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币野心勃勃,李林掌舵艰难

来源:链捕手 作者:陈澈 2018/10/10

火币已经将自己打造为一艘看似庞大而坚固的航空母舰,通过业务拓展与大规模投资已经涉足区块链全产业链。

经过持续一年令人眼花缭乱的布局,火币已经将自己打造为一艘看似庞大而坚固的航空母舰,通过业务拓展与大规模投资已经涉足区块链全产业链。

生态、交易、合规,是火币业务扩张最核心的三条脉络。理解这三条脉络,有助于我们看清火币种种动作背后的真实意图。

然而随着越来越广的业务铺开,火币急速发展所埋下的隐患逐渐开始爆发,表面欣欣向荣实则暗流涌动。作为这艘「航空母舰」的掌舵人,李林面临的难题越来越棘手。

01  激进的生态布局

在核心交易业务并没有领先、合规程度也不是最高的情况下,火币进行了全面而激进的生态布局。

从「九四事件」后开始,火币开始在扩张路上狂奔,在此之前,坐落在西二旗良盛大厦的火币,员工总量只有200人左右,交易所业务几乎是火币的全部。

随后这一年,火币就像一只八爪鱼,将触角从交易所延伸至矿池、钱包、媒体、咨询、研究分析、教育培训、项目孵化等各种业务,此外,火币还有即时通信软件(huobi chat)、公链等产品还在内测和开发之中。

此时,员工总量已经突破1300人,主要办公地点也迁移至百度对面的数码科技大厦。

和「投行化」的腾讯相同,火币设火币资本和生态基金,试图通过投资和孵化巩固业务壁垒。据链捕手统计 ,火币目前的对外投资项目超过60个,其中包括大量公链、交易所与媒体,此外还有稳定币、区块链投行、招聘服务商、资管平台等类型各异的项目。投资数量在各大交易所中稳居第一。

从布局范围和速度来看,火币野心勃勃,意欲打造区块链世界的底层基础设施和流量入口。

据火币流出的内部资料,李林将钱包、IM软件与交易共同列为火币未来三大核心事业线,而钱包以及IM均会发行基于HT的生态子通证。

bzds5a9ulyofjum7

一位深耕在钱包领域的资深人士Vincent表示,钱包一直被视为区块链世界的流量入口,火币此举可能是将钱包作为交易所的迭代对象来考虑。「为了保持长久的领先优势,他们需要进行战略性布局。」

而从李林8月份在链得得分享中也可以窥探到他的危机感,他表示交易所的竞争可能还没有真正开始,在监管推动下的主流机构入场以及公链技术的发展都可能让中心化交易所消失。

李林的野心可能是打造区块链领域的腾讯。从腾讯的成长路径中,我们可以从侧面理解火币的布局意图。

腾讯以其最高频的社交为基础,继而利用庞大的用户基数占领游戏、内容、支付等用户高频使用或消费的领域,形成牢固而完整的生态闭环。

这类企业被称为圈地者,即在一个业务上迅速成长,在较短的时间里完成最基本能力和资源的积累,随后同时在不同领域寻找机会,争取实现每一个机会的价值最大化。

火币的生态逻辑则是以高频的交易业务为核心,寻找新的增长空间,战略性布局钱包、IM等入口级产品,建立一套规模庞大、服务齐全并以自己为中心的区块链生态体系。

这就不难解释火币为何在已经投资多个钱包以及通讯软件的情况下,还要大刀阔斧地成立钱包与IM事业部,直接与投资对象竞争。

不过就目前来看,火币生态版图虽大,但徒有外形与骨架,血肉未通。

火币内部员工Kylo告诉链捕手,被李林视为核心事业线的矿池、钱包和IM产品定位与形态并不清晰,各事业部各自为政,内部又难以形成高效的沟通联动。

火币投资的生态项目则更是如此,几乎很少看到火币与被投项目产生产品或业务上的协同,用户导流也较少见。

Kylo告诉链捕手,火币内部十分割裂,产品开发初期内耗严重,部门间沟通时,扯皮情况也经常发生。而由于白皮书的屡次变更,多个产品的上线时间也不断推迟,高层对此也很无奈。

矿池可能是火币衍生业务中发展最好的业务之一,但近期却深陷舆论漩涡。近期火币流传出一张名为「火币矿池节点账户数据20180911」的Excel,暴露出火币与其他超级节点票数互投、控制其他节点分割节点收益的内幕。

种种迹象表明,在李林强烈的扩张欲望下,火币完成了对区块链全产业链的布局,其布局广度远胜于其他交易所,但由于速度过快、时间不够充分、经验不足等问题,火币内部与外部生态都未能有效打通,均无法形成合力。

02 进展平平的交易业务

对于火币来说,无论生态的大饼描绘得如何丰富,交易永远是最核心的业务,尤其是在其他战略性业务未成气候的情况下。

在交易业务上,火币今年集中在两个方向发力,第一个方向是完善交易所功能与机制,第二个方向是进行国际化布局,前者意在提升交易体验与资产质量,后者意在获取更多用户。

在第一个方向,火币动作并不多,其中最大的动作就是推出HADAX。

这个自主投票上币机制前期的确给火币带来了许多流量,还直接刺激了HT币价的上涨,但也给火币带去许多「空气币」,项目质量以及机制本身都引起许多质疑。火币COO朱嘉伟也表示火币今年几乎负面都来自于HADAX,火币最终在9月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品牌。

同时,火币一直在计划推出合约交易功能,而这个功能正是OKex在与火币、币安等交易所的竞争中最大的优势,吸引了不计其数的用户。火币的合约交易早已开始内测,并原定于9月10日上线,但至今仍未上线,有内部人士称技术原因和市场因素所导致。

在第二个方向,由于国内监管始终严厉、市场竞争激烈以及流量增长缓慢,火币进行国际化布局的重要性愈发凸出。

按照李林的公开表述,火币的全球交易网络主要由火币全球站、主流国家的法币交易站以及火币云合作伙伴组成,2018年的目标是在市场排名前10的主流国家落地法币交易站,火币云合作伙伴再拓展100个国家和地区。

3v1rh5yejbau0tzs

从实际进展来看,火币交易业务的国际化探索分为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自主设立国外本地运营团队或合规交易所,目前火币已经在韩国、美国等10多个国家或地区设立运营团队,上个月还通过收购BitTrade进军了日本交易所市场。

8月初,火币云发布了第一期合作伙伴即将上线的通知,称已经敲定DBANK集团、俄罗斯VEB银行、台湾吉富集团、亚太国际控股集团等十余家合作伙伴,此后再无官方公告。据链捕手网络检索,目前还只有部分合作方上线运营。

显得诡异的是,火币印尼、汇币交易所(火币菲律宾)等使用火币云系统的当地交易所的24小时交易量都显示为0。

火币自主设立与运营的国外本地交易所交易量也并不出彩。据链捕手于10月9日下午3点统计的数据,火币澳大利亚站最近24小时交易量约为154万元 ,火币韩国站最近24小时交易量约为600多万元,HBUS(火币美国)最近24小时交易量约为490万元,都与当地主流交易所相差甚远。

从今年火币在交易业务上的总体表现来看,火币始终保持着全球交易量前三的排位,海外布局进展也较为迅速,但多数动作都是亦步亦趋、反响平平,并缺乏突破性进展。

03 艰难的合规化之路

火币海外站交易量寥寥,一定程度上也与缺乏法币通道有关。法币交易在海外更加主流,火币的韩国、美国等地方站虽然几个月前就声称拿到牌照并很快上线法币交易,但至今仍只支持币币交易,只有火币澳洲支持法币交易,离年底达成10个法币交易站的目标相差甚远。

法币通道的缺乏,显示出火币在合规化道路上的艰难步伐。随着各国政府对区块链以及交易所的态度越来越清晰,对交易所设限的政策也越来越严格,各个交易所都将合规化运营以及牌照看作是战略重心。

从合规化进展来看,火币目前仍落后于OK与币安,OK在韩国与美国部分州都已经支持法币入金,币安则着眼于对区块链友好的小国,已经在乌干达、列支敦士登等国设立法币交易所。

但在国内,火币在合规化方面的动作看起来更加迅速。在监管高压下,火币一直在极力撕掉自己交易所的标签,将大部分非交易所业务都拨至火币中国,积极经营政府关系。

9月28日,火币中国落户海南生态软件园,定位为区块链+产业的一站式服务平台,整合了火币研究院、火币Labs和火币大学等子事业部,旨在面向政府、实体经济等传统企业提供培训、咨询和孵化等业务。

火币以一向成功的公关能力,将这场活动以尽可能浩大的声势曝光在公众视野中,不仅持续已久的公链领袖竞选在同一天在海南落下帷幕,火币还请来了一众主流媒体诸如CCTV、新华社等为活动背书,此举甚至被有些媒体解读为官方对交易所业务的试水和开口子。

但仅仅搭好架子的火币中国,其业务能否真实落地成疑,其公关意义也可能大于实际意义。

火币中国CEO袁煜明曾表示,火币中国提供的是企业端或者政府端的服务,但有关业务的范围、目标和重点等都在模糊的范畴。从实际落地情况来看,无论是企业端还是政府端的服务推进都极其缓慢。

火币中国的运营主体,成立于今年4月3日的「北京链火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与上市公司吉林紫鑫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不久前达成了合作的战略协议,公告称两者将共同推进区块链技术在健康产业的应用。但随后,紫鑫药业便火速遭到监管部门问询,这在有关人士看来,但凡上市公司涉链,监管层就非常敏感而谨慎的。

这种敏感还体现在业务拓展的方方面面,用戴着脚镣跳舞形容并不为过。据火币员工Stanley透露,作为业务和流量入口的火币大学,尽管请了前工信部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于佳宁前来坐镇,但事业部自七月成立以来,在业务拓展和政府合作上也时不时陷入尴尬境地。

「实际上这块业务一直希望和交易所业务实行双品牌战略,但有些对涉链高度敏感的高层听闻火币两字便不想与交易所扯上半点关系。」Stanley说道。

由此来看,即便表面上剥离了交易所业务,与火币交易所千丝万缕的联系仍使得火币中国举步维艰。但人民日报等官媒的报道,或许意味着火币国内的合规建设已经走上正轨。

04 企业管理难题浮现

面对越来越庞大的火币体系,以及越来越复杂的监管与社会环境,如何掌舵好火币这艘「航空母舰」也成为了李林的重大考验。

从前文谈到火币将业务铺得过广而缺乏深度经营、问题重重来看,火币的人才建设与管理机制已经落后于业务拓展需要。

据一名火币内部人士透露,火币在扩张初期招人不计成本,部门也没有准确的headcount,某事业部leader将招人作为解决效率的唯一手段,团队迅速扩张至几十人。

员工数量的急剧膨胀,以及企业文化建设的缺位,直接导致火币价值观的稀释与混乱。

「那些新加入的人,甚至包括高层,他们对火币的价值观是什么,概念全无,但他们内心的想法却很一致,就是暴富。」火币前员工小李描述着他在公司时的浮躁气氛,他还惊讶于招他进来的HR甚至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一无所知,后来才发现对方也不过早他一周加入。

李林在8月的采访时也表达了相同的隐忧,「早期为客户服务时,火币被看作是最有温度的一家。现在差一点,我一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这支庞大队伍的大多数人,既没有穿越牛熊的信念,也没有熬过寒冬的向心力。互相倾轧、薅公司羊毛、消极懈怠等不良现象在火币内部已经不在少数,这也直接导致业务上的效率低下与絮乱。

今年6月,火币HADAX新规引起大量Token Fund的不满与退出,火币前高管杜均就毫不留情地在朋友圈指责火币公关经理的水平太差;7月,火币区块链研究院首席经济师闫思甚至被曝光性骚扰内部女员工;8月底,火币交易所渠道运营组员工吕春泉被曝光因欺诈渠道推广费用被火币辞退。

zt1k1rzawwk6heho

尽管火币极力掩饰其内部剧烈的人事动荡和清洗,但一场大规模的内部整治与裁员潮是无比清晰的事实。

一两周前火币前HR控诉被火币无端辞退的截图便是最好例证,该HR透露称,「火币自肖焱离职后便遭到清理,集团内部人人自危,新到任的庞白雁CHR大动筋骨,将人力架构有三支柱模式改为传统的六大模块。」该事件在币圈引发大量讨论与质疑。

俨然成了火币危机公关的最佳发言人李林,迅速以内部薅羊毛为由平息这场风波,但以其在朋友圈强硬的姿态显示可以推测,其意图更多是为以后的内审扫清障碍。

处在暴富的诱惑下,许多人不免在缺乏规则的环境中动作变形,但同舟又同心,才是火币这艘船能够继续前行的关键。

在2014年一次采访中,李林曾表示:「到2019年,不管火币网那时候会怎样,我都会放手。下一个十年,我想体验其他生活。」  当时的火币意气风发,年轻气盛。

但当时李林可能没有预料到瞬息万变的未来,也低估了做一家交易所的难度。火币的大公司病已经非常明显,管理上已经严重滞后于其扩张步伐,甚至他的战略方向可能也出现失误。

事到如今,面对这艘野心勃勃而又积弊日深的「航空母舰」, 作为掌舵者的李林恐怕难以如期放手,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一点。

「火币还有很多事需要做,很长的路需要走,想放手也放不开了。」李林今年8月在一次社群分享中如是说道。

注:文中Kylo、Stanley、Vincent等人均为化名。

编辑:覃耀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