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神对于Vlad Zamfir发文反驳萨博法的回应

来源:Medium 作者:Vitalik Buterin 2019/01/31

萨博最终的目标是创建一道结实的“谢林墙”,谢林墙并不会阻碍参与者,而是保护那些无法参与其中的人(即少数人群)。

本文由财经网链上财经编译自Medium,不代表财经网链上财经立场。

作者:Vitalik Buterin编译:LornaQ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VitalikButerin/he-imagines-a-world-in-which-crypto-political-and-legal-processes-are-necessarily-going-to-go-fb073b80dd7e

文中提到:“他设想了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加密政治和法律程序必然会违背他个人偏好政治结果,或违背公共利益,因此必须要最小化。”

我觉得这段可能言辞过激。它是保守社会哲学的基本基石,虽然改变的结果可能是好的,但很多时间表明改变也许是坏的而不是好的(我希望人们在2019年能够接受这一点),所以随机,或者甚至是没有针对性的改革机制可能得到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我个人的观点是,不采取任何行动就是都是最安全的,这一观点并不是公理,尤其是在环境变化的背景下(例如,我仍然认为比特币在2016到2017年的扩容之举是不明智的,而且严重违背了许多人对协议的期望,其中比特币没有成功迎接扩容这一改变造成了巨大损失,其损失(高昂的手续费)甚至超过了Mt Gox攻击。

这是你需要争论的论点。

“萨博法不是反政治的。这项法律旨在关闭政治辩论,以确保萨博作为首选政治的目的。”

萨博最终的目标是创建一道结实的“谢林墙”,我不认为谢林墙是反社会的。在采取行动的一方的选择性和接受行动后果一方的确定性之间存在权衡;而谢林墙试图支持后者。因此,在我看来,谢林墙并不会阻碍参与者,而是保护那些无法参与其中的人(即少数人群)。

最后一部分

我看来这部分缺少细节。能不能举出一些具体的例子来说明违反萨博法可以实现的一些目标,这些目标自能够促成积极的成果?

我列出了一些可能性:

- 更改协议以增发新币并将它们直接奖励给对区块链的贡献者(例如以太坊基金会、eth2客户端开发者等)

- 更改协议以增发新币并用于空投

- 更改协议以增发新币并将它们奖励给对社区有贡献的对象(例如增发200万新币并且捐给抗疟疾基金会)

- 更改协议以增发新币并将它们奖励给中立的公共物品机制

- 解锁被冻结资金

- 解决未来可能发生的类似DAO情况的事件

- 关闭那些与非法或未经授权应用相关的智能合约

- 删除违反道德的数据

- 做出无法在不道德的应用场景中使用的协议的决策(例如,假设我们认为高度的软件自治是危险的,那么我们可以决定不构建一层协议MPC以阻止自治软件的开发)

上述内容有哪些是你支持的?哪些你不支持?你认为你的观点和大多数人一致的可能性多大?你是否愿意接受大多数人在未经你同意的情况下做上述任何一件事?是否存在其他我尚未列出的内容?

编辑:覃耀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