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币Prime上线,二级市场跑的快游戏开演

来源: 作者:艾可 2019/03/20

火币Prime确实与币安Lanchpad不同,它不是一个在二级市场扩大融资的行为。本质上是给已被套牢的一级市场融资份额找到一个出逃机会。种子轮、基石轮、私募轮投资者及项目团队将面对谁跑的快谁回本多的残酷考验。

2019年3月20日上午,火币数字货币交易所CEO翁晓奇发布公告称火币全球站将于3月26日上线火币 Prime首个项目TOP-Network。随即,翁晓奇携手金色财经于十点三十分做了一期直播,在直播中,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宣布火币 Prime将在全球范围内选择优质项目,直接在火币全球站主板上进行公开交易。

翁晓奇着重强调火币 Prime不同于币安的Launchpad,“既非众筹也非IEO”。

微信图片_20190320160433

但是前脚翁晓奇在直播中表示火币 Prime并非IEO,后脚火币印尼CEO就在朋友圈内表示将“配合全力推送火币新IEO项目”,并配以火币 Prime的宣传海报。

财经网查证,火币Prime在事实意义上为一种变相的IEO行为,且无论币涨币跌,对于火币而言,这都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火币 Prime的推出无关项目方的长期发展,所要实现的终极目标是拉升HT币价。

 

变相IEO

2019年1月3日,币安宣布重启Launchpad平台,随即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打造了BTT 和 FET 逆势上涨的神话。币安Lachpad开创了利用平台币对区块链项目进行公开募资的先河,并以此为契机拉动了全行业平台币的上涨。据币安数据显示,BNB目前已由1月3日的5.7979USDT涨至了3月20日的15.2382USDT,涨幅逾150%。

事实上,火币 Prime的做法与币安Launchpad确实存在明显不同。币安Launchpad是典型的IEO操作手法,项目方以交易所作为募资平台,而翁晓奇则表示火币Prime由早期用户、社群成员和私募投资者等在二级市场交易通证,而非项目方或交易所进行募资。

也就是说Launchpad推出的项目中,项目方是单一出让方进行扩大规模融资,而火币 Prime则是多个出让方以现有流通量进行公开融资。

据了解,IEO(InitialExchange Offerings)全称为首次交易发行,指以交易所为核心发行代币,项目方跳过ICO这一环节直接上线交易所进行二级市场交易。在这个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交易所充当着为项目方进行项目背书的角色,交易所抵押的是自己交易所信誉。

而究其本质,火币 Prime也好,Launchpad也好,在整个流程中都充当着为项目方背书的作用。

火币Prime的“创新”主要是为了避开集资诈骗的法律责任,仅对区块链项目早期的私募和社群成员等所持份额进行上市销售,不为项目方提供更大规模的公募获取新的融资份额。

但是究其本质,火币 Prime还是躲避不了对公众进行融资的本质。直接将项目早期份额售卖给公众,一旦出现项目倒闭、破发、价格大幅下跌等状况,二级市场投资者出现的巨幅损失可能需要负责项目审核的交易所和项目团队共同承担。

据媒体3月19日报道,所有中国大陆居民均可参与火币Prime投资,而无需国外身份进行KYC。

“现在国内有很多涉及ICO或加密货币的案件,这些案件多数都形成了刑事案件而非民事诉讼。交易所涉及的法律条款为刑法225条非法经营罪。项目方通常会涉及192条集资诈骗罪,还有一个罪名是刑法266条诈骗罪。如果交易所扮演了项目方的角色,进行项目的融资和发行,也有可能触及这两条罪责。在整个刑法的原则上来说,如果是涉嫌两个罪名的话,司法一般会从重处理。最高可判至无期徒刑。”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曾警示道。

翁晓奇在直播中表示,火币Prime上线的项目有火币全球站自行在全球范围内选择。前金丘区块链研究院院长洪蜀宁曾对IEO表示了质疑,“IEO和传统ICO相比,多了一道交易所筛选的程序,对于提高项目的可信度有一定效果,但效果有限,因为交易所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动力去筛选出有价值的项目。”

多位业内不愿透露姓名的知名从业者向财经网表示,当前市场中根本没有好的项目,想要把项目推出去必须下大力气去包装,同时对操盘团队的控盘能力要求很高。

微信图片_20190320160444

经查证TOP Network官网得知,该项目声称使用了区块链4.0技术。据火币官方公告显示,本期交易总量为15亿TOP,占项目发行总量的7.5%,相等于初始流通量的60%。

微信图片_20190320163518

 

 

早期投资者上所寻求解套

据火币全球站公告显示,在开盘初始阶段,火币 Prime设置“阶梯限价期”。限价期分为三轮,每轮30分钟,共计1.5小时,每轮设置一个限价(最高可交易价格),用户可在低于限价的范畴内进行买卖交易。限价期仅限有特定资产能力的用户参与。

针对这一规则,有观点认为其实质是“之后每一批投资者都要为前一批投资者买单。”

一位业内人士则表示,如果该项目方的私募阶段由多个投资机构完成,外加项目方代币持有者数量较多,会出现因筹码分散导致在火币Prime上市后蜂拥砸盘的情况出现,导致该项目价格持续暴跌。

因此他认为,火币此举主要目的为稳定市场,以控制早期波动范围。该机制可以限制主力持仓机构在开盘初期将价格拉升至非理性高点拉动市场热度,限制持币量较大的私募和项目方的筹码释放速度,避免币价急跌造成崩盘。

但是火币的“阶梯限价期”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流动性,却并不能改变火币 Prime的基础功能。在整个流程中,火币 Prime充当着一个中介平台,这个中介平台将私募份额以及项目方的自持份额发售到散户手中,由散户接盘。

据分析,在熊市大环境下,能将手中的私募份额变现对于这些私募份额持有者来说意义重大,“哪怕只收回四分之一的投资额度也比一天天等着项目死掉,投资归零要好。”各投资机构和持币的项目方成员即将加入火币Prime跑的快游戏,在前期同心协力将价格拉升至市场接受极限之后,谁能先跑一步变成了关键。

而在过了一段时间,项目热度降低后,替换新的项目继续刺激市场。由币安Launchpad近期推出的几个项目可知,在经历过BTT和FET的暴涨之后,Celer热度明显退却。据财经网查证,Celer开盘初期参与人数不过百。但贯穿游戏主线的平台币BNB却一直保持向上势头。

通常,头部交易所会在项目上市前要求项目方缴纳高额保证金,以保证项目方不砸盘套现,进而维护市场稳定。而此次火币公开宣布对火币 Prime上的项目不收取上币费,但是否对项目方收取保证金未对外公布。

业内人士分析,对于火币而言,火币 Prime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火币 Prime的推出一方面可以赚取一定的手续费,另一方面则可以增加HT的应用场景,并进一步拉升平台币HT的价格。而平台币为交易所自身价值的体现,在BNB暴涨逾150%的背景下,其他交易所难以不眼红。

据香港大学数字货币研究组组长熊昊向财经网表示,IEO对于投资者而言有一定的投机价值,但是对于行业发展来说毫无意义。

但是,散户要想在私募机构和项目方的博弈中取得胜利并不是一件易事。以FET为例,FET在经历暴涨之后一路暴跌,目前早已跌破发行价。

微信图片_20190320160451

就目前形势而言,各投资机构和持币的项目方成员即将加入火币 Prime“跑得快”游戏,在前期同心协力将价格拉升至市场接受极限之后,谁能先跑一步变成了关键。

而火币交易所也并不需要关心项目方的长期发展,只要协同项目方做好每一轮的宣传和维护好了其平台币的币价,火币的目标就已达成。

编辑:赵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