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锋:虚拟货币交易所开禁短期内不现实

来源:财经网 作者:郭竞 2018/06/22

对于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乱象,张一锋评价到,现行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存在诸多问题,资金和资产托管、交易操纵问题、KYC和AML等,均难以满足传统金融体系中防范风险的既定规则和流程的要求,这也是国家宣布不合法的原因之一。在现有问题没有妥当的解决方案之前,让国家来合法承认交易所是困难的。

编者按:

对于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乱象,张一锋评价到,现行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存在诸多问题,资金和资产托管、交易操纵问题、KYC和AML等,均难以满足传统金融体系中防范风险的既定规则和流程的要求,这也是国家宣布不合法的原因之一。在现有问题没有妥当的解决方案之前,让国家来合法承认交易所是困难的。

关于数字票据交易平台的实际检验效果,张一锋给出了肯定的结果,他指出从技术创新应用的角度来说,这是国内第一次区块链技术在实际金融交易环境中的有益尝试,在国际上也是鲜有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基本上能够解决票据造假的问题,另外在平台运行过程中,确实能起到降低交易成本,提高交易安全以及效率的作用,有助于未来票据业务的创新实践。但是,因为金融行业一贯的安全性要求,仍需要对区块链技术和数字票据平台进行长期的反复测试和验证。

张一锋

张一锋

对话嘉宾

张一锋,现任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成员、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工作组成员。目前致力于法定数字货币技术研究和区块链在金融等多领域的前瞻性应用与实践,也是央行组织成立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的重要参与者。

2015年,以IBM推动Hyperledger为标志,许可链技术(联盟链+私有链的统称)开始进入到大众的视野中。自此之后,更多的企业和行业组织开始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商业应用落地的发展路径。国内监管部门也看到区块链技术在法定数字货币等领域应用的潜在价值,2016年央行开始筹备数字货币研究所。区块链技术自此开始在国内金融领域也有了实质的探索。同年,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组织研发的基于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开始进入原型验证阶段。经过两年的验证研究,2018年1月,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票据交易平台在上海票据交易所实验性生产投产。

数字票据平台是区块链的试验田,运行反馈良好

财经网注意到,央行的票据交易平台项目早在2016年就启动了,到2018年1月底该平台正式上线,已经经历了两年的时间。在谈到票据交易平台的背景时,张一锋提到,该项目由央行两个单位牵头,一个是上海票据交易所,另一个是数字货币研究所。项目的最初目的:第一,探索区块链技术在金融领域如何应用,可能会带来哪些挑战,能带来什么样的价值。第二,就是为数字货币原型的技术验证搭建一个应用场景。总的来说,数字票据交易平台是作为区块链技术试验田开始的。早期参与研发的机构,除了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还包括工行、中行、浦发银行、微众银行及杭州银行等五家商业银行。

在被问到实验运行结果是否良好时,张一锋还是给予了肯定的回答,他表示数字票据交易平台能很好的解决票据造假等问题。该平台已经实现了整个票据全生命周期的流程上链。从开票到承兑、背书转让、贴现、转贴现到最后的到期托收。

除此之外,他还提到,数字票据交易平台,也是更广泛意义上的数字环境中资产类交易新模式的一场探索。具体来说就是探究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数字新技术,和现有场景相结合后,如何创新出新的交易模式。

最后,张一锋强调到,虽然实验成果整体反馈是良好的,但是金融领域有它的特殊性。所有创新技术的应用,都需要在可控的业务环境下进行较长时间的反复测试和验证,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和验证之后,再进行一些大规模的推广。这样既能够去验证和尝试创新技术,又可以把控风险。包括数字票据平台为例,目前还没有放开更多商业银行参与进来的迹象。

区块链与金融天生契合,落地受限发展缓慢

在谈到区块链对于金融领域的价值和意义时,张一锋认为,金融就是天生和区块链技术结合最紧密的领域。区块链的本质就是一个账本,而且是拥有共识信任机制的分布式账本。对应到金融领域的资产登记或低频的交易场景都有比较大的优势和应用价值。此外在清结算环节的应用,国际上也有一些央行在做相应的尝试。

但他也承认,结合实际情况来看,虽然金融领域在特性上与区块链最为契合,可应用场景也很多,但是受强监管,防风险的金融行业特质的影响,反而未必会走的很快。相对来说,在一些民生和消费领域,区块链的落地发展可能会进展更快,因为业务迭代更快、容错度更高。就如同当年的移动互联网发展一样,快速迭代、反复试错、不断修正,区块链的落地应用之路才会走得更踏实,更长远。

交易所问题多多,合法化短期不易实现

在传统金融交易模式下,不同参与机构之间会相互约束,比如在证券交易中,投资者大部分流程都是在证券公司或交易所中完成的,但是也会有第三方资金托管方,保证资金的独立和安全。对于证券交易所来说,对于交易流程和交易结果,也有监督,事后也有审计。

但在虚拟货币交易所方面,张一锋指出了一些现存的问题,如交易所交易资金的安全、交易资产的真实性、交易的操纵问题,以及KYC和AML等,在这些方面之前一直缺少实质性监督,事后也缺乏有效的审计。包括现在很多交易所还在投项目,投完项目再在自己交易所上币,这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角色,里面存在着巨大的道德风险和利益冲突。

他认为,上述问题没有实质性解决之前,短期内国家很难让交易所合法化。

公链与许可链之争,许可链胜在性能和数据安全管理

2018年以来,公有链似乎成为区块链领域的主旋律,EOS、星云链等公有链先后主网上线,致使公众对于区块链的未来发展重心选择发生了偏移。对此,张一锋表示,认可公有链确实有可能是未来区块链全球化大规模商用的重要发展路径。但是,到目前为止,公有链在性能等各方面还没能达到大规模与产业应用结合的技术要求。当前,仍没有成熟的公有链能真正承载大规模商用。

相较而言,许可链不像公有链那样没有接入准入门槛。它可以是联盟链,也可以是私有链。(许可链是两者的统称)。它通过设定准入门槛,控制共识节点数量,来达到系统性能的提升。在数据安全方面,张一锋强调,尤其是在金融领域,企业对于核心信息的安全防护都是重中之重。不论是客户信息泄露还是金融资产丢失,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这些方面,许可链拥有比公有链更多和较为成熟的解决方案选择。

伪场景有时候是思维误区,只是还没找到核心结合点

现在很多业内人士都经常提伪场景这个词,关于伪场景,张一锋认为这有时候是一个思维误区,很多场景或领域并不是说真的不适合区块链,而是对场景或领域的研究和识别还不够,还没有找到真正的核心点和区块链去结合。他还表示,有一些区块链项目,只通过一到两个月的业务调研,就开始去做区块链结合的应用落地,业务流于表面是客观存在的。

现在很多区块链的企业,对技术都有一定的掌握,但要想实现业务的真正落地,还需要更多产业内的知识和支持。他认为那些深耕于一个行业多年的企业带着它们自己对行业的理解来和区块链技术碰撞,更容易找到最佳的应用结合点。

产业是区块链技术进步的助推器。产业痛点的客观存在以及区块链结合的现实可能,会促使区块链技术方及上下游各主体革新技术去解决行业的问题。

总体来说,区块链和产业相结合还在不断的实验和试错阶段。今明两年会是一个重要的时期。直到出现所谓的区块链杀手级应用,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对于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目前的研究进展,他介绍到,中钞正在主推一款社会化应用的区块链平台—络谱。全名叫络谱区块链登记开放平台。络谱跟传统意义上的联盟链不同,络谱采用的是一种开放许可链的新应用模式。一方面,它开放的引入更多的见证节点,让平台的相关利益方可以共同监督和验证平台数据的真实性,防止数据作假;另一方面,它开放的支持不同应用的接入,打造多元的区块链生态,以期更好地推进整个区块链产业的技术进步与应用落地。

自络谱3月底发布以来,开放许可链的模式受到多个领域的不同企业的青睐。包括食品安全领域、电子合同存证、电子借据、知识产权登记以及一些司法领域的企业都主动要求接入络谱,希望让区块链技术在这些领域进行探索和尝试。值得一提的是司法领域,他提到,区块链技术的不可篡改特性,对于司法证据的固化,司法执行流程中保证公开性和公正性,都有相当的价值。

区块链在技术层面还处在早期,但应用层面将在近两年有大的发展

对于未来发展,他提到,区块链虽然经历了多年的发展和探索,但无论在技术层面还是应用层面还处于一个相对早期的阶段。从应用层面来看,2017年大部分区块链的应用还处于试水试错阶段,有很多领域在尝试和区块链结合,但是囿于各种原因,这些探索还属于比较浅层次的链接。今年以及2019年对于区块链应用层面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两年。随着技术的持续发展以及更多行业的主动拥抱,应用方面很可能会产生明显的发展和变化。期待一些更有价值的应用,在未来两年不断涌现,并推动区块链行业整体的健康发展。

编辑:郭竞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