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链2018——Nebulas星云链

来源:财经网 作者:链上财经编辑部 2018/11/01

对比其并不明确的白皮书规划Roadmap及星云链实际发展路径,可以看出星云团队基本按照其白皮书规划进行相应时间点的落地开发,但涉及实际进展的信息披露不足,也说明了该项目在实际运行过程中依然存在诸多问题。

导读:相对于比特币,区块链概念带给这个世界更多的想象和冲击。分布式、安全性、低成本互信、去中心化…一个个具备魔力的特征挑逗着向往自由的理想主义者,区块链成为构建技术理想国的神奇法宝,使得某种飘渺的梦想有机会实现。

2013年以太坊的诞生、2016年智能合约功能的出现,更大的激发了技术极客们的想象力。然而比特币网络和以太坊网络的性能和局限性限制了大规模商业应用的接入,更低交易成本,更安全稳定的共识机制和更高TPS的公有链技术成为了技术极客们追求的目标。

一条完美的公有链可能是下一个价值互联网的基础建设,无数的商业应用将运行其上,更刺激的是创始团队拥有加密货币发行这一现实世界中的国家级权利。一时间,一条条充满想象力的公有链模型在键盘上被敲击出来,技术社区开始蓬勃发展。募资、路演、ICO、上交易所,热闹非凡。

然而,智能合约同时激发了骗子们的想象力,各类ICO项目迅速收割市场资金的同时挑战了各国金融监管的底线,2018的春天过后,监管趋严,资本严寒,项目团队开始分裂、解散。

在这个时间节点,我们将目光聚集在最具区块链精神的公有链项目上,希望能从其发展轨迹中窥见到区块链世界的未来。

星云理想国

“公有链就是以比特币、以太坊、星云链为代表的这种开放、开源、共享的这种机制的精神,就是trustless,就是基于非信任、基于非特权,这就是公有链所代表的这种基本的精神。联盟链是什么,包括私有链,他们有的特点是Trust  Based和Permission  Based,就是基于信任、基于特权。”2017第四届区块链国际峰会上,星云链(Nebulas)创始人徐义吉这样讲述公有链的精神。

“代表区块链的形态主要还是来自于公有链,这是一种完全颠覆式创新。颠覆式创新才会有最大的意义和价值。”徐义吉表示。

星云链(Nebulas)创始人徐义吉的言论以及星云链(Nebulas)这个公链的名字,让人很容易联想到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热爱“星际迷航”的痴迷科技的技术宅男。

星云链非技术白皮书介绍也说明了这点,星云链主要团队成员分别为徐义吉、王冠及钟馥百,其中徐义吉和钟馥百均有不错的技术背景,且还都在蚂蚁金服工作过。此外,星云链官网还介绍了星云技术社区委员会的多位技术人才且均有不错的学历背景。

星云链白皮书认为当前区块链领域存在价值尺度缺失、自我进化及生态建设三方面问题。为了解决这三大问题,星云链提出了区块链价值尺度NR(星云指数)和底层自我进化机制NF(星云原力)、贡献度证明共识算法Proof of Devotion(PoD)以及开发者激励协议DIP部分。

星云链白皮书里,也详尽表述了创始团队对于区块链理想国的美好憧憬:打造区块链时间的Google搜索引擎,同时打造一条具备基于价值激励体系的自进化能力的区块链底层系统是星云链的终极使命。

星云链的价值激励为星云币(NAS),固定发行量1亿,55%为创始和开发团队及社区生态预留,公开发行为30%,10%为早起投资者锁仓,5%为社区发展基金。星云链官方表示,公开售卖所得的以太币(ETH)优星云链发起团队统一管理,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后续技术研发投入、组织架构设立费用、法务费用、市场营销推广等。

2017年9月8日晚7点至9月28日晚7点,星云链团队进行了长达20天的私募,总共募集至少80000ETH(售卖500万NAS)。以当时ETH价格计算,其募集资金量约为6000万美金。

团队有了,愿景有了,资金有了,2018年一年即将过去,星云链的项目进展如何呢?

技术进展及开发者团队调查

自2018年 3月30日星云链主网上线,至今已有半年,截止2018年10月26日,共产生1206577个区块,已上线区块浏览器、钱包、多款DApp等相关应用。

对比其并不明确的白皮书规划Roadmap及星云链实际发展路径,可以看出星云团队基本按照其白皮书规划进行相应时间点的落地开发,但涉及实际进展的信息披露不足,也说明了该项目在实际运行过程中依然存在诸多问题。

路线图

星云链白皮书路线规划图

 

项目大事记

1.上线以来主网性能基本稳定 但不足以支持大规模商业应用

星云链自2018年3月正式上线以来,主网运行稳定且正常,没有发生过大的拥堵、被攻击或报错等情况,交易体量也相对稳定,很多功能以及性能在不断的迭代更新中。

财经网·链上财经查询公开数据得知,其TPS(即每秒交易数)已达到2400笔每秒,且21个节点都可达到该数据,和其他公链相比,星云链在TPS上略有优势。但与传统商业应用visa的TPS(24000)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因此,星云链就TPS而言,暂不足以支持大规模商业应用。

“就区块链现在的整套体验和整个生态而言,并非面向普通用户的,也不是面向传统意义上的开发者的,而是面向极客用户的,因此受众群体很小。”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网·链上财经。

2.代码活跃性较高,但仍与以太坊等公链存在较大差距

星云链项目已在Github上开源,开源代码也在不断的迭代更新中。截至2018年10月25日,星云链7日内共更新20次代码,在917个收录项目中位居19名,代码活跃性较高,代码更新量较大。

然而,财经网·链上财经查询到,星云链代码库中缺失实现星云指数(NR)、开发者激励协议(DIP)、贡献度证明共识算法(PoD)等等算法的对应代码。除此之外,星云链的钱包代码更新周期长,开发进度迟缓。

一位接近星云链的内部人士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目前星云链仅对钱包部分进行了基础架构构建,代码的更新依赖于社区第三方开发者,导致代码更新慢、钱包开发进度迟缓。

从社区代码贡献者数量上对比,以太坊为347个,星云链为31个,星云链的社区代码贡献者与以太坊相比相差甚远,换句话说,与目前排名较前的公链项目相比,星云链的关注度较低。

3.核心技术人员出走,技术团队只剩不到五人

根据星云链非技术白皮书介绍,星云链主要团队成员分别为徐义吉、王冠及钟馥百,但是,财经网·链上财经留意到,星云链非技术白皮书中还能看到的联合创始人钟馥百,却没在技术社区委员会中看到,而其他两个创始人徐义吉和王冠还赫然在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