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星项目Celer Network窥区块链行业窘境

来源:财经网 作者:大卫 2019/03/27

目前,Celer Network还停留在概念阶段,是否能够解决实际的问题,以及是否能够解决拓展性问题尚未可知。在Celer Network逐渐失去币安的护航后,Celer Network的前路显得更加窘迫。

3月19日,Celer Network(CELR)在币安Launchpad(币安区块链资产发行平台)以0.0067美元的价格开放众筹,众筹数量占代币总量的6%,即597,014,925 CELR。

延续BTT和FET的“饥饿营销”和绑定BNB营销策略,开放购买17分钟后,CELR的众筹额度倾销一空。

但是,相较于BTT和FET不到 15 分钟的抢购速度,市场对CELR的热度渐渐退却。据财经网查证,Celer开盘初期参与人数不过百。

3月25日,币安交易所正式上线CELR,开盘价0.002400BNB,没有延续BTT和FET的开门红,Celer开盘后立即暴跌,35分钟后达到0.001330BNB,跌幅55.4%。

1

随即,币安启动了保证金护盘,价格略微回调后开始窄幅震荡,缓慢下跌,跌幅达到39.17%。

相较于币安对重启Launchpad的第一个项目BTT的宣传力度,除了3月9日的一纸公告以外,币安没有对CELR进行积极的推动,反而把重心转到慈善事业上。

虽然CELR开盘即暴跌,但平台币BNB却一直保持向上势头。

多重利好消息接连发布下,BNB因势暴涨,目前已经跃升成为加密货币市值排名第八的币种。截至3月19日,BNB总市值超过20亿美元,单个币价超过16美元。近三个月BNB的价格翻了两番。

2

在CELR上线之前,由于FET的瀑布式下跌,让一些投资者对它望而却步,投资者王彬表示:“币安Launchpad下一个项目不敢买了。”

但也有投资者基于对币安的信任,依然对Celer Network充满信心。

事实上,大部分投资人并不关心Celer Network到底有没有实际的应用场景,毕竟流量是最好的投资风向标。业内人士许洁表示。

生不逢时

得益于币安Launchpad的起飞,Celer Network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2018年6月,Celer Network上线初期被前丹华资本总经理 Dovey Wan 喻为“航空母舰”级的优质项目。

在当时没有白皮书的情况下,备受投资机构青睐,包括FBG、丹华,PANTERA等

与一级市场力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Celer network在市场上的热度惨淡。

3

值得注意的是,加密货币领域惯用的融资手段都是找背书,为其增信。在ICO风靡之际,是找名人为其站台背书,STO模式炒作之时试图将国家机器拉进来。而现在大行其道的IEO(“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s”, 由币安引领的新型众筹募资方式)干脆将交易所拉进来为项目进行增信。

Celer Network的团队一直被外界评为豪华阵容,四位联合创始人都有深厚的学术背景,分别是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UIUC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计算机博士。

然而Celer Network推出近一年,仍只停留在测试阶段。

据Celer Network的创始人董沫介绍,Celer Network于2018年10月份发布了Celer第一版的测试网”半人马“。据悉,在“半人马”测试网阶段,已经实现了比以太坊交易速率高2万倍的效能提升

今年2月Celer Network又发布了第二版的测试网”天狼星“,以及上线移动端产品CelerX,在CelerX中内置了区块链五子棋对战游戏Gomoku。

Celer Network虽对以太坊的交易效率作出很大提升,但落地的应用场景寥寥。

董沫在线上路演中表示:“尽管这只是简单的测试版本,但仍然能体现出Celer Network全部的实力。在短短一个月时间,CelerX上已经有来自于全球47个国家和地区的用户,进行了总计10万盘五子棋游戏的对战,高峰时每天有接近12000盘,大概发送了4百万个链下交易,可以说是目前活跃度最高的区块链应用之一。”

4

除此之外,Celer Network的白皮书提到,它可以支持每秒数亿或数十亿TPS的交易量。

但是在业内人士许巍看来,在主网未上线之前,测试网性能测出的数据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他表示:“只有当Celer Network的主网完全上线,真实跑出来的数据,才是经得住市场考验的数据。例如EOS,在EOS上线之前预测TPS能达到一万以上,但目前看来TPS实际的数值最高能达到3000。Celer Network现在的数据也只是通过小范围的实验得到的。”

在实验室环境下,Celer Network支持的TPS可达百万笔每秒,如果实际运行可达到此标准,以传统商业应用VISA的TPS(24000)为基准,则它足以支撑大规模商业应用。但互联网环境与实验室环境相差巨大,其真实支持的TPS是否能够支持大规模商业应用存疑,迟迟不上线主网亦可视为目前尚未实现口号中的目标。

董沫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里向众人描绘Celer Network的雄伟蓝图。

在董沫的描述中,Celer Network是一个像Windows一样的操作系统,旨在构建互联网规模的区块链应用入口。

他表示:“虽然快速完成交易的体验是刚需,但值得注意的是,以10000笔每秒计算,在处理每一笔交易的延迟时间并非是1/10000秒,而可能是10S或更多,那这样的延迟时间一定无法保证良好的用户体验。所以我们不光要关注TPS,同时更要关注交易的延迟和智能合约应用用户的互动性。”

他提到,目前Celer Network已经成功将区块链交易的时间控制在了互联网体验的通性延迟时间内,用户可以在操作DApp时就像在使用App一样。

但是就目前区块链的普适性来说,许巍认为谈延迟性还为时尚早。

从底层需求来看,主要包含B端需求和C端需求。由于现在B端使用以太坊的需求量都很小,因此,对Celer Network的需求也不可能大。目前,B端用户更倾向于采纳弱中心化的方案,例如联盟链。

而C端的需求大部分以支付为主,其次是游戏类,包括博彩之类的游戏,而这部分显然EOS做的更好。

“2018年,Celer Network在立项时,在基于闪电网络的基础之上,把二层扩容的概念从单纯的交易,扩展到了应用上,那时它的产品定位较高。但是随着EOS、闪电网络等竞品的相继推出,在还未上线主网的情况下,它已经失去了先发优势。”他补充道。

Celer Network在立项时,想要解决以太坊性能低的问题,但是如今这个痛点已经不再亟须解决,如果该项目想要继续发展,则需要转变方向,不能把自己圈在以太坊的生态里。

重蹈覆辙

Celer Network的另一亮点是希望尝试利用其代币机制解决链下网络流动性和安全性的痛点,并将其命名为 cEconomy 。

cEconomy包括三个紧密相关的组件:流动性承诺证明(PoLC)挖矿,流动性支持拍卖(LiBA)和状态卫士网络(SGN)。

PoLC的挖矿过程,是通过CELR代币的奖励,来激励网络流动性支持者(NLB)进行Celer Network内流动性的长期锁定,从而建立稳定和充裕的流动性池。更具体地说,挖矿过程就是让NLB在一段时间内将其闲置的流动性(以ETH为例)锁定到叫做“担保承诺合约”(CCC)的“木偶盒子”里。在这个锁定的时间段内,用户的资产只能用于流动性支持,不能挪作他用。

LiBA希望链下服务提供商能够通过“民间借贷”的方式来争取流动资金。

“如果用户A的 ETH 不够,可以问别人借”。这个过程中,CELR的作用类似于竞价排名,比如系统会根据流动性提供商提供的利息排名,如果利息相近,谁锁定在网络中的 CELR多,谁就获得这次出借机会。而获得 CELR 的挖矿方式则是“锁仓挖矿”,激励网络流动性资金提供商将个人闲散资金(如 ETH、 BTC 等)锁定。

简而言之,锁定的ETH越多,时限越长,得到的CELR也越多。

董沫曾表示,假设在链下交易过程中,一方突然掉线,交易可能就失败或中断,甚至另一方可以接借此机会作恶。

这时候,用户就需要雇一个中立的第三方帮忙看管加密资产,即状态守卫者。如果用户知道自己所处理的服务很重要,就会交一部分的加密资产(稳定币)在状态守卫者网络中作为任务金,一旦用户掉线后,系统基于一定规则随机分配守卫者,数量根据用户提交的任务金占比决定。此时,Celer Token 就像一个工作权利力的信用凭证,成为状态守卫者需要质押 Celer Token,质押数量越多,被选中的可能性越大。

“我觉得这和比特股的承销商非常相似,而我们怀疑Celer Network上线以后,有没有人愿意参与,因为这个需要蛮大信任支撑的。”接近交易所的内部人士李楠评论道。

李楠所提到的承兑商是提供法定货币与Celer Network系统内的ETH兑换服务的商家,这些商家需要抵押CELR(Celer Network发行的Token)给Celer Network,换取ETH,供普通用户兑换。

其实这种“民间借贷”的模式类似于超级节点机制,由于普通用户不可能时时在线,因此,当用户下线时需要投入一定的成本供节点来进行维护和运营。

但是,目前Celer Network的瓶颈在于,没有实际产品呈现在投资者面前的情况下,让投资者掏出真金白银进行投资,投入的资本越多,投资者承担的潜在风险就越大。

其次,即使像比特股一样已经上线,实际用户也不容乐观。

李楠补充道:“由于以太坊的价格存在不可预测的波动性,当用户将以太坊锁入“担保承诺合约”(CCC),看似有利可图,但是一旦以太坊出现贬值,最终用户可能是赔钱的。”

目前,Celer Network还停留在概念阶段,是否能够解决实际的问题,以及是否能够解决拓展性问题尚未可知。

互相成就

虽然依托币安Launchpad,Celer Network暂时受到市场热捧,但是,在野蛮生长的区块链行业,价格才是真正的共识。

Celer Network开盘即暴跌,FET呈持续下跌趋势,让投资者对Celer Network渐失信心,币安则通过其他利好消息试图重拾散户渐失的信心。

在这场“跑得快”游戏中,币安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币安为项目提供交易场所,进行上币审核,完成市场募资。

提及上币审核标准,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表示,现在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由于没有规则,币安能做到的就是自我约束,用团队自己的标准去筛选项目。例如:商业模型是不是成立。技术沉淀是不是足够。项目团队是不是稳定,价格是不是合理。

5

从币安公开的项目上交易所的标准来看,条件非常宽泛。

“大部分交易所都有专门的上币规则和项目审核团队,但现实是有问题的项目一样有很多,所以同理,任何人都不能保障项目靠谱是否,除非交易所愿意通过设立像保证金的这种责任机制来保障投资者的利益。但很显然,交易所不会做这种机制。” 香港大学数字货币研究组组长熊昊向财经网表示。

对于项目的币价接连暴跌的情况,何一回应称,币安只是给项目方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平台,同时,项目涨跌是市场行为,币安并没有为谁去背书。

而事实上,CELR备受瞩目归功于币安以自身商誉为背书,大力向市场推荐CELR。同时,CELR的未来也将与币安的商誉绑定,如果CELR像FET一样沦为项目方割韭菜的镰刀,那么币安的品牌声誉也将严重受损。

在Celer Network逐渐失去币安的护航后,Celer Network的前路显得更加窘迫。

编辑:覃耀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