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链2018——娱乐至死:波场自由生长

来源: 作者:吴英俊 2018/11/26

据一位接近波场的人士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证实,坊间传言的波场被资金盘盯上了确有其事,“目前孙宇晨也下不来了,要想游戏继续下去,波场不得不开始做一些实事。”

2017年底2018年初,那是币圈的高光时刻,比特币价格一度冲击两万美元大关,整个链圈都为之疯狂,各式项目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但是美梦并不长久,在19875.85美元的最高点之后,比特币开始了断崖式的大跌,币市和链圈都逐渐开始沉寂。

随着野蛮生长时代的终结,项目落地开始成为关注的焦点,而在区块链世界里,项目的具体落地离不开底层公链的支持,2018年成为了众人眼中的公链元年。除却比特币、以太坊、EOS等国际上主流的公链之外,国内公链也开始崭露头角,本体、小蚁、量子、星云、波场等国产公链轮番登场。

但是在资本市场逐渐冷却下来之后,“公链凉凉”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但是公链凉也好,热也罢,波场却始终都在热点里屹立不倒。波场的掌舵人孙宇晨始终不忘“全球范围内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这一定位,波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成为了国产公链里当之无愧的流量之王。相较于其他公链项目依照白皮书路线图“规规矩矩”的发展,紧随热点的波场可谓自由生长。

在公链的国度里,波场就像是一个异类,它摒弃了一些区块链项目应始终遵守的原则,但是却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据业内人士透露,或许资本市场是在为他的流量买单,但是对于公链而言,流量并不是他赖以生存的根本。

消失的白皮书

孙宇晨不止一次在公共场合里向众人描绘自己的公链帝国蓝图,在孙宇晨的描述中,波场将致力于为去中心化互联网搭建基础设施,以构建一个全球范围内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而波场的主要目标是推动互联网去中心化。

在孙宇晨眼中这是一场拯救互联网的尝试。

波场白皮书中的一段话也为孙宇晨的拯救实验加上了一些悲壮色彩:“我们不管这个尝试在巨头看来是否不合时宜,也不管在普通人看来是否螳臂当车,更不论这件事情是否成功。”波场仿佛是一个扛起改变残酷世界大任的英雄。

可惜的是这个英雄的名声却并不怎么好。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2017年8月孙宇晨推出了波场TRON,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波场都被质疑为“垃圾项目”、“空气币”,更是多次陷于舆论风波之中。代码抄袭、白皮书剽窃、模仿EOS竞选……这里面的任何一点都是波场无法绕开的问题。

针对代码抄袭事件,孙宇晨公开回应称自己只不过是“借鉴”;白皮书被指剽窃是因为临时找的“翻译不合格”;模仿EOS超级节点竞选这一项,则是用开展的如火如荼的竞选以及节节攀升的关注度和币价作为回应。

微信图片_20181126150046

相互借鉴代码在公链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他们也同意自己借鉴了很多东西,最开始的白皮书和源代码,源代码很多是以太坊过来的,这个他们自己也会同意的.借鉴并不是只有他一家,之所以指责他是因为波场没有说明。”PeckShield的技术分析师JEFF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

白皮书被指抄袭之后,孙宇晨将责任推给了一个无迹可查的临时翻译人员,然后将白皮书从官网上下架,取而代之的是三个技术文档,最初版本的技术文档和白皮书内容相差无几。此后,这三份“技术文档”也一改再改,在目前的版本里,波场已不再想颠覆变革互联网世界,剩下的只有一些对于外行人而言晦涩难懂的代码。

就像迅雷链一样,波场在事实层面上成为了一个没有白皮书的公链项目。

“白皮书的主要作用是用来融资的。”波场的运营总监张晨直白的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而在融资完成之后,或许对于波场而言,白皮书开始变得可有可无。

波场自由生长

波场初期的白皮书貌似是参照了《圣经》,将波场分为埃及记、奥德赛、伟大航程等6个阶段,却并没有规定每个阶段具体需要完成的事项,有的只有大致规划。以出埃及记为例,白皮书将2017年8月到2018年12月划分为波场的出埃及记,在这一阶段,波场将建立在以IPFS为代表的分布式存储技术之上,为用户提供一个可以完全自由可依赖的数据发布、存储、传播平台。

也就是这么一份内容不多的白皮书,最后也在质疑声中被下架删档。在没有白皮书的限制下,波场的发展道路一片平坦,在其他公链需要完成一个又一个的预订小目标时,波场开始了自己的自由生长时代。

p49247693

在EOS超级节点竞选开展的如火如荼之时,孙宇晨在4月12日发表消息称波场将于6月26日展开超级代表选举。并表示每年将有近10亿的TRX会被奖励给27位超级代表,按当时的TRX市场价计算,27个节点每年将瓜分1.26~3.14亿人民币的分红。一时波场风头无两,甚至是首推超级节点竞选机制的EOS都不得不避其锋芒。

而在2018年5月25日,波场正式发布虚拟机TVM,据波场介绍,TVM虚拟机是一款轻量级架构、图灵完备的虚拟机。TVM能无缝对接现有的开发者生态,并且能满足DPOS共识机制的要求,前期可兼容以太坊虚拟机环境,换句话说就是,开发者无需学习新的编程语言,就可将以太坊上的DApp直接通过虚拟机搬到波场主网上运行。

此方看客们还没看明白波场虚拟机,那方就开始火急火燎的上线DApp。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波场在今年10月下旬开始上线DApp,据波场的DApp House显示,目前波场已经上线15个DApp。在短短的6个月内,波场紧紧地抓住了期间所有的大热点,据百度指数显示,波场的热度要远大于同时期其他的国内公链。

微信图片_20181126153816

但是在热度退却之后,波场留下的却只有一地鸡毛。

针对超级代表选举一事,耳朵财经曾以ETH为基准计算出波场的账面浮盈最高可达1649.46%,而EOS的浮盈仅420.31%,EOS的账面浮盈仅为波场的四分之一,波场泡沫巨大。而在8月24日波场的超级代表选出之时,波场收获了一波热点高峰,此后就再难寻找波场超级代表的踪迹。

从5月至今,波场的官方微信一直在持续推送关于TVM虚拟机的消息,但是据JEFF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波场最初的虚拟机也是从以太坊拿过来的。”就像波场的源代码以及共识机制一样,波场走的依旧是“拿来再加工”主义,JEFF认为,这种行为确实会减少开发者的大量工作,但是加工者并不能百分百的理解代码,即使这些加工者做出来某些所谓的改进,还是可能会造成一些安全上的隐患。

TVM虚拟机的一个主要功能是帮助以太坊上的DApp进行迁移,但是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截止目前为止,目前波场的DApp还没有任何一个是从以太坊上迁移过来的。财经网·链上财经从DApp review查证,目前波场仅有8个DApp有日活,其中3款DApp日活仅为1,1款日活为3。其中日活排名前五的DApp均为博彩类项目。

微信图片_20181126153915

览众资本的创始管理人张淞亚认为,博彩类DApp所带来的流量对于公链意义不大,博彩类项目比例过高对于公链生态而言弊大于利。

在波场的DApp上线之后,波场一直宣称波场DApp生态交易量暴涨,在短期内就达到了小十亿的交易量。但是此前区块律动发表文章称,TronBet这款游戏内置了自动下注挖矿功能,只需要安装客户端版 Scatter 钱包,添加白名单之后就可以自动下注、自动挖矿。之后还会有钱包接入波场 DApp,机器人刷量会更加简单。此外在交易量暴涨的同时,用户评价并未增长。

这就意味着,波场 DApp 虽然交易量惊人,但实际用户人数可能比 EOS 还要少。

针对这一问题,蒲松涛认为“官方持币大户跑一下DApp也是可以理解的。”JEFF同时指出,波场的交易量高可能与交易成本低以及博彩类DApp有关。而波场一直信誓旦旦要推出的杀手级应用也难寻踪迹。

或许超级代表竞选也好,上线DApp也好,对于波场而言,都和完成了融资任务的白皮书一样,最终只会变成三个不痛不痒的“技术文档”。

对标以太坊

波场的定位一直都是以太坊的升级版,在今年4月6日,孙宇晨更是发表一条直接对标以太坊的推文,孙宇晨在这条推文里列举了7大波场优于以太坊的理由。

微信图片_20181126154010

据波场官网介绍,波场的目标TPS为2000,远低于孙宇晨在推特中宣称的10000TPS。此前波场也并没有发布任何相关的公告,也许是对于某些人来说5倍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并且据财经网·链上财经计算,波场的即时TPS在15~25之间。

微信图片_20181126154244

而低交易费更像是一把双刃剑,“交易成本低从本身来说是一个好事,但是可能会被人滥用,如果没有成本就可以发大量的交易,可能会引起堵塞,合法用户没有带宽,攻击会变得更容易。”JEFF补充到,在今年链塔对波场的评级报告中显示,目前波场并没有出现安全事故,但是并不排除以后会出现的可能性,据业内人士分析,目前波场尚未出现安全问题并不能代表波场安全性高,也有可能是由于波场的“油水”要远少于以太坊、EOS等知名公链。

除却安全问题之外,张淞亚还指出来一个根本问题,如果项目方不需要支持交易费,那么由谁来cover这个成本?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成本会被分摊到社区里,俗称割韭菜。

不可否认的是Java语言较以太坊的Solidity语言应用更普遍,但是此前据媒体报道,小蚁的智能合约能够支持更多的编程语言,因此波场的Java语言并没有可值得拿出来说的新意。

以太坊TPS较低是一个既成事实,但是在TPS之外,以太坊拥有很多其他公链难以企及的优势。

目前以太坊上有1871个DApp,其中包括交易所、博彩、社会、游戏、发展、安全等多种类型,虽说其中存在着发展历史较长这一因素的印象,但是波场DApp生态中超过半数的博彩比例明显不利于波场生态的发展。此外,虽然据波场官方表示波场在全球拥有1亿用户,但是这个用户数并没有体现上日活上,至少在目前为止,波场上的活跃用户远少于以太坊。

代码活跃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体现出一条公链的活跃度。Github显示,目前波场有7685次代码提交,74个代码贡献者,Fork数为473,以太坊的代码提交次数为10286,代码贡献者354人,Fork数为7599,由此可见,波场与以太坊之间差距还较大。

微信图片_20181126154326

据波场官方的技术文档介绍,波场具有高吞吐、易拓展、高可靠性、低费用、易于使用五大优势。但是就目前来看,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可以支持对这五大优势形成支撑。

无论是蒲松涛还是JEFF都认为,对于目前的波场来说,谈论超越以太坊还为时过早。

市场受捧

但是与波场的“漏洞百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波场在的市场评价总体上趋好。

“在去年我一直觉得波场是个垃圾项目,但是到了今年我居然开始对他有些期待了。”一位已关注区块链领域两年的科技爱好者告诉财经网·链上财经。这一评价对于目前的波场而言具有代表性意义。据财经网·链上财经了解,在波场主网上线之后,市场对波场的评价开始趋于正面,链塔智库近期更是将波场的评级由B级调至BB级。(B级代表项目应用可行性较弱,代币存在部分问题,风险较高;BB级指项目应用可行性一半,代币存在部分问题,风险一般。)

赛迪研究院公链负责人蒲松涛也明显感知到了这一个趋势,“波场目前在国内公链项目里做的还是比较好的,它前期确实是存在很大的问题,但是现在算是开始认真做事了。”波场之所以能开始做事,归根结底离不开波场手里的大笔资金。

与持续走低的市场评价相反的是,波场在资本市场里一直都是个香饽饽。在JEFF的观念里,波场最初融到的几亿美元资金就是波场持续发展的最大底气,“有这么多资金的话就可以找到人和资源来做事,在有钱有资源的情况下,波场不会那么快凉,如果波场愿意踏实做事,完全可以做的很好。”

1

据公开资料显示,波场的投资者包括比特大陆、量子链基金会、FBG资本、OFO创始人戴威等。这些知名投资人在很大程度上为波场进行了背书。

截至2018年11月21日,波场总共发行量1000亿TRX,ICO发行量为400亿个,募集资金7000万美元,在2017年牛市,流通市值更是达到最高点160亿美元,而孙宇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波场的真实市值超过250亿美金。

但是并没有人知道市场热捧背后的真实原因,就连波场自己都不知道。

一位接近波场的人士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波场这个项目在最开始就只是一个尝试,“就连波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火了,在TRX涨到一分的时候,波场自己都不淡定了,波场整个团队包括孙宇晨都开始卖TRX。”此时的他们并没有想到在不久之后,波场一度暴涨20倍。

微信图片_20181126154516

目前,波场已经上线84家交易所,而在11月月初,这个数字还是65家,依照这个发展速度,在今年年底,波场上线交易所数量有望破三位数。

微信图片_20181126154520

与极速增加的交易所数量同步还是孙宇晨的粉丝数,据悉孙宇晨的个人Facebook粉丝数在最新一周成功突破2000万,这也是波场周报的关注重点之一。

在JEFF眼中,粉丝也是衡量波场的一项重要指标。在流量为王的时代,流量具有切切实实的变现能力。

JEFF在采访中明确表示,公链确实是区块链领域中的一项基础设施,但是目前是一个公链超发的时代,随着时间的推移,99%的公链都将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消失。

而波场是否能成为那幸存下来的百分之一,主要决定方还是波场本身,目前整个公链行业还是处于发展初期,在这一个阶段很难去说谁有多好多差,有钱的波场似乎看起来胜算很大,毕竟资金对于一个项目来说是发展的底气,但是相对于钱来说,态度更为重要。

而自由生长的波场在这方面似乎有些随意,至少在目前为止,他的行为依据是热度而非发展。

编辑:吴靖雯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