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游戏的2018年

来源: 作者: 2018/10/09

“许多同行不做了。”纯白矩阵创始人吴啸表示,“大家都面临着热度减少,难以找到盈利模式的情况。”

再过两个月,加密猫就诞生一整年了。

区块链游戏的2018年秋

/1/ 玩家退出、热度减少,难找盈利模式

从业者将区块链游戏简称为链游。

2018年9月20日,Nick表示,最近成品游戏都玩了下,没有创新的东西。

Nick是链游老玩家,以600万元链游流水知名,自称游戏社区DapDap.io临时工。

对于如今链游现状,其总结了一个字:穷。

作为现象级游戏,加密猫(Crypto Kitties)融资近一亿人民币,已是链游行业融资额头部项目,如今其新一轮融资也在进行中。其余项目,融资额多在百万、千万级别,与区块链行业中其它生态相比,只少不多。

“许多同行不做了。”纯白矩阵创始人吴啸表示,“大家都面临着热度减少,难以找到盈利模式的情况。”

在DappReview对500余区块链游戏的追踪中,80%的游戏已无人问津,10%的项目DAU不过100,其中大多数游戏质量较差,游戏性与可玩性不足。

区块链游戏的2018年秋

截图自dapp.review

诸多链游团队并非游戏行业出身。其开发方式,是将游戏外包给其他游戏团队,出的也仅是外包价格。虽然目前链游缺乏创新性,但是这些外包公司也没办法自己做链游,“他们自己募不来钱,不会币圈那套。”Nick表示。

如今最受期待游戏,是由Fuel Games开发的类炉石游戏——Gods Unchained,种子轮融资了240万美元(约1650万人民币),在年底才可以玩到测试版。

也有消息称,某公链项目CTO已带领技术团队离开,一国外项目撤销了亚太区的部署……

而再过两个月,加密猫就诞生一整年了。

这十个月内,并未有一款区块链游戏如加密猫一样,将大量热钱和人带进链游行业。即便是Fomo 3D类资金盘,本该引流更多资金的存在,也因黑客成了笑话。

本可参照传统游戏行业建立起来的生态系统,也仅是雏形。

口红效应似乎没有在链游上体现,就像是避险情绪也未明显体现在虚拟货币上。

最落地的链游行业也像2015年的AI行业一样,随着秋天,变得冷静下来。

/2/ 链游玩家几万人,传统游戏则有5.8亿人

如果初心能决定事物走多远的话,那么区块链游戏经历暗淡也就理所当然。

BitGuild中国区负责人陈浩曾直接了当地表达过对区块链游戏行业的担忧:

“目前的项目,有些是以融资为目的。这行诱惑很大,认真做事慢慢会成为珍贵品质,好好做游戏的就更少了。”

即便是对非币圈出身的从业者,陈浩也持有相同判断:

“一个圈内大佬,原来也是做页游出身。卖身给某大公司后依然在负责游戏,前后至少做了10年。”

“当他进入区块链领域后,说自己要做区块链游戏,可是实际上,他做的是游戏区块链。这很可怕,关键顺序一掉,目的就不同了。”

“这十几年来游戏行业的人天天都在研究:怎么设计一个活动让你登陆,让你充值。这些事儿太常见了,所以导致游戏行业的人看到区块链那帮人随便发币都能赚钱,就很少有人认真做事了你知道吧?”

牛凤轩在年初开设了公号DAppReview,作为最早扎入链游的人,他和他的小伙伴想要做观点输出与深度测评,以及To C的DApp社区与DApp分发。但是区块链仍处于初期,用户数量不足以支撑这个商业逻辑,且没有持续高质量DApp内容输出,即便聚集了用户,也不可持续。

在今年ChinaJoy上,DAppReview发布了《2018年区块链游戏产业白皮书 – 新的市场 新的机遇》。该白皮书显示,2018年1月到5月底,全球所有玩过以太坊上游戏DApp仅有11万地址,考虑一个玩家手里可能有多个地址的因素,真正玩家数量也就几万人。

同期,传统游戏行业,已拥有5.8亿用户,整个市场规模2500亿元。

用户数量不足以撑起生态,新用户流入也有难度。

Nick表示,区块链游戏玩家少的主要原因是进入门槛太高。但是缺乏好玩的区块链游戏,还是因为人不够、时间不够、钱不够。

ChinaJoy举办前一晚,Cocos举办的上海外滩酒会上,虽人来人往,站满了大厅和两个阳台,但其中做区块链游戏的,仅坐了一桌,其他多为传统游戏开发商,以及渠道商们。

牛凤轩也表示,如今真正懂游戏、懂区块链,又浮上水面可接触的人,全球不过千,国内不到200。

/3/ 只有10倍改进,才会有明显优势

虽然Token价值不再好看,但熊市是做事情的好时间,何况是相对落地的链游。

鱼链COO郑光表示,虽然熊市中区块链行业内项目多数业务紧缩用户减少,但是区块链游戏用户仍然是增长的,只是流入缓慢了些。熊市对区块链游戏应该是个好事,熊市玩游戏已经是业内共识了,现在非游戏方面的区块链项目基本都沉寂了,活跃项目很多是和游戏有关联的,只要团队资金没问题,相信游戏是本年区块链最大赢家。

NEO、星云链则在举办区块链游戏开发者大赛,波场也动作频频。

Cocos-BCX投资了一些区块链游戏团队,作为生态运营的需求。对于开发者们可能出现的将游戏在不同公链平台提交,获取平台认可和资源、资金支持的现象,陈昊芝认为,这本质上和互联网早期To VC的模式是类似的。

“在这样一个生态环境下,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行动一致,保持队型。你对整个生态有所期待,就要允许不同心态的团队存在。经过时间检验,不同公链平台最后支持的一定是那些很有潜力的团队。”

如今Cocos-BCX团队规模在40人左右,计划将团队扩张到80人,扩张队伍仍以技术为主,辅之以少量运营。

BitGuild已经完成了业务转型,成为了一家区块链娱乐生态供应商,业务不再局限于游戏,扩展了直播,721钱包,IM工具,和面向未来的创世练习生计划。转型原因是“区块链游戏分发逻辑太小了”。

而DAppReview则选择向行业上游走,走到开发者身边,全方位支持开发者做出优质的DApp产品。其具体措施,包括:

建立开发者社区,交流讨论各类技术问题和分享线上线下活动; 组织线下meetup活动,以及Hackerthon,让更多开发者互相认识; 协助各个公链的开发者激励计划/大赛,其中在星云链的激励计划中,DAppReview的社群中贡献了进170个DApp。 作财务顾问(FA),帮助DApp开发者融资,目前已经帮助两个项目的开发者close两笔融资,还有两个项目在推进中。

纯白矩阵最近在开发新游戏Last trip,已经有了demo,并且计划将团队从6个拓展至20个。对于纯白游戏如何盈利,吴啸分享了两种模式,一种是从玩家手中赚钱,提升游戏性,像steam和苹果中付费游戏一样收取费用;一种是造轮子,就好比收费的游戏引擎或者授权library 2b收费。

而此前,网易在逆水寒中上线了基于区块链的伏羲通宝,育碧也推出了HashCraft。

Peter Thiel曾经说过,“创业公司必须力争做到10倍以上的改进,稍微的改进对用户来说就是毫无改进,只有10倍的改进,你的产品才能给客户带来明显的优势。”

虽然大厂们已经入场,但整个区块链状况仍与创业无异。根据发展曲线,事物上扬后会有回归理性阶段,当事物积累了足够势能后,便会迎来稳定上扬。

区块链游戏的2018年秋

发展曲线

魔兽世界红龙阿莱克丝塔萨有一句台词是,生命总会在最黑暗的地方绽放。

如今链游,亦如是。

编辑:季倩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