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长春: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来源:上证报中国证券网 作者:张琼斯 2019/08/10

“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上证报中国证券网讯(记者 张琼斯)CF40特邀成员、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8月10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表示,从2014年到现在,人民银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穆长春表示,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小组做了一个原型,完全采用区块链架构。后来发现有一个问题,因为法定数字货币是M0替代,如果要达到零售级别,高并发是绕不过去的一个问题。他表示,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所以最后决定人民银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也就是说,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此外,据他介绍,DC/EP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单层运营体系,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而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这就属于双层运营体系。

采取双层运营架构还有以下几个考虑:首先,中国是一个复杂的经济体,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各地的经济发展、资源禀赋、人口教育程度以及对于智能终端的接受程度,都是不一样的。如果采用单层运营架构,意味着人民银行要独自面对所有公众。这种情况下,会带来极大挑战。从提升可得性、增强公众使用意愿的角度出发,应该采取双层的运营架构来应对这种困难。

第二,人民银行决定采取双层架构,也是为了充分发挥商业机构的资源、人才和技术优势,促进创新,竞争选优。

第三,双层运营体系有助于化解风险,避免风险过度集中。

第四,如果使用单层运营架构,会导致金融脱媒。

穆长春表示,单层投放框架下,人民银行直接面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前者在人民银行信用背书情况下,竞争力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市场的依赖。这种情况下会抬高资金价格,增加社会融资成本,损害实体经济。

“总结下来,人民银行做上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这种双重投放体系适合我们的国情。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穆长春指出,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为了保证人民银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人民银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另外,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现有货币投放体系和二元账户结构,不会对商业银行存款货币形成竞争。 由于不影响现有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也不会强化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这样就不会对实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穆长春表示,因为人民银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所以对于现钞是不计付利息的,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也不会对现有的实体经济产生大的冲击。此外,应遵守现行的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融资等规定,对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大额及可疑交易应向人民银行报告。

穆长春还提出,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必须有高扩展性、高并发的性能,适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为了引导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用于小额零售场景,不对存款产生挤出效应,避免套利和压力环境下的顺周期效应,可以根据不同级别钱包设定交易限额和余额限额。另外,可以增加一些兑换的成本和摩擦,以避免在压力环境下出现顺周期的情况。

编辑: 曾翩翩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