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币“布谷鸟计划”

来源:财经网 作者:郭竞 2018/10/31

成语“鸠占鹊巢”来自于布谷鸟的一种特殊习性,火币近期利用其他多种稳定币制定的HUSD稳定币方案亦有异曲同工之处。

火币于10月19日上线由自己平台背书的稳定币解决方案—HUSD,即当用户充值任意一种稳定币的时候,在账户中会体现为HUSD,当用户提币的时候,可以选择提出任意一种稳定币;当一种币存量不足时,也可以选择提出其他稳定币。

该公告举例说明: 用户充值1 PAX进入账户之后,账户中会体现为1 HUSD,此时用户可以选择TUSD提币,提出1 TUSD(假设不考虑转账网络手续费)。目前,火币HUSD方案支持四种稳定币:Paxos Standard(PAX),True USD(TUSD),USD Coin(USDC)以及Gemini Dollar(GUSD)。

此外,火币已经将HUSD解决方案进行落地,具体规划如下:

1

资料来源:火币全球官网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火币App将支持USDT/HUSD的交易,但暂不支持HUSD的充提,下个版本更新后支持。

火币集团副总裁翁晓奇对外表示,HUSD是一种具有较好流动性的解决方案,虽然它不是稳定币但是胜似稳定币。它能够整合多个稳定币的流动性,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此外,翁晓奇还解释了选择上述四个币种的原因。

“因为它们有监管背书、有第三方审计、资金在联邦银行存管。而这四个项目都源于数字资产监管体系较为领先的美国,发展上相对成熟。其中,Paxos和Gemini是银行法框架下的信托机构,其本身就受制于类同银行的合规门槛。”

翁晓奇进一步强调到,是否纳入HUSD的一个重要标准是稳定币本身是否受政府监管或持有牌照。这也是目前从保护用户资产安全角度出发的最佳选择。

火币COO朱嘉伟也曾对外表示,对于用户而言,HUSD是一种安全、放心的解决方案。用户可以通过HUSD在各稳定币中间无成本切换。火币建立了一道防火墙,进一步提升稳定币安全性。 此外,HUSD还解决了用户在各种稳定币之间选择难的问题,据市场预测,未来不排除会出现上百种稳定币可能性,此外,HUSD也是一种具有较好流动性的解决方案。

翁晓奇则补充道,未来,火币全球站不排除将更多稳定币纳入到HUSD体系,同时也会对体系内的稳定币实时评估,如果评估超出相应的风控指标,会将该稳定币从HUSD体系中剥离。

因此,HUSD可以起到风险隔离作用,将您提到的这类问题控制在最小的限度。另外,各类合规稳定币本身在受政府监管的同时,本身提供了美元资产质押,已经提供了足够的保障机制。同时,HUSD本身在准备金方面还叠加了一重保障。整体来说,HUSD可谓是作了充分的统筹安排,来避免极端情况下用户的资产安全问题。

此外,翁晓奇还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自HUSD上线以来,受到众多用户追捧,平均每天交易量已经达到2000万HUSD,且还在持续增长中。

然而,HUSD真的能解决上述问题吗?或者说上述痛点是否真实存在?是否还存在套利、超发等其它问题?

痛点是伪命题

金丘区块链研究院院长洪蜀宁向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上述问题是伪命题,这四种稳定币都是同一类性质,对独立用户来说只要信任哪一家就会选择哪一家,不存在选择难的问题,如果不发生特殊情况(很大的价格异动)也不会进行切换。就像对存款银行的选择一样,一般不会随便搬家的。根本不存在稳定币选择困难的问题,因为想要依靠投资稳定币盈利是非常困难的,用户持有稳定币的需求主要基于两点:一是价格稳定,可以避险;二是方便进行币币交易,效率高。无论是BTC还是美元都无法同时兼备这两个优点。选择什么样的稳定币都是一样的,因为这四款稳定币都是和美元按1:1挂钩,用户可以随时通过托管银行兑付美元。

天风证券区块链资深分析师李炼炫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从我个人的角度看,根本不存在稳定币选择困难的问题,因为想要依靠投资稳定币盈利是非常困难的,用户持有稳定币的需求主要基于两点:一是价格稳定,可以避险;二是方便进行币币交易,效率高。无论是BTC还是美元都无法同时兼备这两个优点。选择什么样的稳定币都是一样的,因为这四款稳定币都是和美元按1:1挂钩,用户可以随时通过托管银行兑付美元。”

对此,火币内部人士向链上财经回应到,虽然现在只有四种,但未来稳定币种类可能有上百种,所以还是存在这种情况。翁晓奇也向链上财经解释到,不是所有用户都对稳定币的发行、流通有足够深的了解,在面对市场上种类繁多的稳定币,更多的用户是不知如何选择。这部分用户可以选择HUSD,当稳定币比较明确之后,切换为自己认可的或者市场认可的稳定币。

链上财经认为,用户对于稳定币的基础需求在于价格稳定以及方便交易,不论是以上四种,还是未来更多的稳定币都会尽量做到。对用户来说只要按照自己的偏好选择就好,没有所谓的选择困难。

价差套利

链上财经了解到,由于上述四种稳定币币值并不完全稳定,会有价差。所以很可能存在各个稳定币之间套利的问题,在没有HUSD之前,各个稳定币的交易或提取都需要手续费,即要达到稳定币换稳定币需要缴纳两次手续费。如今有了HUSD就只需要缴纳一次。

此外,由于价差很可能导致投资者大量存入价格较低的稳定币,兑换价格相对较高的稳定币。虽然交易平台可以通过切断某稳定币币种兑换通道的办法,阻止套利。但同时会带来没有投资者愿意将价格高的稳定币存入交易所,进而导致存入的币种较为单一,也没法实现解决用户切换成本的问题。

对此,洪蜀宁表示,对投资者来说,是用高信用等级的货币换了一种低信用等级的准货币。由于上述四种稳定币的信用和价格都是不相同的,比如我可以存入弱势的稳定币A,取出强势的稳定币B,只要收益覆盖手续费就可以,所以还存在套利的问题。

MakerDAO经济研究员潘超也表示,HUSD 本质上是一个美元稳定币基金,以1美元计价,可以在不同的稳定币之间进行套利。

李炼炫对此有不同观点,他提出,对于投资者来说,稳定币相互兑换的需求并不大。如果单纯想要进行差价套利,在考虑提币成本的情况下,套利空间不大。而且HUSD也做了制度性的安排:当用户提币的时候,可以选择提出任意一种稳定币;当一种币存量不足时,也可以选择提出其他稳定币;这意味着即使有套利的存在,平台方也可以某款稳定币存量不足为理由,禁止该款稳定币的提取。

翁晓奇也认为,理论上来说,稳定币的价格支撑是来自美元资产的质押,在没有更多差异化特性与服务的基础上,与美元保持在1:1是市场正常预期。当然,在特定情况下不排除价格波动,也会有相应的市场机制,例如专门的量化团队等去平衡短时间的价格偏离等。

信用凭证,公信力何在?

洪蜀宁认为,“HUSD的本质是稳定币的稳定币,也就是基于稳定币的信用凭证,就像USDT是基于美元的信用凭证一样。”

然而,HUSD只是火币发行的一种信用凭证,其背后并没有等价物做背书,且公告中并没有提到HUSD是否有发行上限。如何让投资者相信火币不会超发HUSD或主观作恶?就如同之前的USDT暴跌事件一样,由于市场面利空消息频出,导致众多散户进行恐慌性抛售。有业内人士评价到,USDT锚定的不是美金,而是市场的信心。当信用受损,稳定币未来可能还会出现更大的币价波动。

同理,HUSD锚定的既不是美金,也不是某种稳定币,本质是投资者对于火币的信心。但是,投资者会不会对一个中心化交易平台的不透明“资金池”出具的信用凭证产生信心,值得思考。

“从火币网的公告看,HUSD背后实际上没有任何资产做抵押,完全依赖的是用户对平台的信任,想要增加投资人对HUSD的信心,必须要公开HUSD的资产储备,定期第三方独立审计。”针对上述问题,上述业内人士提出了它的解决方案。

潘超也提到,对于透明度,这是任何中心托管模式都会面临的问题,取决于发行方的信用。目前稳定币篮子里的稳定币较少,而且大多处于溢价状态,如何吸引用户将溢价稳定币以1美元换成HUSD是目前的一个难题,需要引入更多合格的稳定币和完善HUSD的OTC市场。

对此,链上财经就HUSD是否会对外公开其资产储备,定期进行第三方审计问题与火币进行沟通,火币对此没有给与回复。

超发获利?鸠占鹊巢

某不愿具名的业内观察者认为,火币做HUSD的初衷和根本其实是看重其稳定币发币权,拥有发币权后就可以进行超发获利(HUSD实际发行数量超过持有稳定币数量)。由于PAX、TUSD、USDC以及GUSD都有自己的发行主体,火币作为平台方,收取手续费成为唯一获利渠道。

“火币肯定不甘于只作为看客,于是想到做HUSD,获得发行主导权,到时候可以通过超发任意数量的HUSD获利。”

“举例来说,假设火币现有用户存储的上述四种稳定币共计1亿美元,理论上外面流通的HUSD也应该是1亿。但是由于HUSD的池子并不透明,也并不公开。外界并不清楚火币现在的账户真实情况。所以它可以发行两亿、五亿甚至十亿的HUSD。只要用户不出现大规模挤兑,火币就能良好运行。即使出现挤兑,像火币这种没有监管和制衡的交易所是存在跑路可能性的。”上述观察人士补充道。

李炼炫也提到了超发的问题,他表示很多机构在发行稳定币时却忽视了稳定币的内在矛盾,因为稳定币的设计也遵从克鲁格曼在1999年提出的不可能三角,即在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货币的自由流动以及价格的稳定性三者之间只能选择其中的两者,第三者必须放弃。

具体而言,稳定币选择了数字货币的自由流动和币值的稳定,就必须放弃货币超发的权利,这里会产生一个矛盾:如果稳定币的项目方不超发货币,就很难盈利;如果超发了货币,那么就会产生信用危机,投资者会怀疑稳定币是否能及时兑付而出现挤兑,最终被市场抛售;正如现实中我们所观察到的,前段时间USDT由于不能保障美元的兑付,引起了市场的恐慌抛售。HUSD目前的公告并没有披露其资产抵押情况,存在超发而不能及时兑付的风险,最终可能会出崩盘。

“HUSD并不是火币发行的一种稳定币,而是一个一揽子计划,因而不存在发行的概念。关于虚增资产的质疑,理论上对于任意交易所、任意资产,风险都是存在的。例如A交易所的BTC,账面交易量可能超出用户实际充值量,则可能是虚增。这并不是伴随HUSD产生的新问题。虚增资产有悖于火币的价值观。”翁晓奇回应称。

然而,这个所谓的“一揽子计划”在参与交易的过程中已显示了其稳定币特征。同时,虚增固然不是伴随HUSD而诞生,就稳定币而言,各币种都有明确的等价锚定物,但HUSD是纯信用凭证,其虚增情况完全不可控。另外,仅靠其创始人的一句虚增资产有悖于火币价值观就能保证火币不会超发获利,是否太过儿戏。

双重标准

如前文所述,火币一再强调纳入HUSD的稳定币需要满足很多严苛条件,但却没有提到HUSD本身是否能满足它自己制定的条件。监管背书、第三方审计、资金存管在银行,上述三点HUSD本身却无一点满足。

此外,火币在谈及HUSD体系的风控问题时,只是提到如果评估超出相应风控指标,会从HUSD中剥离。HUSD本身在准备金方面叠加了一些保障,这些语焉不详的表达。

风控指标维度有哪些?指标到底是多少?外界能不能查看到?如果要进行某个币种的剥离,那么之前用户存储的该币种是否退还,以什么币种退还?(如果退还都是以HUSD退还,投资者等同于将有实际价值的币种存入,退还的只是火币的信用凭证)

准备金方面也是一样,准备金存在哪里?存多少?有没有第三方监督?会不会对外公布?以上问题都没有交代清楚,如何让市场相信火币的制度是公开透明的?

链上财经就上述疑惑向火币进行沟通,火币回应称,风控指标与具体风控措施属于商业机密,目前不宜公开。

然而,交易平台风控体系才是决定其是否值得信赖的关键因素,完全不透明的黑匣子,很难取得用户的信任。

由于目前USDT的交易量较大且火币暂时没有将其并入HUSD体系,所以现阶段还处于USDT与HUSD并行,但是随着未来更多稳定币加入HUSD计划,火币本身并没有上线其它稳定币对应的交易对(其它稳定币只能存入和提现),使得其它稳定币无法在火币平台上自由交易流通。用户要想在火币平台交易只能将自己手中的稳定币换成HUSD。这种行为客观上也剥夺了用户的自主选择的权利。 

杜鹃鸟,俗称布谷鸟,也称寄生鸟。除了其布谷、布谷的悦耳叫声外,还有一个特殊习性就是会将自己的蛋生在其他鸟的巢中,由其他鸟父母代其孵化雏鸟;当雏鸟孵化出来后,会本能的将巢中其他鸟蛋和雏鸟踢出鸟巢,独占成鸟的辛劳哺育,是一种不劳而获,只生不养的自私行为。成语鸠占鹊巢亦来源于此,而HUSD就是火币实现稳定币“鸠占鹊巢”计划的重要一环。

火币的布局很大,眼光长远。当人们还在争论哪个稳定币更稳定的时候,它们已经找到不花费太多成本,就能统一稳定币市场的方法。

 

编辑:覃耀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