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链2018最终篇——前路多风雨,“商业”、“技术”两茫茫

来源:财经网 作者:任清 2019/01/15

与传统上市公司定期披露财务报告不同,无人监管的区块链项目,其真实收支情况无人得知,只有极少部分公链项目简单公布一部分内容真假难辨、未经第三方审计的财务信息。而且,除了在交易所公开售卖代币,财经网·链上财经的“中国公链2018”专题中所涉及的公链项目,全部暂没有其他收入来源。

2018年,被认为是区块链应用落地元年。

作为第二代公链以太坊曾经被期望承载应用落地这一使命,启发了无数心怀梦想的从业者,然而其性能却不足以应对商业应用需求。同样,今年被视为第三代公链的eos也未能打破“安全、性能、去中心化”这一不可能三角的魔咒。

市场期待着出现一条完美的公链系统,作为“基础设施”支撑无数商业应用的运行,于是,追求更低交易成本,更安全稳定的共识机制和更高TPS的公有链技术成为了技术极客们追求的目标。

在公链之争中胜出的项目,极有可能成为未来区块链世界的“iOS”、“Windows”及“Android”。更吸引人的是,创始团队还将拥有加密货币发行这一现实世界中的国家级权利,一时间,万链齐发。

财经网·链上财经的“中国公链2018”专题,逐个分析了星云链Nebulas、小蚁NEO、本体ONT、比原链Bytom、量子链Qtum、芯链HPB、Achain以及波场Tron等公链项目在2018年的基本情况。我们发现,即使是行业里颇具区块链精神的明星公链项目,依然是摸着石头过河,募资之后,“收割”与“谎言”、“理想”与“现实”的质疑,让区块链世界的“低成本互信”变得愈加困难。

“车变多了,好车没多。”这是2018年,AChain创始人崔萌对于公链赛道的拥挤状况的一个比喻,现在看来,这句话也是我们对中国公链2018的一个年终注解。

2018年中国公链发展概况

2016年10月,小蚁NEO主网上线,2017年下半年,星云链、Achain主网上线,2017年年末,比特币价格飙升,也带动了中国公链项目热潮,本体、比原链、波场、芯链等项目接连上线。

2018年,“估值高、市场期待高”的公链项目之争引发了资本和市场狂欢,但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下跌,这些国产头部公链项目普遍跳崖式下跌,甚至跌破发行价。

微信图片_20190115125105

1.普遍缺少实际应用,交易量低

从公链性能上看,“去中心化、可扩展性和安全性”三个方面,仍是困扰公链项目的难题,想要达到去中心化,势必会牺牲一定的可扩展性,若仅考虑性能,又极可能面临中心化的危险以及系统的安全性。

2018年之初,宣称将要达到“百万TPS”的项目方比比皆是,但是从实际测试情况来看,并无一条公链达到了这个标准,声望颇高的小蚁称它们的理论TPS峰值可达1400,而实际上赛迪研究院监测到的只有700,而实际应用的不过0.4笔/秒TPS。

赛迪研究院公链负责人蒲松涛告诉链上财经,在监测的三十三条公链中,小蚁的数据还属于中等偏上。目前赛迪监测的公链实际平均交易量仅为0.27笔/秒,还有很多公链项目不到0.1笔/秒。

实际上,现如今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能实际交易笔数能够和它理论交易笔数相符合以外,其它很多公链因为缺少实际应用,其交易量都很低。

2.基础设施不完善,DAPP严重受限。

目前,星云链是所有中国公链项目中拥有最多DApp的公链,但链上财经调查了解其DApp真实数量只有943个,而且90%以上的DApp日活量为0。另一个在DApp生态上热度不断的波场,也仅上线了15个DApp,从DApp review查证,目前波场仅有8个DApp有日活,其中3款DApp日活仅为1,1款日活为3。其中日活排名前五的DApp均为博彩类项目。

DApp的日活度是很多评级机构对公链项目进行评测的重要维度之一。赛迪研究院蒲松涛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DApp数量越多、日活量越大说明该项目应用生态越强、影响力越大、用户量越大。反之,DApp数量少说明知名度小、社区关注度小。

目前的行业阶段,所有公有链DApp的生态状况大致相同。”星云链表示。

本体项目CEO李俊在接受链上财经的采访时也表示,“以太坊实际活跃的Dapp很少,很多Dapp上线一两周生命周期就结束了。光看数量没有太大意义”。

以太坊有先机,EOS有性能,波场有钱,此外还有星云链、本体、NEO等等,从公链+dapp的生态来看,只会存在少量的玩家

3.市值与国外头部公链差距较大,受比特币价格曲线影响较大

目前,中国公链2018专题中提到的公链项目的总市值,均与比特币、以太坊、eos市值差距较大。与国内项目比较,波场的总市值最高,小蚁次之,量子链、本体、比原链、再次之,星云链、芯链的市值表现较差。

微信图片_20190115125122

4.代码质量与以太坊及eos存在较大差距

另一个反应公链的活跃度以及关注度的评测维度是代码的更新量及活跃度。

从代码更新状况来看,国产公链项目中量子链的代码提交次数最高,为18151次,其次为波场,星云链,而老牌公链小蚁及本体的代码更新情况不太乐观。从代码贡献者数量来看,量子链也是最高,为515个,高于以太坊的代码贡献者数量(353个)。这个数据和量子链项目实际表现并不匹配,可能存在造假的嫌疑,但不能确定。

微信图片_20190115125115

从我们统计的代码收藏及引用数据来看,以太坊第一(图表中数据未计算比特币),eos第二,小蚁第三,波场第四,这个数据排名与这些项目的总市值较为匹配,因此,较能反映真实的代码更新情况。

至今,其他公链在底层架构上没有能超越以太坊的。”苏宁金融研究院区块链研究员闻泽中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

 

设立海外基金会:公链合规之路的第一步

为了公开预售符合法律及金融监管,2014年6月,以太坊社区在海外成立法律实体以太坊基金会,建立法律框架、设置lCO机制,这给后来的公链项目提供了一个参考模版。

以太坊的经济模式以及“智能合约”的提出激发了人们对于公链项目的想象力,自此,国内的项目在立项伊始,就参照以太坊,在海外成立基金会,融资,以基金会的名义管理募集的资金,规避法律风险。

后来的国产公链项目,绝大多数都将涉币业务转移到了海外的基金会。选择在国外成立基金会的形式管理募集的资金,有些项目甚至背后并无公司主体,但这样的“合规化道路”并非畅通无阻。

“以量子链为例,其募集的资金属于注册在新加波的量子链基金会,应当遵守新加坡法律关于基金会的规定。只有存在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或实际控制人利用了对各公司的控制权,各个公司人员、财务等无法区分,并在各公司间随意移转、处置财产及债权债务等情形时,才会导致关联公司人格混同。”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陈庆广告诉财经网·链上财经。

陈庆广律师表示,“假如投资者遭受损失,还要看量子链白皮书是否构成合同条款,以及认购协议。如果没有书面认购协议,可以根据白皮书主张权利,但具体权利义务需要法官解释补充,具有很大不确定性。”

“目前,司法机关主要关注的是离岸企业在我国境内是否有实质经营的行为,也就是说在我国境内是否形成了实质的经营能力,是否发出授意,是否从事了境内宣传工作、是否进行人员组织安排等。”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律师肖飒告诉财经网·链上财经。

若离岸企业在境内有实际经营的行为,对于受害投资者,可尝试通过委托代理,即境内的公司是委托方,境外是受托方,受害投资者可直接找委托方承担合同义务。如果构成犯罪,就是服务器架到海外也没用,但会大大加大取证的难度。”北京玺泽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劲松告诉财经网。

 

公链项目普遍存在估值不合理

在项目刚刚开始启动,甚至主网仍未上线,前途未卜,只有白皮书的情况下,就能用发行的代币,募集一大笔资金,这就存在估值严重不合理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是“中国公链2018”系列项目中普遍存在的。这种价值前置的做法,很容易让拿到钱的团队不再认真做事,出现“创始团队转而去开发其他项目(如小蚁)”“把项目交给社区(如CDC)”等行为。

2018年1月开始至年末,比特币的价格一路走跌,从去年近2万美元历史高点跌去了80%,本体、小蚁、量子、星云、波场、本体、achain、hpb等中国明星公链,价格走势也基本与比特币类似。这成为了众项目方解释币价暴跌的一个理由,但这种计算方式忽略了一个事实,比特币的第一次定价非常的低,1万个比特币只购买了2个披萨。

和2018年年末的一年历史低点3840.36usd相比,比特币的价格依然翻倍28倍之多,而本体、小蚁、量子、星云、波场、本体、achain等中国明星公链,却都随着比特币泡沫的破裂被打回了原形。币价持续缩水,很多投资者对于项目方承诺的长期目标早已失望。项目方应该如何跟投资者交代,安抚真金白银投入的投资者,却因监管及相应法规不健全而很难引起项目方重视。

“在区块链行业,项目方融来的钱很大部分都给了交易所,几乎没有多少钱用到实际的落地。而且,很多创业团队很容易就拿到项目未来十年所需要到的钱,拿到钱就很难安心做事。还有一个套路,国内项目会做饥饿营销,一个项目分五个阶段、六个阶段去融资,通过层级销售来圈钱,最后散户进来,其实是从一级市场就已经开始接盘了。” T Capital合伙人、前牛比特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区块链项目投资人李文超向财经网表示。

很多项目方没有理解,所有募来的钱并不是给你的,只是放在你那里,因为随时都有退币的风险。很多项目方把募来的钱直接放自己口袋里了,我觉得这是有很大问题的。”90后区块链投资人朱潘告诉财经网·链上财经。

返还投资者投资金额在美国已有先例,2018年末,美国SEC已经要求两家接受调查的ICO项目Airfox和Paragon将募得的数字货币以美金的形式全额退款。

 

从投资到退出:公开透明成幻影

“在传统金融市场,通常来说,一家创业公司要做股权交易(增发股权融资、出售部分老股、整体被收购等)的时候,都会聘请一家投行或财务顾问。投行会把所有适用的估值方法都粗略测算一遍,然后再根据交易本身最适用的方法进行调试,谈到最后主要就是一个价格倍数。所以涉及估值的人有:买方、卖方、买方财务顾问、卖方财务顾问。有的时候还有一个专门的独立财务顾问来保护股东利益。”一位传统金融市场的投资人王新告诉财经网·链上财经。

“对于投资人来说,会依据创业公司的净利润、毛利、流水、订单等收入或预期收入进行估值,或者根据企业未来的现金流,收益率,算出企业的现值作为企业的评估价值。这种方法的好处是考虑了时间与风险因素。”以上投资人表示。

2017年末至2018年末,各公链项目融资超过数亿美元,在募资之初,公链项目方全都异口同声称“募资及支出情况将公开透明”,然而,一年未到,各公链项目的财务情况都成为了“隐私机密”,“不便相告”。

即使公布财务情况的量子链,也仅公布自己的经常性支出(包括薪酬及福利、技术研发、市场公关、运营费用)和非经常性支出(包括合规费用、业务发展),且无人可为其数据的真实性背书。

量子链向财经网回应称,“2017年公示的财务数据是经过PWC(普华永道国际会计事务所)审计的,2018年的数据不太清楚。”但是,量子链未能提供普华永道作出的审计报告。

财经网同普华永道国际会计事务所取得了联系,其表示普华永道出具的审计报告格式规范,并且会有审计师签字和事务所印章,否则,普华永道不会承认审计报告准确性,不能为报告的内容背书。如果是为上市公司提供的,需要公众对审计数据知情的审计报告会向社会公示。同时,财经网试图求证普华永道是否为量子链提供审计服务的问题未能得到证实。

与传统上市公司定期披露财务报告不同,无人监管的区块链项目,其真实收支情况无人得知,只有极少部分公链项目简单公布一部分内容真假难辨、未经第三方审计的财务信息。而且,除了在交易所公开售卖代币,财经网·链上财经的“中国公链2018”专题中所涉及的公链项目,全部暂没有其他收入来源。

在传统金融市场,投资人有以下几种退出机制,1.公司公开上市,2.股权转让,3.管理层收购(MBO)、股权回购和公司清算等。

而对于区块链项目的投资人而言,退出方式似乎只有一种方式:将手中的代币卖出,砸盘换取法币,对本就脆弱的市场形成打击。因为绝大多数的区块链项目,并无任何其它营收,无法获得利润分红。

结语

“目前正值熊市期间,90%以上的公链项目面临消失的风险。不论是Achain、HPB芯链还是头部项目以太坊、EOS都可能一夜之间消失,但就如伟大的数学假想一样,尽管没有实现,却为人类进步作出过贡献,这也许就是公链项目存活的使命。”Achain创始人崔萌告诉财经网•链上财经。

回顾2018年的年末,公链竞争与18年年初、年中的喧嚣浮躁所不同的是,除了基础公链底层的持续架设之外,公链发展路径越是走向纵深,落地的需求越是迫切,通过打通实体经济来寻求公链一线生机,成为公链大潮退去之后的一种行业共识。

在概念被过度消费完毕之后,无论出于技术初衷还是商业考量,公链项目的长远发展,都在走向更为复杂的融合形态。

编辑: 季倩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