈多。今年5月OKEx推出的锚定美元的USDK、币安Binance拟推出的锚定英镑的Binance GBP。肖磊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稳定币的的实际利益是稳定币市场不断壮大的诱因,但在现有机制下,不论是发行锚定美元的USDT,还是发行锚定人民币的CNHT,都存在巨大的监管真空和系统性风险。”

他说:“发行稳定币有两个非常实际的利益,一个是账户资金的利息收入,另一个是可以动用资金去做投资或其他事情。如果这个稳定币,是交易所相关的公司发行,那么就有更多可操作的空间,比如自己凭空给自己发行,也就是可以做自融来操纵比特币等价格,这个利益是巨大的。在现有的机制下,无论是USDT的发行,还是CNHT的发行,都存在巨大的监管真空和系统性风险。人民币离岸市场的监管,跟美国本土的监管比起来,中国对离岸市场的管辖能力欠缺,这种背景下,让用户参与人民币稳定币的发行,除非这个用户不是中国公民,否则就牵扯到向公民兜售非法证券或非法集资的嫌疑。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纽约认定对Bitfinex和Tether有管辖权的原因,因为他们让纽约州的用户参与了这项业务。”

赵东认为离岸人民币稳定币可以促进离岸人民币的流通并使其国际化,监管机构可能会很高兴看到它继续发展并取得成功。

但接近法律专业的人士却认为直接锚定离岸人民币的CNHT涉及到外汇的问题,某种意义上它触碰到了监管的红线。该专业人士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离岸人民币本身就是个敏感的话题,让它被美国的公司接管更是不可能,我认为CNHT风险过高,个人持有也应该十分谨慎。”

同样地,该专业人士表示CNHT风险性高,作为CNHT买办的Renrenbit平台能否承担这种风险也有待考量。

“香港市场对加密货币领域处于慢慢试验的阶段,现阶段在香港暂时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对CNHT进行限制和规范,因为它既不是期货,也不是证券,不过未来如何并不确定。像Renrenbit这样的比特币交易平台在内地是不合法的,而在香港地区暂时没有相关监管规定。但Renrenbit上线CNHT,我认为风险性很大。” 该专业人士补充道。

CNHT欲快速上线 用户会买账吗?

自美国纽约州检方起诉Bitfinex和Tether私自“挪用”用户储备金以来,随着案件的深入,Bitfinex和Tether的信誉骤减,而它们暗箱操作的把戏也逐步被揭开:只有75%的美元以及现金等价物支撑、没有属于Bitfinex和Tether的银行账户、共享管理层、只发布过一份审计报告。已经千疮百孔的Tether和Bitfinex是否还能获得用户的信赖尚不可知,但以近期它们频繁发币填坑的现状来看,发行CNHT可能势在必行,而市场的接受度还有待考察。

即使CNHT的发行已成定局,它的前路或将布满荆棘,例如,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会不会上线CNHT?离岸人民币的存量足不足以支撑CNHT的准备金储备?

对于Tether即将发行CNHT的消息,杜均率先站出来抵制它上线加密货币平台,他表示:“任何上线CNHT交易对的平台,我以及节点控股企业都会抵制。这给境内币民和企业增加了系统性风险。”

而就离岸人民币的存量来说,肖磊表示:“离岸人民币市场高峰时期规模接近3万亿人民币,现在其余额也在1万亿左右,所以支撑稳定币这样的量级,如沧海一粟。”

他补充道,Tether面临的主要还是法律风险。“Tether面临两个风险是要么被定义为发行非法证券,要么可能会定义为非法集资。也就是说,对于Tether来说,只有法律风险,没有其他风险,因为成本很低。”

第一个吃“锚定人民币稳定币”螃蟹的人都怎么样了?

这并不是第一次有区块链初创企业试图开拓“锚定离岸人民币”稳定币的市场,作为Tether的前辈,这些稳定币现在都怎么样了?目前可查询到的在市面上出现过的锚定人民币的稳定币有万通宝WIT、亚元ACU、熊猫币CCNY。

“万通宝WIT”由香港公司“银河数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行,自称“与中信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协议”,号称“中信系”,基于ERC20的区块链发行,锚定离岸人民币 CNH,按照 1:1 进行兑付。据称上线IDCM交易所,目前已经查无此交易对。

“亚元ACU”由香港公司“亚洲数字货币有限公司”发行,据称由香港杨氏家族联合香港众多政商界人士注资成立,已报道的投资方有“世界华商投资基金会”“某顶级会计师事务所”。基于ERC20的区块链发行,在审计机构参与下,以离岸人民币作为结算标准,按照离岸人民币1:1进行兑付。ACU上线一家名为TACU的泰国加密货币交易所,交易对都以ACU为基准。

TACU泰国加密货币交易所

TACU泰国加密货币交易所

“熊猫币CCNY”由公链比特元发行,比特元是基于Chain33公链架构创建的公链,Chain33公链由杭州复杂美科技有限公司开发。据悉CCNY上线比特元旗下的找币网,目前已下架。

不难看出,在项目宣传阶段,为了博取投资者的信赖,这些发行“人民币”稳定币的企业都绞尽脑汁地找背书、给承诺。赵东也再三强调,CNHT的储备预计将由一家位于比利时的银行负责托管,给投资者递出一颗定心丸。但是,正如肖磊所说,如果连libra这样的模式,都还不敢轻易发行,那么CNHT的发行其实讨论钱放在哪家银行,没有意义,过程太简单,经不起推敲。USDT的存在,本身是一种特殊的存在,这种存在未来肯定会遭遇改变,不能因为USDT的存在和投资者的参与,就能证明这种模式就是主流。

编辑: 赵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