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水期短缩既成事实,大渡河“矿场”涉嫌违建再添障碍

来源:财经网 作者:奚习习 2019/06/10

在丰水期中煎熬的矿工们,还要面临持续挑战。

今年四川境内丰水期延迟,普遍水量不足造成丰水时间缩短,迟迟未能进入水能最充分的丰水期阶段,电力负荷供应未达到预期,造成矿场和矿机只能面临大面积停转待机的境地。

也因此,受丰水期电力成本变化而早早在四川、云南、贵州等地完成搬迁和布局矿场和矿工们因此遭受损失,对于地处四川甘孜康定大渡河流域的矿场来说,正值5月28日大渡河刚刚进入丰水期、矿机沉寂许久终于等到再开机之际,康定市政府在此关口介入大渡河流域的矿场和项目违规搭建,对矿场项目用地及用电情况进行摸查整治。这对于矿工来说,无疑是一则雪上加霜的消息。

据封面新闻5月29日报道称,一些矿场厂房为就近购电,涉嫌违规搭建。康定市自然资源局表示,5月27日起,康定市多部门成立了工作组,正对大渡河上比特币挖矿进行摸底,然后对违规行为进行清理。

矿场配图

而在6月8日,相关摸排和整治有了具体的处理结果。封面新闻记者从康定市相关部门获悉,在前期摸排的基础上,6月7日,由康定市委副书记、市长甲么带队会同康定市多部门组成的检查组,就康定市折东片区“三无”项目、生产乱象等进行了排查整治。另外相关项目方必须将相关手续和材料,于6月10号上交到康定市政府办公室,在手续没有完备前,坚决停止建设和生产。

从处理结果来看,整治重点落在了水电站及其周边用地是否涉嫌违规搭建上,具体来说,针对的是大渡河沿岸没有环评、违规搭建、无建设规划用地许可证、无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无土地使用证等情况。

而在核准是否符合电站用地批准范围之后,才是调查其用途是否合法。康定市国土局工作人员在报道中表示:“如果是超出电站用地批准范围,那么就有可能存在违规卖电、未批先建。如果是在规定的范围内租赁厂房,那么就要核准用途是否合法。”

矿场就近购电,临水电站而建,无论在费用成本、电量获取还是挖矿环境都不失为一种最优选择,但这也注定了矿场将难逃对其可能存在的违规用电用地、安全环保隐患等方面的监管。

对此不得不提及的是,今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中,将“虚拟货币挖矿”列入淘汰类目,即“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属于国家产业政策已明令淘汰或立即淘汰的条目之一。

屏幕快照 2019-06-10 下午5.40.40

虽然针对上次的意见征求稿,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并无实质性影响,监管信号释放并不能直接影响矿业的发展。此后也有多方声音认为,矿场利用的是当地闲置的电力资源,能够把能源丰富但是难以得到有效输出的闲置电力利用起来,对该产业的观点不能片面停留在虚拟货币挖矿能耗大、安全隐患以及偏离实体经济方面的缺陷上。

但该意见征求稿的正式文件目前尚未发布,市场正在持续观望中。与一开始的乐观情绪不同的是,从矿圈近期动向来看,热议话题中政策风险时有提及,其实质影响看起来要比想象中更大。尤其是丰水期大量矿机开机之际,加上此番丰水期水量不足,此时再利用闲置电力的理由显然不够充分,电力的获取途径及电能的用途将会被放大,甚至面临更严厉的监察。

矿工群里今日还有矿工在问四川查挖矿厂房的情况,虽然此次康定市并未直接针对比特币挖矿整改,但涉及矿场改建,直接打击的是挖矿的命脉,即用电成本。

而整改最终导向的是审批途径,对于矿场来说,获得合规用电的审批程序本身不仅十分漫长,而且难以适应丰水期矿场布局、挖矿的节奏。更重要的是,就比特币挖矿行业的根本来说,其矿场厂房的立项或许从审批程序之初就已经注定了难以获批。康定市经信局工作人员在封面新闻的报道中曾表示,甘孜州不允许挖矿,在一般的招商引资中如果存在比特币的话是不允许的。

在丰水期中煎熬的矿工们,还要面临持续挑战。

编辑:奚习习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