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区块链媒体人的自白:被收割,被错过,被“轻视”

来源: 蜂巢财经News 作者: 2018/07/11

“节操和三观”已经快被币圈大佬们的各种“录音门”给玩坏了。坚守的人看上去很傻X,但制造历史的人往往是这些偏执的傻X。

6毛8了,这距离我买“某C”币已经过去2个多月。2个月前,它的价格是1块5毛8,投入的钱已经缩水一半多。 

它在喊单中一度高涨,又在大跌后继续充值“信仰”,而我在矛盾中体验讽刺。 

我为什么要提到这个币?因为这是我从事区块链媒体以来,第一个因为采访买的币,也是我作为媒体人,体验最深的“被收割”。

我的同行王老师曾在朋友圈控诉,“割韭菜割到了媒体头上。”没错,我就是一个例证。 

我倒没想控诉谁,只是觉得我的经历在大多数散户身上都曾发生。而区块链媒体人曾因为一篇“爆款假新闻”被塑造成“高大上”和“白富美”,如同冲进新世界的捞金者;现实中,作为泡沫市场中的一环,面临诱惑和理性的抉择时,同样难以自保,甚至彼此收割。

“别采访我了,赶紧放下电话去买” 

“某C”币突然爆红币圈,是因为一起喊单事件。当时,各个炒币群里都在传这个从3毛涨到3块的妖币,圈里传出有大庄拉盘。 

我花了些时间联系到这个“大庄”,他当然没有承认他的身份,仅以投资人自居。但在采访中,你能明显感觉到他与这个币的关系匪浅,比如他准确地告诉了我这个币上线火币HADAX的时间。而代币上线交易所,对于消息市属性十足的币圈来说,是运作盘面的大好时机。 

“还会涨,别采访我了,赶紧放下电话去买点,我给你保底。”似乎是在显示他与这个项目的深厚关系,他十分肯定,当时这个币的价格已经跌了近一半。

为了验证是否存在拉盘(你权当我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买入了一些,价格是1.58元,并将它添加进行情软件里的收藏列表里。至此,它成了我每天起床和睡觉都要瞅一眼的“消息币”。 

然而,1.58元、1.25元、1.02元……一个月过去,我再也没有看到它上涨的迹象,最低时甚至到过5毛钱,而当时要给我“保底”的“大哥”在圈里消失了一段时间,后来的传闻是他在这个币的拉盘上翻了车,我曾向他求证,回复比我炒币的操作还要佛系,“不理别人,做好自己。” 

我始终观察着这个币的社群,他们中有一批死忠,相信“带头大哥”群主传进群里的每一个消息,创始人那句“相信的力量”被奉为圭臬,在大跌时也要以补仓的止损拉平;也有一批和我一样,在高点被套,他们大骂创始人傻X,群主充值的信仰在价格面前变得有点好笑。 

上个月,这个币曾在一片大跌的红海中再次作妖,冲上1.3元后再次回落,我没有解套,也没有止损,放在钱包里权当“被收割”的警醒,“别采访我了,赶紧去买”的话犹在耳边。

“告诉你个秘密,近期会拉到几毛”

作为区块链媒体从业者,遭遇的“坑”不止是“被收割”,在我的认知中,诱惑才是最大的风险。 

曾经采访一个备受争议的项目,因为要求证、核实一些细节,我微信联系到了该项目的负责人,没聊两句,对方小哥哥问我要钱包地址,给我整的有点惊慌。 

婉拒之后,小哥哥向我透露,有媒体写完他们的“负面新闻”后,张嘴要钱。我一听,这是把我当成“黑记者”了。 

不瞒各位,没做区块链媒体前,我是个传统媒体人,多年的从业经历中,曾有同行因为“收钱写稿”或“收钱不写稿”的事儿把自己搭进去,这导致采访对象一跟我提钱,我的胆子在敏感神经的刺激下就变得比较小。

小哥哥一再强调这是个不值钱的币,胆小的我最终没有给他地址。没拿人好处,写稿的过程都感觉理直气壮。 

在币圈行走的时日多,考验也在增多。也是一个项目的争议事件,我们联系对方负责人了解详情时,他采取拖延战术,想把回应往后推。

我再次遇到诱惑,这次对方告诉我一个“秘密”,“悄悄的和你说,我们近期会拉到几毛。” 

我瞅了一眼他们的币价,没过2分,耳边再次响起“别采访我了,赶紧放下电话去买点”的声音。 

这次,我放下电话,平静地把稿子写完回家,连行情软件都没打开,戏谑地告诉我的同事们,“差点又被割韭菜,幸亏老子没钱了。” 

4天后,这个币涨了2倍。同事们脑补着我拍断腿的画面,我的内心平静如水。

“发送文案到10个群,100元现金红包”

有时候,那种把你当做小报媒体的“轻视”并非来自项目方和采访对象,也来自同行。 

不久前,我的同事收到一条消息,对方的名字显示来自一家区块链媒体,小姐姐以“hello,亲”的淘宝客服语气和她打招呼。 

她想找我们做个活动,方式是“项目方提供文案,需要亲发一条朋友圈,然后发送文案到10个(300人以上的链圈群),获得100元现金红包”。 

同事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我好像受到了侮辱。”她问我,现在的区块链媒体都这么玩吗?不管什么项目方,也不管稿件质量,直接转群得红包获利? 

当天,同事又在一个同行的朋友圈里看到吐槽,有人向他询问“哪个媒体1000块钱能接8条快讯4篇软文”,他甚至专门拉一个“区块链媒体照妖镜”的群,探讨媒体操守和从业乱象。 

刷量营造高流量假象、收费发软文都成为吐槽点,但又倍感在数万个区块链媒体竞争中的压力和差异化突破之难。

“大家其实都是心里明镜,不说破而已,但不建立规范,行业只会越来越差。”一名从业者感慨。 

和区块链行业早期的草莽发展一样,作为配套设施存在的媒体,谁都难以自证清白,无序竞争中,在被人轻视和自我轻视的过程里变得不伦不类。 

传统媒体中遵循的专业操作流程和媒体操守在这个行业里显得格格不入,当然,总有一些人想要从中建树。 

群里,一个小姐姐说,“这个阶段,大家谁能冲出去,说不定就靠节操和三观了。” 

“节操和三观”这玩意儿,已经快被币圈大佬们的各种“录音门”给玩坏了。坚守的人看上去很傻X,但制造历史的人往往是这些偏执的傻X。

编辑:季倩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