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APP已遭多平台下架,继“取消巴菲特午餐”风波后孙宇晨再度回应

来源:财经网 作者:奚习习 2019/07/23

此次并非孙宇晨首次就陪我APP涉黄问题作出回应。

今日早间,孙宇晨在其个人微博宣布因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因故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此时,距离周四的巴菲特午餐只有两天时间,而就在今日上午发布“取消午餐”微博的几个小时前,孙宇晨还在其推特上发文希望邀请火币集团CFO李书沸(Chris Lee)加入巴菲特午餐。

关于此次“巴菲特午餐取消”的风波还在引发持续争议。

今日午间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其中,“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波场项目以赌博类应用为主,而且境内用户可以直接访问。并且报道透露,孙宇晨目前仍在境内。

对此孙宇晨在微博对多项质疑进行回应称,其中关于电话社交软件“陪我”APP方面,孙宇晨提到,陪我APP是一款年轻人使用的语音社交产品,对于平台内部分存在用户产生的负能量内容,作为平台,我们坚决反对,第一时间配合监管机构进行净网行动,提升监管质量,支持和鼓励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充沛的网络音频内容。

屏幕快照 2019-07-23 下午2.56.39

而此次并非孙宇晨首次就陪我APP涉黄问题作出回应。

财经网此前曾报道过,早在2018年6月,陪我APP就因涉黄遭新华社点名,此前陪我App官方回应表示,已经开始内部核查,集中清理涉嫌含有低俗内容和账号。有用户表示现在的陪我里面充满了对女性的物化以及对男性的歧视。一位深度用户在知乎评价到,陪我APP越来越贪心,越来越不像自己。

孙宇晨在6份以“天价”拍下巴菲特午餐后,曾在其个人微博回应过其业务构成,他当时表示,波场仅有5%业务位于中国大陆境内,陪我APP,合法合规。

屏幕快照 2019-07-23 下午3.13.04

据公开信息,“陪我”APP最新一次软件更新为2019年6月24日,而随即在6月29日三言财经报道称包括“陪我”APP在哪点多款语音音频应用在安卓市场被下架,但苹果App Store仍可下载。7月2日,网友在贴吧发布消息称,“陪我”APP也已被苹果App Store。

至此陪我APP已在多个平台下架,陪我APP官网也已无法打开。

屏幕快照 2019-07-23 下午3.04.07

据天眼查可知,陪我APP于2014年10月15日获得光信资本数百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投资,而直到2016年6月才拿到6000万元的A轮融资。陪我APP是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业务,此前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原名为“锐波(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于2016年3月28日更名为“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陪我欢乐”)。

2016年,这一时期的孙宇晨给自己的主要标签是“陪我APP”创始人,但是据媒体报道,陪我APP在初期流量并不大,直到后期该APP上开始出现涉黄音视频服务后,流量才开始有了较为可观的变化。但是总体而言,陪我APP在各大应用商店里的下载排行依旧不高,而波场此前宣称的百万用户绝大多数均来自于陪我APP。

由天眼查企业信息变更记录可知,陪我欢乐原公司控股人孙宇晨在2016年6月17日退出股东序列,由“萍乡德晨天下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德晨天下”)、萍乡德晨时代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德晨时代”)成为新增股东。

而就在本月12日,陪我欢乐公司再次出现企业信息变更。德晨天下和德晨时代两家公司退出投资,孙宇晨重新入股。目前陪我欢乐由孙宇晨个人持股100%。

WechatIMG442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7月23日上午陪我欢乐公司接线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运营正常,关于用户反馈的“App被多平台下架”、“公司实控人被边控无法出境”等问题暂不清楚情况,将会迅速上报处理。

编辑: 奚习习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