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明星公链的熊市救赎

来源:核财经 作者:主笔 Vincent 2018/11/19

从1.0货币时代,到2.0金融时代,再到百链竞发的3.0应用时代……区块链行业迭代不可抗拒,而熊市成长的基本特色是:一批曾经“优秀”的项目倒下去,一批“脱胎换骨”的项目站起来。

先驱与先烈,仅有一步之遥。

从1.0货币时代,到2.0金融时代,再到百链竞发的3.0应用时代……区块链行业迭代不可抗拒,而熊市成长的基本特色是:一批曾经“优秀”的项目倒下去,一批“脱胎换骨”的项目站起来。

在币价下跌与恐慌情绪蔓延中,国产公链亦形势堪忧——不仅一盘散沙、社区结构偏向投机者,而且性能、共识、DApp生态搭建等方面的沉疴宿疾进一步凸显。自称“对真相有洁癖”的创世MEETUP创始人张海波做了一个大胆“预测”:大部分国产明星公链将在下一波牛市到来前陨落。

吃糠咽菜、坐等“去熊化牛”已不太现实。正规军已经进场,掘墓者在暗自发力。张海波透露,五道口有几支缄默的团队,虽然没有ICO,但其背后可能是一线互联网公司或顶级投资机构,因此他们并不着急变现,而是进行了深入研究与低调布局。

在游走于公链与创投圈的PARTNER合伙人翟宇剑眼里,公链不进则形同“烂尾楼”死而不僵,进则刺刀见红生死未卜。

熊市泥潭,或将成为突围者的“角斗场”。

集体跌落神坛

“帅初做的是空气币”、“NEO(原“小蚁”)全是资本盘玩起来的”……7月3日深夜,李笑来“录音泄露”事件彻底刺痛了“老韭菜”张晓建的心,亦使币圈陷入恐慌。

这盆凉水虽然来得猝不及防,但颓势其实缘于近乎疯狂的公链热潮。2017下半年至2018年初,公链项目方大丰收,公链由此成为币圈、链圈、矿圈、创投圈抢夺的对象。NEO创始人达鸿飞迅速开疆拓土,成立了本体(Ontology);随后,波场、比原链、AION、离子链、深脑链、亦来云、IOST、VECHAIN等各路势力相继粉墨登场。

星云链作为“后起之秀”,其创始人徐义吉表示,2018年上半年,公链项目火热异常,很多项目方本不应该做公链,但还是做了。理由很简单:公链价格估值高、市场期待高。

“许多公链曾被国人看好,要么拿到高额私募或融资,要么被投资者炒红。”张海波说,以抢占区块链行业重要基础设施的名义,它们成为令人向往的传奇。

核财经APP了解到,国产明星公链中,除NEO率先于2016年10月17日主网上线外,公信宝、量子链、星云链、本体等主网上线时间均在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之间。

明星公链主网上线时间。数据来源:核财经APP整理

而熊市一到,理想就变成了一种负担和伤害。币价一路跳水时,明星公链亦重摔倒地。“非小号”的币价走势图显示,今年5月以来,明星公链一路下跌且仍不见底。

NEO、公信宝、量子链、星云链、本体熊市币价走势。数据来源:非小号

徐义吉认为,这归因于草根创业者对新“大陆”的不适感。

“我们技术很拿手,但在币圈光技术牛不行,还要有交易所上币和市值管理投入,一个月要花几十万(元)。这对一个认真做事的正经团队来说不可思议。”他继续说道,“因为大家都是草根创业者,都想在里边创造一些价值,所以一个项目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调动的资源。”

币圈一凉,公链上DApp应用的日活、交易笔数、交易额等数据亦随之沉降。国内DApp生态数据平台DappReview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18日17时,星云链DApp Top10中,只有前4名有日活用户;至于24小时交易笔数,除了榜首“DBSAI模拟交易大赛”达到了3258,其他均为个位数甚至为零。而NEO排名前十的DApp,各项数据皆为零。

星云链DApp Top10。数据来源:DappReview

NEO DApp Top10。数据来源:DappReview

更令人担忧的是DApp项目的迁移。“有些DApp已完全迁离国内公链,还有一些是部分迁移,方便用户自由选择留在哪个平台。”前量子链首席工程师、DREP联合创始人徐小龙说。

值得注意的是,明星公链的社交媒体人气值,在短期繁荣后也创下了新低。核财经APP从各公链官方社交媒体上看到,除“中国第一原创区块链项目”NEO外,其他公链不容乐观。

明星公链社交媒体人气对比。数据来源:核财经APP整理

“都说2018年是公链为王的时代,现在跌落到掰着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如张晓建般损失惨重的投资者叫苦连天,讨伐声随之而来。

“目前,有的明星公链毁誉参半,有的技术团队外强中干,有的撑不住意欲转型突围……”徐小龙认为,一些团队沿袭传统模式强行发展DApp,而DApp自身运转不良,公链更谈不上生态;一些团队重底层性能轻Token场景,造成Token供给远高于需求。所以,被极度压缩了发展周期的明星公链,被“拔苗助长”式催熟后,其负面影响接踵而至。

挑战无处不在

熊市是市场回归理性的过程,也是挤泡沫的过程。

在业内人士看来,区块链行业的用户基数本来就很小,加之熊市中无论基于公链的开发项目还是用户数都在极速萎缩,没有活跃的开发者与用户是公链面临的最大问题。

从某明星公链离职后入职京东的李洋(化名)告诉核财经APP,区块链项目的竞争,实则是技术人才的竞争。相比币价缩水,区块链项目真正缺的是顶尖技术人才。

他透露道:“去年下半年,因为ICO火爆,技术人才纷纷从巨头公司流出,加入公链团队、项目方或自立门户;熊市以来,碍于明星公链的未来前景,又出现了人才回流,即公链和项目方回流巨头公司。”

这在公链项目持续更新代码的频次上已露端倪。核财经APP了解到,代码更新活跃被公认为技术团队扎实且积极工作的表现。TokenInsight的数据显示,最近90天内,代码更新次数星云链最多、量子链最少。

明星公链代码更新对比。数据来源:TokenInsight

一位供职于五道口某区块链团队且不愿透露身份的女士认为,国产公链已经完成了教育用户的使命,下一阶段将是互联网巨头和实力机构的比拼。

徐义吉则表示,对大都是草根创业者的早期区块链创业团队来说,这波熊市带来挑战不止于此。

“技术、人才都具备一定的可替代性,包括社区本质上也有一定的可替代性和可搭建性。”徐义吉说,“我认为最大的挑战在于是否具有技术愿景。”

徐义吉眼中的挑战,还包括DApp生态运营、社区治理、市值管理的持续创新力。

DIPNET创始人阚雷对此深有感触。他告诉核财经APP,一腔理想主义做出的黑科技,最终沦为商人和资本的游戏,这是所有创新创业者的终极悲剧。

就整个数字货币市场而言,它仍需遵循“先底层公链,后行业应用”的发展逻辑。徐小龙预判道:“传统公链模式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间窗口,现在要真正创造出大流量和大生态,必须要有明确的商业模式、差异化优势和Token场景,一方面让自己可持续运营,另一方面培养开发者和用户对公链的信心、口碑和粘性。”

在一些业内人士眼里,国产明星公链的真正厮杀才刚刚开始。

自我迭代能力定生死

业内人士有云:公链的自我迭代能力决定着未来生死。

起初,有着“中国第一原创区块链项目”之称的NEO正是凭着技术优势和原创的技术理念脱颖而出。NGD(NEO Global Development)总经理赵晨向核财经APP表示,NEO当下专注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发展与研究。

核财经APP观察到,明星公链在对更快速、高效、安全、易用的技术探索上提出了许多解决方案,均在尝试突破以太坊的性能瓶颈。

TPS作为业界考核公链性能的王牌指标,各公链项目围绕它的军备竞赛已然开始。其中,本体以11820TPS遥遥领先;量子链数值最低,TPS不足100,但相较以太坊约36TPS仍高出许多。而某种程度上说,交易验证确认的时间长短,还取决于节点达成共识的快慢。

明星公链TPS对比表。数据来源:各公链项目方

就市场上的唯TPS论,比原链运营总监杜超认为,性能差异与共识机制、主网上线时间、市场偏向等因素有关,只关注纯数字意义不大。针对TPS不高的问题,业内较主流的解决方案为“主链+侧链”——主链保持稳定和安全,侧链提升性能。

核财经APP发现,越是在熊市,各家公链越发拼足马力地寻找去中心化、安全性与可扩展性“不可能三角”的最优解。

今年以来,量子链Qtum币以及与创始人帅初沾边的Token均暴跌,二者声誉因此双双受损。帅初近日在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表示,量子链研究院正专注于新的技术方向。

“我们将闪电网络、扩容、跨链等技术与量子链结合,搭建了强大的底层技术设施,还举办了自己的黑客马拉松,获得47个国家开发者的支持。上千名开发者报名并加入社区与量子链团队一同开发。”他透露道。

2016年创办的公信宝有“国产公链三驾马车”之称,创始人兼CEO黄敏强也为公信宝找出一条类似于EOS“公信节点”的解决方案。

黄敏强说,为保障去中心化,公信宝进行了公信节点竞选,共有21个公信节点,前11名节点成为链上理事会成员,促进节点间竞争;在安全性上,公信宝开发了可信数据组件;在扩容层面,其TPS已达到10万的理想值,公链上可流畅运行DApp应用。

360安全专家彭峙酿则认为“不可能三角”未必不可能。他认为,业界的声音是基于现状的推测,至于技术扩容,要看业务场景,有需求自然会有相应的解决方案。

从技术角度看性能层面的理想与现实,EOS Store联合创始人兼CTO王成松有着不同的理解:“虽然有人在持续挑战这个难题,但暂时还未有能成功突破这个难题的算法。”

徐义吉认为,最终能摘下区块链3.0桂冠的国产公链,应具备以下三要件:首先在价值尺度上,即在“百链争鸣”时代是否有一个基于去中心化的链将其打通并交互;其次,因为区块链将要面对的错、漏、BUG以及系统升级工作繁重,公链需有自净化的能力;第三涉及区块链世界的激励机制——公链的真正发展一定是自进化能力和开发者良性互动,而这种良性互动需要系统内部激励作为保证。

DApp生态:蓄力与积累的竞争

在业内人士看来,与性能比拼同等重要的是DApp生态搭建与社区的繁荣。

“区块链3.0时代是真正意义上的DApp生态繁荣,以所有用户通过DApp便捷地进行价值确认和转移体系的形成为标志。”达鸿飞认为,再强大的底层技术最终要回归应用。

据核财经APP了解,熊市期间,各公链相继推出了开发者激励计划,以吸引开发者、寻找项目方进行DApp开发并搭建公链DApp生态。

赵晨表示,游戏生态是NEO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为此举办了NEO游戏大赛。10月17日,NEO主网上线两周年之际,他们还与社区进行了包括征文大赛、设计大赛在内的许多互动。

星云链也在今年5月至7月集中推出开发者激励活动,借此汇聚了近7000个DApp。用徐义吉的话来说,“以此检验星云链对开发者的友好程度,并从反馈的问题中查缺补漏”。

熊市倒逼之下,各明星公链其实在DApp生态搭建上都有收获。以DApp数量计,目前星云链以总数6871遥遥领先,NEO的DApp生态也初具规模。

明星公链DApp总数对比。数据来源:各公链项目方

“公链之争是必然现象。”彭峙酿认为,靠投机来驱动的时代已经过去,公链团队要以最大决心履行项目承诺、保护投资者利益、搭建DApp生态、重视社区运营。尤其是核心团队成员,不能在熊市里懈怠,更不能透支未来。

帅初在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表示,币圈寒冬对现今公链开发者来说反而是好事,每个熬过寒冬的技术都能沉淀下来,而技术的沉淀终将推动行业质变。换言之,做好蓄力与积累是面对行业冷冬的最好方式。

“当前的国产明星公链大部分是时代的过客,最后胜出者一定是倾润了血与泪的结晶。”张海波感慨道。

更有业内人士指出,熊市破冰的关键是让普通人加入区块链大潮,而普通人入场的核心是“人心的共识”,重塑对国产公链的信心至关重要。

编辑:郭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