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已解散电视团队,但他们发的币怎么办?

来源:区块律动BlockBeats 作者: 2019/05/23

据红星新闻 5 月 20 日报道,多地暴风 TV 员工从各自区总那里收到了「解散」通知。在一些回复中,有区总解释说是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后续问题会统一回复。就在一周前,暴风 TV 位于深圳三诺大厦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大门被物业贴上了封条。

从 PC 播放器起家,借着股价飞涨迅速扩张到电视、VR、投影、矿机等多个硬件领域的暴风影音可能要不行了。

据红星新闻 5 月 20 日报道,多地暴风 TV 员工从各自区总那里收到了「解散」通知。在一些回复中,有区总解释说是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后续问题会统一回复。就在一周前,暴风 TV 位于深圳三诺大厦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大门被物业贴上了封条。

1

三诺大厦物业对红星新闻表示,暴风 TV 确实已经搬走,但并不知道搬去哪里。21 世纪经济报道则获悉,暴风 TV 新办公地点在深圳高科大厦,「解散」一说也被否认。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暴风的情况都不太乐观。

暴风集团 2018 年报显示,全年营收暴降 41%,录得净亏损 10.9 亿元。曾在 2014 推出 VR 设备、2017 年发布矿机、2018 年全力聚焦电视业务的暴风,是如何走到这步田地的?

36 个涨停板的暴风

如果你还记得四年前的 A 股市场,乐视网(SZ:300104)和暴风集团(SZ:300431)是两只超出人类理解范畴的「大妖股」。

2015 年 3 月 24 日,暴风科技以 7.14 元发行价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交易。短短 40 天内,暴风共摘得 36 个涨停板,股价暴涨到 327 元,被称为创业板妖股,这一记录至今未被打破。

而截至今年 5 月 21 日,暴风股价又回落到发行价区间,市值只有 24.6 亿元,与当年 400 亿市值相比,巅峰不再。

2

早在 2014 年 12 月,暴风就与湖南维爱合作推出第二代 VR 虚拟现实装备暴风魔镜,随后的第三代、第四代也快速推向市场。由于暴风魔镜售价低廉,很快就在市场上占得一席之地,但用户对暴风魔镜的评价并不高,主要槽点集中在佩戴舒适性、片源丰富度两大方面。

对于暴风来说,VR 业务并不是赚钱的生意。大量早期布局、偏低的定价策略带来巨大亏损,这让暴风不得不在上市后的第一个月转让了一部分暴风魔镜子公司股权,以减轻亏损对公司业绩造成的影响。

2015 年 7 月,暴风宣布与青岛海尔旗下日日顺、奥飞动漫、三诺数码合资推出互联网电视产品,暴风 TV。到了 2016 年,暴风围绕「DT 大娱乐战略」计划通过定增的方式收购三家公司,包括侧重研发的立动科技、侧重发行的甘普科技,以及明星吴奇隆的北京稻草熊影视的 60% 股权。

暴风 CEO 冯鑫当时表示,这一系列资产运作是暴风全球 DT 大娱乐战略落地的重要环节,在完成 VR、TV、秀场、视频、文化五大业务布局之后,开辟了公司在影视、游戏和海外市场的三个新业务平台,结合暴风已有业务,在娱乐内容、服务和商业价值三个维度可产生有效的生态协同。

「生态协同」、「生态化反」在当年是非常时髦的噱头式概念。如果只用一个词来解释暴风股价飞涨的原因,非「生态」莫属。

2016 年 6 月,证监会发布公告称暴风科技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方案未获通过,DT 大娱乐战略遭遇重创。

靠卖电视撑不起 400 亿市值

马克·吐温曾说,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的相似。

股价再风光、噱头再精彩也无法吹起一个核心业务持续亏损的上市公司。暴风就是这类公司的典型代表。

在爱奇艺、腾讯视频成为每个互联网用户的标配产品之前,几乎每一个家庭的电脑上都安装着暴风影音这个软件。大家通过迅雷、电驴下载电影,然后再用暴风影音来播放。暴风影音也在这波 PC 普及潮流中占到了先机,而且它支持几百种视频、音频格式让几乎所有的影音文件都可以在电脑免费播放,最高时曾拿下国内 70% 的视频播放软件市场份额。

从 2010 年起,国家层面开始重视互联网上的影视剧版权保护。迅雷在这一年低价甩卖了它的盗版资源搜索引擎,狗狗搜索。暴风也面临着更加严酷的市场环境,一方面是版权内容价格水涨船高,另一方面是广大用户为视频付费的习惯还远没有形成。

背靠不缺钱的互联网巨头,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土豆把能在网络上播出的热门剧集、头部 IP 抢购一空,暴风只能跟在后面喝西北风。

2016 年 5 月,暴风联手光大证券旗下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完成对体育赛事媒体转播权管理公司 MP & Silva 的 65% 的股权收购,正式布局体育内容领域。通过这宗收购,暴风获得了 2016-2017 赛季中超联赛新媒体转播权,还成为 2016-2017 赛季 CBA 联赛官方合作伙伴、中国男篮国家队官方赞助商、中国女篮官方 VR 视频合作伙伴。

一个月后,暴风体育成立并发布暴风体育超级手机 App、暴风体育官网、暴风影音体育频道作为用户入口。

为了进一步获取更多付费用户,暴风采取了更加激进的策略卖电视,最常见的手段就是低价补贴、送会员。2016-2017 这两年,小米、乐视等互联网电视厂商也采用了类似策略来争抢用户,但市场份额的大头仍然牢牢掌握在海信、创维、TCL 等传统厂商手里。

3

2017 年年报显示,暴风电视全年销量只有 84 万台,远低于 200 万台的销售目标,仅比 2016 年增加了 4 万台。主营电视业务的子公司暴风统帅 2017 年营收 13.45 亿元,亏损 3.2 亿元。

根据前瞻研究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暴风包含电视业务的硬件销售毛利率为 -7.15%。

4

2018 年 1 月,暴风宣布 All for TV 战略,且不说这里的语法错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是暴风电视卖得越多,亏得也就越多。靠卖电视显然撑不起 400 亿的市值。

不入表的矿机业务「播酷云」

2017 年 10 月 31 日,迅雷发布了第一代玩客云。这种通过分享用户闲置资源来挖矿的小机器销售异常火爆,一台 299 的价格炒到了数千元,二手市场一机难求。一年后,玩客云网络上有 150 万台设备在线,成为中国最大的去中心化资源分享网络,不仅让迅雷赚到了硬件收益,还通过星域云业务挤进了 CDN 行业前十。

暴风也看到了这种玩法的吸金潜力。

2017 年 12 月,暴风参股的北京暴风新影推出一款名叫「播酷云」的看片神器。在功能上,播酷云可以提供下载和播放 4K 视频,共享闲置带宽还能为用户赚取 BFC 区块链积分,可在积分商城中用于兑换商品和第三方服务。

首批上市的播酷云获得 38 万用户预订,2000 台在 5 分钟内抢购一空。需要指出的是,播酷云售价高达 5999 元,内置两块西部数据的机械硬盘,对于普通用户来说相当于一台笔记本电脑的价格。

5

受国内监管限制,暴风努力撇清播酷云与挖矿、数字货币的关系。但在播酷云海外版页面上,暴风新影直接使用了"Bopocoin"来描述用播酷云挖矿产生的奖励。

6

2018 年 1 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暴风与暴风新影并不存在控制关系,暴风新影不属于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子公司。换句话说,播酷云硬件销售及 Bopocoin 交易产生的盈利/亏损都不会体现在暴风账上。

三个月后,Bopocoin 登录海外加密货币交易所,币价从最高人民币 2 毛快速滑落,流通市值几乎为零。

7

时至今日,播酷云在二手市场上的价格已经跌到 600 元一台。暴风模仿迅雷玩客云的套路,也没能走通。

更糟糕的是,暴风 CEO 冯鑫当年为了收购 MP & Silva 的 65% 股权曾允诺光大证券会对股份进行回购,但他并未履行这一承诺。光大证券前不久决定将暴风送上被告席。暴风模仿玩客云的 CDN 业务,也毫无起色。

对于暴风来说,有乐视网被停止上市的案例在前,这家公司的命运可能已经尘埃落定。

编辑:覃耀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