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C消费链疑云:火币、中币等交易所助纣为虐,保证金为谁而保?

来源:财经网 作者:吴英俊 2018/11/13

交易所有对上线项目方进行审查以及监管的义务,如果项目方跑路,交易所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2018年11月5日,火币官网发布公告称,将于11月5日17时30分暂停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彼时的火币并没有想到CDC消费链这把火会烧到自己身上。而中币也在同一天发布公告称将暂停CDC的充值与提币业务,但是截至发稿时间,中币依旧支持CDC交易。

11月6日CDC消费链常务顾问杨宁开始针对前一天爆出的“CDC消费链疑似跑路”进行回应,明确承认CDC消费链团队已解散,称后悔进入币圈并指责圈内黑庄收割项目方。杨宁的回应给CDC消费链之变蒙上了一层迷雾。据CDC投资者介绍,杨宁名为常务顾问,实为CDC消费链的实际控制人。

财经网·链上财经在经过了一系列的调查之后发现,CDC消费链疑云之后也许并不存在所谓的黑庄。

但是随着CDC触底,项目团队解散,接踵而至的则是问责。

CDC维权者吴海贵在CDC维权群里喊着“杨宁要抓,火币中币也要找,一个都跑不了。”吴海贵先后于2月27日、2月28日、3月9日在中币购入近136万个CDC。

在维权者的眼中,火币、中币助纣为虐,有三大罪责:首先在CDC消费链上线交易所时未尽到审查责任;其次在CDC上币之后,交易所没有尽到监管责任;最后在下币时,交易所没有充分考虑投资者利益,且拒绝践行先前的赔偿承诺。

CDC维权者投诉无门,背后隐藏着的是项目方的预谋已久以及交易所的纵容。

项目方砸盘跑路,锁仓只是个玩笑

2018年1月20日,中币网发表公告,宣布将正式开放CDC的充币业务,并将于2018年1月20日14:00开启CDC/USDT、CDC/BTC和CDC/QC交易。自此以后,CDC消费链开始正式出现在大众面前,以一个明星项目的姿态。

彼时的消费链伴随着的是“新零售王者”、“挑战BAT”等充满宏大愿景的词汇。2018年3月,在短短的一个月里,杨宁多次参与起风财经、王峰十问等区块链对话栏目,公开对标谷歌阿里,并明确表示目前的自己正切实参与到CDC消费链的开发和运营之中。这与杨宁在11月6日的回应明显矛盾。

11月6日,杨宁接受节点财经专访,在专访中,杨宁表示自己只是一个常务顾问,CDC并不是一个属于自己的项目,并进一步表示在CDC项目中,他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设置锁仓,而目前100亿的CDC已经完全进入了市场流通。

或许是团队解散已成定局,“被黑庄收割”的杨宁不再需要谨记CDC消费链的白皮书。

在杨宁宣布解散CDC消费链团队之后,CDC消费链的官网就不能再访问,只留下一纸宣布项目中止的公告。但是在火币创业板上依旧可以查阅到CDC消费链的最新版白皮书。

据白皮书显示,CDC消费链总计发行100亿CDC,在2018年2月5日之前,锁仓65%;在2018年5月5日之前,锁仓62%;在2018年6月5日之前,锁仓60%;2018年7月5日之前,锁仓57%;而100亿CDC中的55%将一直锁仓至2020年1月31日CDC主网上线完成。

图片1

图为目前火币官网上可查的最新版白皮书

 

除此之外,据吴海贵透露,从今年1月开始,CDC消费链的白皮书已经更改了好几次,在1月20日CDC上线中币的版本中,CDC消费链向投资者承诺,市场上流通的CDC将只有5%。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吴海贵才会投资CDC。

而在3月30日下午,火币发表公告称火币自主数字交易所HADAX将于新加坡时间3月30日14:30开放CDC充值业务。4月1日15:00在HADAX开放CDC/BTC和CDC/ETH交易。4月2日14:30开放CDC提现业务。

“上火币的时候CDC消费链改了一次白皮书,说市场流通份额要从5%增加到10%,因为5亿也并没有很多,所以我们也接受了CDC消费链的这一次调整。”CDC维权者张祥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

但是现实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完美,在CDC上线火币HADAX的前一天,也就是3月29日,总计13.5亿的CDC分两笔转入了火币HADAX的钱包地址。张祥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上线火币的前一晚,一笔6亿一笔7.5亿的CDC转入了火币的账户。”

此时,市场上流通的CDC总额为18.5亿,较CDC消费链白皮书规定的10%多流通了8.5%。

此时的张祥还不知道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CDC还会不断地上线新的交易所,并不断地增加市场中流通的CDC份额。

但是在9月份,张祥和吴海贵开始意识到了不对劲,杨宁开始出现在各个电报群以及微信群,声称要卖掉项目,卖掉锁仓币,并在各个群内寻求买家。

据张祥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杨宁与海浪与小星星达成合作,海浪以接管项目为由开始接收锁仓币,第一批杨宁通过锁仓币地址转出4.4亿到海浪账户,而海浪直接将这4.4亿CDC砸向市场,此后海浪和小星星又开始以一厘的价格接收了杨宁手中所有的锁仓币,期间赫畅也参与到买卖锁仓币的行为之中。截止此刻为止,杨宁已公开承认,目前100亿CDC全在市场中流通。

但是经财经网·链上财经调查发现,也许CDC消费链在成立之初就未遵守承诺,从始至终,CDC消费链的白皮书就是一纸空文。

恍如虚设的白皮书

吴海贵在最早开始投资CDC时,坚定不移的相信CDC消费链在市场中流通的CDC只有中币账户里的5亿,这也是所有CDC投资者至今都坚定相信的事。

在CDC投资者眼中,刚刚上线中币的CDC消费链还在认真遵守白皮书的承诺,只是在项目后期,项目方才开始砸盘套现损害消费者利益。

但是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查证,也许CDC消费链最初的承诺就是一个谎言。

1月20日,中币开启CDC交易业务,上币5亿。据以太坊链上数据,有5亿CDC于1月19日由主钱包转入地址A,转账记录如下:

图片2

 

但这5亿CDC在中转钱包中经过了53天才于3月13日再次中转转出至疑似中币(ZB)钱包:0xfe5854255eb1eb921525fa856a3947ed2412a1d7(下称地址B)。

图片3

图片4

 

而在这5亿CDC到账中币钱包之前一个小时,地址B还收到了一笔数量为1,302,093,500 CDC的转账:

图片5

经调查追溯转入地址,发现最初转入地址0x218c381a9e93c39d708377dab546941fee0a5360(下称地址C)为中币(ZB)钱包。地址C自3月1日开始,共接收了71笔CDC转入,并于3月13日全部转出至地址B,共1,302,093,500 CDC。

可以查到在3月14日,先后转入两笔CDC的地址B共持有18亿CDC。

图片6

而据CDC消费链3月的白皮书可知,3月市场可实际流通CDC为5亿。之后在3月20日——4月13日期间由地址B多次转出至0x9aba62ea165bdb354cb8e5a622bfd55a852294e7地址,并由次地址中转至0x6485fc77be2186fc60feea38d0ef4331d8404b60(下称地址D),总计6.8亿CDC。

图片7

同时可以查到4月14日,地址B仍有14.5亿CDC。

图片8

结合3月20日CDC上线火币HADAX转入的13.5亿,火币和中币地址中CDC总额为28亿。彼时的CDC消费链官方承诺市场流通CDC为10亿。

此外,经由财经网·链上财经查证发现,目前最大持仓地址为0x492eea2038aadc701259f3535841ab985c2f9a80,持有35.2023%CDC,而该地址创建于7月31日,该地址连结地址B,与地址D(交易所)频繁转账。据CDC维权者分析,这个最大持仓地址属于海浪或小星星中的某一方。

由此可见,CDC消费链在上线之初就未设置锁仓,市场上的CDC流通额也从未与承诺相符。CDC消费链的实际作为与CDC白皮书计划可谓是天南海北。

而据吴海贵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绝大多数的CDC消费链投资者都是出于对白皮书以及项目方的信任而购买CDC的,其中不乏在面对CDC多次下跌之后依旧准备长期持有CDC的投资者。以吴海贵为例,他在2月下旬以及3月上旬购入CDC之后,一直持有至今。

交易所之罪

交易所是币圈散户买卖虚拟货币的主要场所,据CDC消费链白皮书透露,截止2018年5月21日,CDC总共上线了8家交易所。

图片9

 

其中中币和火币为主要交易所。无论是中币也好火币也好,都是一整套的上币规则。据中币官网显示,所有需要在中币上币都项目方都需要提交完整的资料,中币将对项目的合规性以及真实性进行评估,中币采取投票上币机制。但是中币并未披露具体的上币标准,据中币客服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如需上币,提交申请后将会有专人对接。

火币HADAX于今年9月11日升级为火币创业板,据火币官网介绍,火币创业板的上币规则包括但不限于“项目提交资料齐全且准确”、“ 能真实及时披露项目信息包含项目白皮书,定期发展及进度报告”、“有专业资深投资机构的推荐”。

目前火币虽然下架了CDC,但是在项目展示模板还能搜索到CDC消费链的痕迹,但是火币官网并未披露CDC消费链的推荐机构。

图片10

除此之外,由财经网·链上财经上文分析可知,在3月CDC上线火币HADAX之前,市场上的CDC就处于超发状态。这一点显然与火币所要求的真实资料以及有效白皮书相悖。在此情景之下,CDC消费链为何能通过火币官方的审核并进入投票环节,这不得不引起深思。

菲律宾交易所GMQ的CEO Calm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项目方在交易所上币,交易所理论上有对项目方进行审核的义务,但是由于每个国家目前的监管标准不一,加上一些交易所为了客户数量和收益,以及交易所团队对项目所处行业的认知程度不一样,即便是审核,也不一定能做到准确。”

而在投票环节,CDC消费链曾陆续开展送玛莎拉蒂等活动,具有拉票嫌疑。

除此之外,火币官网也明确披露了火币创业板的下币规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

1.项目方故意隐瞒可能严重影响代币价格的重大事件;

2.项目涉嫌洗钱、欺诈或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的;

3.项目存在其他重大风险隐患如黑客盗币、隐瞒增发等,足以使项目发生风险事件的;

4.代币日平均交易额低于10万美金或其他等值代币,持续达三十日以上;

5.项目方涉嫌操纵市场,情节严重的;

6.项目方团队解散或发生成员异动;

7. 项目方不更新周报,达八次以上的。

而CDC从上线之初就处于超发状态,光火币账户中的13.5亿CDC就超出市场规定流通额;其次在周报跟新上,目前火币官网显示CDC消费链只有一份项目周报跟新,上传与2018年9月14日,自3月上线火币以来,缺更时间远超8周,且该周报明显不完整;第三,据媒体报道显示,CDC消费链于今年8月份就已经解散;第四,大量锁仓币流入交易所,10月18日在没有任何利好消息的情况下,CDC暴涨90%,涉嫌操纵市场。以上四点均已触发了火币的下币规则。

图片11

而据张祥向财经网·链上财经透露,他在10月初就已经开始联合群友向火币网发送举报信,举报CDC消费链杨宁卖锁仓币砸盘。在此期间,火币网客服一直回复事件正在处理当中,但是直到CDC100%流通于市场,火币才于2018年11月5日发出下架CDC的公告。

按照固定,火币创业板会对触发下线条件的项目提前5天发出下线公告,而此次火币创业板下线CDC并未提前发出公告,而是在公告当天立即下线,明显违反了火币下币规则。

图片12

 

而中币更是没有所谓的下币规则。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火币和中币在CDC上币之初,都收取了一定的保证金,据张祥介绍,此前CDC上线火币时缴纳了1000万人民币的保证金。而中币则规定项目上线前,非首发项目需缴纳 200万ZB 保证金,缴纳保证金后一周内,安排项目方上币,但是由于CDC首发中币,因此缴纳了多少保证金不得而知。不过中币有一个专项保护用户权益的“ZB用户保障基金”,共4亿ZB。

据财经网·链上财经查阅得知,火币曾明确表示向项目方收取的保证金将会在项目上币第二个开始分12期退还给项目方,如果在此期间项目方触达退市条件,剩余的保证金将用来赔偿投资者。

但是据张祥透露,他已经和火币的客服询问过好几次保证金的赔偿问题,但是截止目前为止,火币还未给出任何的回复。

财经网·链上财经向火币官方求证此问题,但是截至目前为止也尚未得到明确回复。

CDC项目方跑路已成定局,投资者的损失也已造成,由于现行法律的空白,CDC维权之路多艰,我们也难以界定在这场CDC疑云之中交易所到底扮演着何种角色,但是泰国数字货币交易所特约研究员江禹甫认为,交易所有对上线项目方进行审查以及监管的义务,如果项目方跑路,交易所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奚习习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