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EOS节点贿选文件曝光:暴露规则形同虚设,作恶成本极低

来源: 作者: 2018/10/08

网友曾把EOS比作一栋新楼,住客们已经入住,但水电却还没通。这形象的比喻说明了EOS现在尴尬的局面:主链上线前引以为傲的法律现在根本难以及时发挥作用,核心仲裁法庭可谓是形同虚设。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嘴遁

EOS被众多支持者看作区块链3.0的代表,今年4-6月的超级节点竞选更是让整个圈子为之沸腾,所谓“温州帮”携40亿杀入的新闻令圈内人至今记忆犹新。

然而在短时间炒作过后,如何获得之后细水长流的收益,成为了曾名噪一时的头部竞选节点真正需要考虑的事。

目前这部分的收益,只能来自于节点分红。分红是根据节点对网络所做的真实贡献计算,有着明确的规则,因此要想获得更多收益,只能在规则上动脑筋了。

于是,针对EOS一票30投的规则,就产生了节点换票、扶持备用节点等利益最大化的操作手法。而这样一种被官方视为“贿选”的方法,也使得部分中国节点声名狼藉。

其中的领头羊——火币节点,也因为存在贿选的嫌疑,一直被一些对EOS公平性很在意的网友和团体紧紧盯着。

这一盯不要紧,还真盯出些端倪。

8月16日,EOSONE发文称,火币通过扶持7个无公共节点、无网站、无所有权信息、无节点互动的“四无”备用节点,获取“非法”收益,月入至少170万人民币。之后可能由于遭到shEOS节点仲裁投诉而放弃了扶持。

1.png

如图所示,排名第70至76名的7个备用节点投票组成一模一样。

上图就是这几个被怀疑是火币扶持节点的票仓情况,据EOSONE分析,这是典型的拥有共同票仓的现象,而根据后续对这些节点投票记录的分析,极有理由这些节点就是火币扶持的节点。

投给上述节点的共有15个共同大户账户,在6月20日投票初始阶段,12个账户均投给火币,其中2个账户只投2个节点,另2个账户只投1个节点,其中必有火币。在投票与撤票循环操作中,7个账户曾移除所有其他节点,但唯独留下火币。

但是即使理由再充分,也只是根据现象进行的推断,还缺少实锤。

然而“幸福”来的很突然,而且很快。

节点互投账户数据曝光,发现实锤?

近日,一个《火币矿池节点账户数据20180911》的Excel数据表在圈子内迅速流传,使得本就备受怀疑的火币节点更是走上了风口浪尖,其在EOS节点竞选中的“贿选”问题似乎有了“实锤”。

尽管火币方面否认与所谓EOS投票操纵和串通有任何牵连,但该表数据非常详实,不像是外部所为,且数据备注部分的作者是施菲菲,据称是火币员工。

据网上公布的资料显示,该表内含4个表,分别是《节点互投表》、《控制节点投票情况》、《节点收益表》、《票仓及账户情况》。

2.jpg

《节点互投表》,数据来源于EOSONE

上表统计的是“数据泄露者”2018年9月4日至2018年9月10日的互投数据。根据EOSONE文中指出:

1)除了“数据泄露者”自己控制的eoshuobipool、cryptokylini、eosiosg11111、cochainworld、eospaceioeos这5个节点,“数据泄露者”将票投给其余20个节点。这20个节点中,16个节点与“数据泄露者”互投,剩下eosgenblockp、eosbeijingbp、eoseouldotio、eospacificbp、eoslaomaocom这4个节点未回以投票。

2)“数据泄露者”新增对starteosiobp、eosflytomars、eoscannonchn等节点的投票,这些节点也相应地增加了回投的票数,可以说“数据泄露者”的付出得到了“回报”。

3)atticlabeosb是唯一一个投票给“数据泄露者”,但没得到“数据泄露者”回投的节点。

3.jpg

4.jpg

《节点收益表》及其备注,根据计算每月收入可达115万人民币,数据来源于EOSONE

5.jpg

6.jpg

7.jpg

《节点收益表》VET、TRX、ONT部分,截至2018年9月9日,共收入62万人民币,数据来源于EOSONE

8.jpg

“数据泄露者”关注的节点票仓,数据来源于EOSONE

通过4个表中的数据,可以看出“数据泄露者”有如下考量:

1 通过互投结成利益联盟,获得稳定节点收益,目前可能达115万/月。

2 通过主动投票,拉拢联盟外部节点,扩大联盟,进一步增加收益。

3 在其它有DPOS机制的公链如VET、TRX、ONT复制上述操作,目前获得收益共62万元。

4 持续关注互投节点票仓,以保证自己收益稳定可控。

此外,表中的数据还使得“数据泄露者”自己及其重点关注的节点的投票账号曝光。

嘴上不认,身体却很诚实

虽然以上看似已经很“确凿”的证据,都没有得到火币官方的承认,但另一方面火币的一个举动却泄露了其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路。

利用EOS一票30投的规则进行投票层面上的操作,以获取与EOS宪法精神相悖的利益,被三言小编称为 “内部贿选”,因为这是在EOS系统内实施的行为。

然而,虽然火币极力否认自己可能“绞尽脑汁”才想出的“内部贿选”的操作方法,但小编却找到了其利用外部操作手法来达到一样的效果的“实锤”,这被三言小编称为“外部贿选”。

那么这“外部贿选”是怎么操作的呢?

很简单,用另外一种通证,来奖励投票给自己的节点。

而这种通证,就是火币自己发的HPT。

8月19日,火币矿池发行一种新的通证HPT,并提出三种获得HPT的方式,包括“锁仓及挖矿”、 “投票即挖矿”和“挖矿即挖矿”。

而所谓的“投票即挖矿”,就是用来奖励和火币形成互投利益联盟的节点的。持有HPT的用户,可以对于EOS和TRX、ONT的节点进行投票,目前社区网站可以看到给EOS的各个节点的投票,后续还会开放TRX和ONT节点的投票。

火币矿池自己发个通证,不但本身就可以用来圈钱,还可以通过“外部贿选”帮助自己提高EOS的节点收益,这波操作小编给82分,还有18分必须666!

此时,再看看《火币矿池致广大EOS用户的一封信》,信中把EOS节点竞选称为伟大尝试,火币矿池部的人员们表示自己“兴奋、激动、无数个夜晚不知疲倦地研讨,每个人每天将近18个小时自发地工作”,还“致力于努力打造一个公开公正透明的平台,为便捷用户投票潜心做基础服务”。

信里的用词极为煽情,好像努力工作都是为了用户。现在来看,极有可能只为了EOS分红!

9.png

写得一封好信,煽得一手好情 去中心化导致难治理

虽然去中心化的系统有诸多优点,但治理起来却着实困难。尽管有了BTS和Steemit两个项目经验,但EOS团队仍然无法解决治理效率低的问题。

以火币节点为例,其扶持的7个“四无”节点于2018年8月25日被shEOS节点提出仲裁要求,但由于EOS公约目前仍在讨论阶段,而此类仲裁事件需要有公约作为依据进行判决,因此1个月过去了,该仲裁要求仍未得到有效回应。

另一个例子是最近很火的一款Dapp EOSBet,在9月14日被“黑客”攻击,损失了4万个EOS。他们发现以后,马上就去向ECAF(EOS核心仲裁法庭)申诉,要求BP们冻结“黑客”账户。然而“黑客”的账户四天后才被冻结,这期间黑客早已把EOS卖出。

大家普遍认为ECAF的反应太慢,但其原因在于EOS的治理机制设计问题。

EOS现在一共有两套宪法,一套是主链上线前Thomas Cox写出来的,是第一个版本。主链上线后,BM又提出了“代码意图就是法律”,是第二版宪法。

然而问题是,现在默认使用的宪法是第一个版本,但不是所有人都认同,所以难以快速强制执行。

所以说ECAF现在没有一套明确的各方达成一致的法则来仲裁,所谓的法律执行全凭感觉在进行。他们最多只能做一些冻结账户的事情,别的也做不了什么,甚至就连冻结账户也不是所有人都认可的。

不能获得所有人认可,就会导致执行缓慢。

网友曾把EOS比作一栋新楼,住客们已经入住,但水电却还没通。

这形象的比喻说明了EOS现在尴尬的局面:主链上线前引以为傲的法律现在根本难以及时发挥作用,核心仲裁法庭可谓是形同虚设。

于是,此时最开心的就是一些“作恶”节点和黑客们了,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赚取“非法”收益,每天开开心心的数钱。

编辑:季倩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