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亿数字货币“逃跑” 交易所难以置身事外

来源:财经网 作者:吴英俊 2019/07/26

是成为洗钱“帮手”,还是“黑吃黑”渔翁得利,仅在交易所的一念之间。

财经网·链上财经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全球出现了至少10起加密货币交易所被盗事件,与此同时,数字资产诈骗事件也频频发生。被盗或被诈骗的数字货币总额或已超过了50亿美元。

2019年上半年的被盗或被诈骗的数字货币总额较2018年全年上涨194%,较2016年全年上涨733%。

对于资产持有者而言,一旦链上资产被盗或被诈骗,就难以挽回损失。

360高级安全专家彭峙酿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自己曾处理过几起追回案例,但都是因为作恶者大意留下线索,导致可以被追溯。

区块链安全公司PeckShield则表示,目前还没有见到完全成功追回的案例。

而这些数字资产要想转化为现实世界中的通用法币,大多都需要进入数字货币交易所中进行交易套现。

且基于监管、商业信誉以及技术等多种因素,身处套现重要环节的交易所,注定难以置身事外,也难以做出“两全”抉择。是成为洗钱“帮手”,还是“黑吃黑”渔翁得利,仅在交易所的一念之间。

2019年被盗或被诈骗数字资产或已逾50亿美元

2019年上半年,BTC由3000美元一路冲高到13900美元,诸多业内人士认为“牛市再次来临”。而随着“牛市”一同来临的,则是各类安全事件。

曾有报告显示,2018年期间,大约有17亿美元的数字货币被盗或被诈骗,与之相比,2019年的金额更为庞大,波及范围更为广泛。

据链上财经统计,截至目前为止,2019年加密货币交易所被盗资产数额已超3亿美元,因加密货币被盗,波兰加密货币交易所Bitmarket,韩国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in,意大利加密货币交易所Bitgrail相继宣布破产。

微信图片_20190726140804

而除了交易所被盗之外,还存在着大量的资金盘项目卷款停服,这些资金盘涉及金额更是庞大。其中仅Tokenstore、Plustoken、波场超级社区三个项目涉案金额就或逾43亿美金。

与法币被盗或被诈骗不同的是,由于数字货币并不是现实世界里的通用等价物,犯罪分子在通过盗取或诈骗等手段获得数字货币之后,还需要将数字货币转化为通用法币。

通常将数字货币兑换为法币主要有两种渠道,分别为数字货币交易所交易以及场外OTC,基于犯罪嫌疑人对于匿名性的需求,交易所成为其首要选择。

交易所成套现重要环节

2018年7月,美国区块链反洗钱公司CipherTrace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称,数字货币交易所在洗钱环节中充当着重要角色,大量与犯罪行为高度关联的比特币通过交易所流入了反洗钱监管较弱的国家和地区。

这一观点得到了成都链安科技的赞同,成都链安科技向链上财经表示,逃跑资金套现的主要方式为将非法获得的资金转移到各大交易所,再经由交易所提现从而实现套现。

彭峙酿认为,逃跑资金可能利用国内外一些交易所KYC并不严格的漏洞,在国内外多个交易所将数字货币转换、转移多次,最后再到某个交易所进行变现。

PeckShield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补充到,套现交易所并不局限于目前主流的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也会成为黑客的目标。

以近期影响较大的加密货币被盗或被诈骗案例为例,3月底,Dargon Ex因安全漏洞被盗近700万美元,随后被转入ZB、Kucoin、Coinbene等交易所;6月10日,资金盘Tokenstore首次被曝疑似崩盘,同日,PeckShield即监测到Tokenstore资金流入交易所,截至目前为止,Tokenstore的交易所套现之路仍未停止;6月30日10点,波场超级社区的APP正式停止运营,十天后,波场超级社区的部分TRX即被转往币安、火币以及Bitfinex。

但是,基于加密货币交易的匿名性以及弱监管的特性,追踪这些资金并非易事。

CipherTrace指出,加密货币的匿名性使得追踪加密货币赃款比追踪现金更为困难,而且洗钱者会将非法取得的资金在多个链上地址频繁转移,因此调查人员要想通过网络追查到路径的源头的难度将进一步增加。

PeckShield表示,区块链上追踪跑路资金的困难主要体现在地址追踪和资金冻结两个环节。黑客或者跑路方往往会通过地址中转、混淆的方式来加大追踪的难度,黑客一般会创建若干个账号进行中转,以逃避追踪。即使追踪到一笔脏钱流入交易所,如果不及时通知交易所进行冻结,那么这笔脏钱可能很快会被洗成功。

慢雾安全团队补充到,他们在追踪逃跑资金时发现,很多逃跑资金为了逃离追踪,会对资金进行成千上万次的切割分散,因此溯源的难度很大,而市面上大大小小的交易所也很多,各个交易所之间容易形成情报孤岛,当逃跑资金套现是,情报孤岛之间的信息差就为逃跑资金提供了漏洞。

此外,事件的突发性也会为追踪带来难度。成都链安科技认为,追踪跑路资金的第一个难点在于跑路具有突发性,多数情况下跑路资金都是由多币种组成的,每个币种都对应多个持币地址,如何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整的将所有跑路币种的资金地址纳入监控,是要解决的首要问题,且很多项目方在被证实跑路之前就已开始进行资产转移操作。

交易所难以置身事外火币双榜首

链上财经依照公开信息统计,在2019年上半年影响范围较广的11起安全事件中,被监测到已流入交易所的资金约为5亿元人民币。而这11起案件的涉及金额保守估计约为17亿元人民币,被监测到已流入交易所金额约占其发生总额的30%。

微信图片_20190726140807

在已监测到的数据中,除去未知交易所占据的32.28%,火币、币安以及ZB位列“接收跑路资金排行榜”前三,其中火币为27.72%,币安为21.91%,ZB为6.11%。

微信图片_20190726140748

(单位:万元)

而在转入频次中,火币、币安以及ZB依旧占据前三名,在11起案件的42笔资金流动中,有9笔转向了火币,5笔转向了币安,4笔转向ZB。

微信图片_20190726140800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41笔资金流向中,没有任何一笔流向了OKEx。有业内人士分析,OKEx一直以合约闻名,现货市场以及OTC做的“并不怎么样”,因此并不适合大额逃跑资金套现。

而无论是在金额上,还是在次数上,火币均位列第一。有业内人士分析,火币之所以如此受青睐,主要是因为相较于现货市场不够活跃的OKEx以及OTC渠道不够畅通的币安相比,现货市场活跃且OTC渠道畅通的火币成为了最优选择。

经公开消息整理,上述资金中有一部分已被追回,但是更多的则是已被成功套现或被交易所冻结。据PeckShield透露,TokenStore 跑路资金就有部分被火币、币安、ZB等其他交易所进行了冻结。

而在现行监管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对于交易所而言,成为逃跑资金出口并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据一份公开的裁判文书可知,在2014年一起洗钱犯罪活动中,OKEx的前身OKCoin被法院判定为未履行反洗钱义务,并进行了相应处罚。

但是交易所自行冻结资金,又将致使交易所陷入“黑吃黑”的怀疑之中。

据计算,2019年上半年转入火币的逃跑资金额约为其2019年第一季度总收入的1.19倍,转入币安的逃跑资金额约为其2019年第一季度盈利的1.06倍。而ZB未在任何公开渠道透露其收入水平,据非小号数据显示,ZB的交易量约为火币的20%,而其所接收的跑路为火币接收总量的22%。

各大交易所尚未建立统一处理标准

链上财经经采访发现,目前各个交易所都已经建立起了各自的风险预警机制,当风险资金注入后,交易所将会收到预警并对此做出处理。

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向链上财经透露,币安已建立黑名单预警机制,如果是已经公开的被盗地址、诈骗地址直接转入币安会有预警直接冻结。

而火币公关部则回应链上财经称,对于有洗钱或跑路的钱包地址,火币都有监控,并有专人负责监督钱包资产的变化,一旦有资金流入,会对资产进行控制。

Kucoin公关表示,除了与加密货币合规和调查服务提供商合作之外,Kucoin还自研了一套针对用户交易行为的反洗钱分析系统,当系统进行预警是,Kucoin会有专人负责跟进调查。

在采访多家交易所后链上财经得知,当执法部门介入案件后,通常各个交易所在冻结资金后都会按照指示对资金进行划转。但是对于执法部门未介入调查的冻结资金,各个交易所之间尚未建立统一的处理标准。

以TokenStore为例,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任何证据显示Tokenstore已被有关部门立案调查。但无论是火币、币安还是ZB都曾公开表示过已对这一案件的注入资金进行了冻结处理。

何一认为币安没有权限自行处理被冻结资金,对于执法部门未介入的案件,币安通常是等待司法流程的结果移交,但是如果冻结3个工作日之后司法部门依旧未介入,币安只能放行。

火币公关部则表示,目前暂时不方便透露冻结资金的处理方式,但是火币强调,火币将坚持用户第一的原则。

而ZB则拒绝对此进行回应。据了解,近期ZB一直都处于“杀猪盘”、“超卖”、“数据造假”以及“恶意做空”等负面质疑之中。

有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透露,在没有监管介入的情况下,这部分冻结资金通常都是进了交易所的口袋。

这一说法得到了一位交易所从业人员的证实,没有依照流程进行划转的资金将会被一直冻结在交易所账户中,且不会与正常资金进行隔离处理。

Kucoin公关认为,要从公司层面规避挪用冻结资金,企业自律十分重要,任何想要长远发展的企业,都知道挪用冻结资金会对企业产生多坏的负面印象。

2014年,币圈逐渐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但是发展至今,依旧伴随着大量的崩盘、诈骗等负面消息。在监管缺失的情况下,让人相信行业内的企业能做到“自律”并不是一件易事。

交易所在行业内既当“裁判”又当“选手”的行为历来为人所诟病,美国财政部所属恐怖主义与金融情报办公室的反洗钱部门FinCEN曾表示,加密货币交易所必须纳入反洗钱控制的监管中。

但是在行业整体方向不明的情况下,对交易所进行监管并不是一件易事,因此在目前为止,或许真的只有交易所的“企业自律”最有效。

编辑: 吴靖雯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