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自锁币 以太坊同期项目或为单机币

来源: 作者: 2019/04/02

在现行监管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节点也好,共识机制也好,其主要目的都是为了建立互信,而良好的信任机制也是一个项目在二级市场上得以受到投资者认同的基础,而目前Skycoin核心团队成员内部却已面临着极大的互信风险。

比特币诞生至今已逾十年,但是无论是币圈还是链圈,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尚未建立起完整规范的监管体系。在缺乏监管的环境下,区块链领域犹如一个法外之地,诈骗、割韭菜、跑路等恶性事件频发,为了维权,跳楼、围堵、喝药、割腕等戏码也接连上演。

2018年6月13日,被媒体称之为“币圈第一劫案”的非法拘禁案发生,但是在时隔近一年以后,当事方EVOLAB向财经网表示,该起案件另有隐情。据公开信息可知,EVOLAB团队自2017年初至2018年中均全权负责Skycoin项目在亚太地区的项目运营工作,期间Skycoin在亚太地区的一切宣传活动均有EVOLAB成员负责。

Skycoin项目方于2018年6月发布公告称,原Skycoin中国社区营销团队(EVOLAB)私自挪用侵占约10万个天空币。鉴于EVOLAB未能归还或解释盗用的数字货币,Skycoin项目方终止与EVOLAB合作关系。

而在2019年3月,Skycoin项目的向星球日报表示,EVOLAB团队私自挪用侵占的天空币数额为100万个。但是截至目前为止,Skycoin项目方尚未出具任何EVOLAB盗币的证据。

1

对此,EVOLAB创始人李臻向财经网透露,EVOLAB并未盗币,上述言论均为Skycoin项目方侵占EVOLAB团队合法所得的借口。2019年3月,EVOLAB向多家媒体爆料称,Skycoin团队私自锁住投资人钱包,致多位投资人无法提币。

据财经网多方了解,Skycoin事件实乃因双方利益分配不均所致,但是随着这起事件的持续发酵,数位第三方投资者也被殃及池鱼。

“币圈第一劫案”始末

据EVOLAB创始人李臻向财经网透露,2018年中期,由于项目方与EVOLAB在工作上产生了分歧,EVOLAB决定将亚太地区的项目运营工作交还给Skycoin项目方,但是在工作交接完成后,Skycoin项目方拒绝向EVOLAB支付其运营期间所产生的成本以及酬劳。

财经网从EVOLAB提供的一份录音中获知,除却运营所生产的成本之外,Skycoin创始人Brandon还明确承诺会向EVOLAB团队支付15万个Skycoin币作为运营酬劳。据了解,期间Brandon曾支付过5万个Skycoin币以作为报酬支付给社区贡献者。

微信图片_20190402112247

“不光是没有支付我们运营所产生的成本和酬劳,还违规锁了我们真金白银买来的币。”李臻进一步补充到。

据李臻提供的交易记录可知,从2015年到2017年EVOLAB前后五次向Skycoin创始人Brandon共支付了320万元人民币和215个BTC以购买Skycoin币。

“因为看好Skycoin的发展,所以我打算长期持有Skycoin。”李臻表示,而目前这些币都已被Skycoin项目方冻结,此外,一同被冻结的还包括一些投资大户的币。

据泄露出来的聊天记录可知,Skycoin项目方共冻结了37.8万个Skycoin币,波及账户近20个。据了解,在这近20个账户中,有部分账户和EVOLAB账户存在过交易往来,但是也存在无关账户。

据李臻提供的一份聊天记录可知,一名疑似为Skycoin创始人Brandon助理的男子向Brandon表示,此次冻结的37.8万个币远超过EVOLAB所持有Skycoin数量,彼时Brandon表示会加快处理无关人士钱包被锁事件。但是截至目前为止,该事件尚未得到解决。

针对锁币一事财经网向Skycoin项目方求证,对此,目前负责Skycoin亚太地区运营事务的李圣艳拒绝对此做出正面回应,并进一步表示,以上言论均为EVOLAB的诋毁行为,若继续诋毁Skycoin项目方将采用法律手段追究到底,此外,李圣艳还补充道,目前她已向公安机关报案,但是拒绝出具报案回执,也拒绝透露于何时何地报的案。

据多位消息人士证实,李圣艳为Skycoin创始人Brandon的女友,李臻表示,EVOLAB之所以会放弃Skycoin项目在亚太地区的运营,皆因李圣艳插手EVOLAB的运营工作,企图夺回Skycoin项目在亚太地区的运营权。

但是李圣艳表示,项目方拒绝支付成本和酬劳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Skycoin项目方的一位工作人员Chirs补充道:“无中生有,诽谤造谣,是要付出法律代价的。”

据了解,Skycoin项目方曾对媒体表示,Skycoin项目方之所以锁币是担心EVOLAB等持币大户砸盘,影响Skycoin市价。依据币安数据可知,2018年6月12日,Skycoin确实出现了多次暴跌,彼时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暴跌为大户砸盘。

而在出现暴跌之后的第二天,“币圈第一劫案”随即发生,2018年6月Skycoin项目方的一份公告表示,2018年6月13日晚九点半,9名前Skycoin前中国区运营团队EVOLAB成员闯入天空币创始人Synth(Brandon)家中,非法拘禁Synth及其女友6小时,通过实施抢劫抢走了18.88枚比特币以及6466枚天空币。

但是据当事人李臻透露,此次事件并不是EVOLAB非法拘禁,他们是应Brandon女友李圣艳的邀请,上门对账以结清EVOLAB运营期间所产生的成本以及费用,Brandon转出的18.88枚比特币以及6466枚天空币为Brandon及其女友李圣艳支付的报酬,由于Brandon操作不当,因此并未结清所有款项,双方约定第二日继续未尽事宜,但是第二日尚未等李臻等人上门,Brandon及其女友李圣艳就率先报警称遭遇了入室抢劫。

此后一名翁姓当事男子回忆称,EVOLAB上门并非抢劫,而属投资纠纷。据财经网查证相关案件可知,警方对此次事件的定义为“非法拘禁”,而非“入室抢劫”,但是就双方之间的投资纠纷则并未作出明确判定。

对此,盈科律师孙润波向财经网表示,项目方的锁币行为是一种妨碍市场的行为。孙润波还进一步表示:“除非事先约定了锁仓的部分,否则的话根本就没有权利去限制人家财产的流通。”

创始人私自锁币 Skycoin被指单机币

据Skycoin官网显示,Skycoin项目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区块链应用平台,其天空链生态系统包含天空挖矿机、Obelisk共识算法、并行对等链体系结构、Skywire、CX编程语言、币时(支付机制)、节点、点对点云存储服务、端对端虚拟私人加密、游戏生态等14个功能。Skycoin的主要目标为解决比特币已有的缺陷和面临的威胁。

微信图片_20190402113203

而Skycoin项目早于2013年就已经发布了第一个区块链版本,2014年开始进行少量的ICO,并推出了Obelisk算法,2016年开始进行市场推广。

观察Skycoin的发展路线图可知,Skycoin几乎是一个与以太坊同时代的公链项目,更甚至于其某些重大时间节点还要早于以太坊。

但是相较于以太坊的名声大噪,Skycoin显得十足“低调”,截至目前为止,2018年6月的“币圈第一劫案”发生时可以说是其市场知名度最高的时刻。

据Skycoin官网显示,天空链立志建立一个没有中央权威的真正的,去中心化的网络,为了实现这一目的,Skycoin开发团队超越了PoW和PoS,创建了一个全新的去中心化算法Obelisk,重新构造了区块链的内部运作。依据Skycoin官网可知,天空链的网络信任共识机制阻碍了集权的发展,对51%的攻击免疫,所有决定是通过社区共识,而不是基于少数利益相关者的意愿。

但是也就是这么一个宣称“所有决定均由社区制定”的项目,在创始人的操作下,冻结了近20个账户中的币。

2018年6月Skycoin项目方锁币之后,市面上开始出现部分人士质疑Skycoin的去中心化程度。有媒体开始将之称之为“可以轻松冻结用户钱包的区块链”。

李臻向财经网透露,在锁币事件发生之后,EVOLAB找了业内的几位大佬检查了Skycoin的代码,随即发现,Skycoin为单机币。并列举了以下证据:

出块都在Masternodes上,但没有Masternodes的选举; 从节点程序来看,收到区块后,会直接添加而不需要其他节点同意; 没有Skycoin P2P dht节点发现功能;

针对单机币质疑,财经网联系Skycoin项目方进行求证,但是李圣艳拒绝对此进行回答。Chirs则表示:“我们代码的质量和更新在所有的项目中,一直名列前茅,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

国内某知名公链评测机构负责人也向财经网表示,Skycoin并不太像一个单机币。但是该负责人却指出了Skycoin的其他问题,他表示由Skycoin的区块链浏览器可知,Skycoin确实没有什么交易,出的块基本上都是空块,且并不排除唯一机器出块的可能性,但是由于没有标明出块地址,因此并不好判定。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Skycoin并不是一个高质量的项目。

据财经网调查,Skycoin在2019年2月曾试图参与赛迪研究院的公链榜单评选,但是基于技术等原因,赛迪研究院驳回了Skycoin的请求。

据一位接近赛迪研究院的人士向财经网透露,Skycoin在代码更新、创新活跃度方面表现较好(cryptomiso 排名第16),但在链上数据(实际交易TPS较低)以及市场影响力(市值179)方面不是很有优势,同时在技术特点方面,skycoin代表性有限(不属于高性能通用计算平台)。

Skycoin开发至今已近6年,但是就其路线图可知,Skycoin项目还处于非常早期的状态,而其同时期的以太坊,虽正处于风尖浪口之中,也正面临着EOS等诸多项目的挑战,但是在发展进程上,却早已走在了前头。

据业内人士评价,Skycoin发展之所以如此之慢,一方面可能是由于其设定的路线图过于宏大,布局过于宽广,但是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由于其项目创始团队的“不专心”。

据EVOLAB成员向财经网提供的证据显示,Skycoin项目方通过出售代币所得的收入并未投入到项目开发之中,而是挪作他用。

李臻表示,Skycoin项目方并没有和其他项目一样由基金会来管理募资得来的款项,而是“他们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李臻透露,Brandon曾一次性全款为李圣艳购置了一辆GLA260高配的奔驰车,并配以沪牌,此外,还为李圣艳父母在东南亚购置了房产,其余款项则均转向了毛里求斯等地的个人账户之中。而Skycoin项目方更是与C2CX交易所高层联手收割市场散户。

据币安数据显示,Skycoin币一上线币安即开始暴跌,自2018年7月上线以来,跌幅已于60%。

微信图片_20190402113158

针对该项指控,李圣艳拒绝做出回应并再一次强调,针对EVOLAB的诽谤行为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截至目前为止,尚难以完全判定在该起事件中,谁对谁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起持续了近一年的争端已极大地影响了Skycoin的市场评价。

经过Skycoin项目方和EVOLAB团队之间的多次博弈,Skycoin松散的运作模式早已曝光在公众眼中。而在现行监管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节点也好,共识机制也好,其主要目的都是为了建立互信,而良好的信任机制也是一个项目在二级市场上得以受到投资者认同的基础。

而目前Skycoin核心团队成员内部却已面临着极大的互信风险。

在此情景下,Skycoin似乎已经失去了其得以在市场上取得散户信任的资本。而在面临分歧时,核心成员的利益尚难以保障,更何论混迹于二级市场的散户。

编辑:吴靖雯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