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的DPOS共识机制真的会导致超级节点联手作恶吗?

来源:财经网 作者:王宝凤 2018/05/24

EOS的DPOS共识机制在Bitshare和steemit两个项目上已经运行了几年,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垄断和节点联手作恶的情况。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最近,EOS超级节点的竞选是比较热议的一个话题,在很多社群里都能看到“和比特币、以太坊的去中心化不同,EOS是中心化的系统,只有21个超级节点负责出块,这完全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一点也不民主。如果21个节点中有15个达成联盟合伙作恶,我们是没有还手能力的。”种种的阴谋论观点甚嚣尘上,真的是这样吗?EOS的超级节点真的会联手作恶吗?

1.极端民主制是社会进步的障碍

“去中心化”这个词似乎给人一人一票,老百姓当家做主,摆脱一切压迫的感觉;“中心化”则代表着专制、独裁等压抑自由人权的负面含义。然而,直到20世纪“民主”这个词才被用做褒义词,西方虽是民主政治的发源地,不过西方的精英们长久以来都对民主持批判态度,敬而远之。

两千多年前,希腊半岛上的古雅典实行直接民主制,全体成年男性公民组成的公民大会拥有最高权力,其权力不受任何限制。政治家需要有高瞻远瞩的眼光,需要有专业的知识,需要衡量各方面的利益格局,这样才有可能制定和执行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决策,而古雅典不要求领导者具备任何特殊的知识,很多重要官职都是由抽签选举产生的,这就容易把社会的命运委之于缺乏真知灼见的人们手中。公民大会行使权力不受任何制约,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并不分立,也没有保护人权、私有财产等个人基本权力的概念,在这样的情况下,悲剧的发生就不可避免了。举个广为人知的例子,古希腊三哲之一的苏格拉底没有犯下任何过错,公民大会就以毒害青年人的罪名判处其死刑。亚里士多德说过如果是暴君制,我们至少能起来推翻暴君,可是如果遍地都是暴民,我们又能拿它怎么办呢?

绘画《苏格拉底之死》

举另一个极端的例子,中世纪的波兰是一个统一而强大的国家,做个不恰当的类比,应该类似于如今的俄罗斯在世界格局中的强国地位。1505年波兰开始实行当时比较先进的 “贵族民主制”,国王由贵族选举产生,国王保障的贵族人身财产权利,这种制度伴随波兰过了其发展史上最辉煌的一个半世纪,但是到了1652年,贵族民主制就发展到极端化,形成了“自由否决权”制,即议会提交的决议案,只要有一个议员反对这项议案就不能通过。在1652到1764年的一百多年里,召开了71次贵族会议,其中因无法通过任何决定而被迫中断的约占60%。不论什么会议,都会有人不同意,尤其某些沽名钓誉之人为了显示自己的特例独行,鹤立鸡群,即使知道这项决议对国家极为重要,也还是投了否决票。贵族民主制的消极影响造成了17世纪后半叶到18世纪波兰国家的极端无政府状态,对内无法稳定政局,对外无力抵御强敌。后来,波兰从雄霸东欧的强国沦落到被俄、普、奥三国瓜分的命运,在地图上消失长达一个世纪之久。

2.代议制民主是对极端民主制的制约

由于直接民主的狂暴和野蛮,近两千年来西方精英们都极为反对民主,即使到了近代最强调民主的美国,在建国初期对民主仍然极为反感,在华盛顿、富兰克林等国父们眼里,民主总是愚蠢、暴政、动荡连在一起的。例如,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就经常被他的政敌指责为是民主派。可见在当时人的眼中,民主有多不被认可。

实现民主的前提是保障自由

现代民主制度发展的历史就是把民主装进笼子的历史,作为民主宪政典范的欧美国家,实行的民主是以尊重和保护公民人身财产自由为前提,对最高权力进行分权的基础上的代议制民主。代议制民主和直接民主不同,在实行直接民主政体的古雅典,公民的选票会直接变成政府的意志;但是在代议制民主的现代社会,大选时虽然是一人一票,民众参与政治的方式是在大选时从精英候选人中选出代言人,由这个代言人替自己发言。大选过后,各权力部门独立行使权力,接受民众监督,但是各部门的行动不受民众干涉,这就隔绝了底层暴民情绪的向上传达。

我们直觉地认为一个社会越民主,民众就享受的平等和自由就越充分。事实上,过犹不及,古雅典和中世纪波兰的例子说明了极端民主制是社会进步的巨大障碍,民主本身就需要被制约。

3.去中心化的共识机制

“去中心化”的含义是没有一个中心,没有领导人,没有权威,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要解决问题就需要大家协商出一个公认的方法来解决,这种协商乃至最终达成共识、执行方案的过程,就被称为“共识机制”。银行的存款、取款业务都有专门的服务人员记录账目,虚拟货币没有专职的记账人员,为了鼓励人们积极参与记账,每个人都有公平的记账权,而且账目还要公开透明,这就要求使用合适的共识机制。

比特币采用的共识机制是POW(proof of work工作量证明),即多劳多得。简单说就是大家一块做数学题,谁最先得出答案,谁就获得记账的权利获得比特币奖励。人们在做数学题过程中付出多少努力很难量化,但是要衡量谁能得出正确答案却很容易,这就是POW的优点。但是做数学题和记账本身没关系,为了保证公平分配记账权才让大家做数学题的,这种方式耗费了大量的电力和算力,浪费资源,一直被人诟病。

以太坊采用的共识机制是POS(Proof of Stake权益证明),类似于股权证明。类似于财产储存在银行,根据你持有数字货币的数量和时间,分配给你相应的利息。

EOS系统采用DPOS共识机制(Delegated Proof of Stake,委任权益证明),是一种投票选举制,类似于议会选举或者人民代表大会选举。EOS规定持币者对所有节点的竞选人进行投票,选出21个超级节点和100个备用节点,由超级节点代表持币者验证交易和记账。如果发生问题,备用节点可以升级为超级节点。DPOS在合规监管、性能、资源消耗和容错性等方面与POS类似。

4.比特币和以太坊挖矿的中心化

EOS的DPOS共识机制产生后,很多人都批评EOS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特点,认为比特币和以太坊作是去中心化的典型代表。理论上说,人人都能成为比特币、以太坊的记账人,但事实上,随着市场竞争日益加剧,优胜劣汰,记账权逐渐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是必然趋势。2018年1月15日由康奈尔大学教授Emin Sirer等5人发表论文《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就对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去中心化提出了质疑。该论文指出,“比特币和以太坊挖矿都非常集中,比特币前4名矿工(矿池)和以太坊前3名矿工(矿池)控制超过50%的算力,两个系统的整个区块链网络仅由十几个矿池决定”。由21个超级节点控制的EOS和十几个矿池控制的比特币、以太坊相比,到底谁更去中心化呢?

该论文还指出“有20个节点的拜占庭容错机制将比比特币或以太坊更加去中心化,资源成本显著更低。” EOS的21个超级节点就比较符合论文提到的节点要求。EOS的CTO表示,超级节点每增加一个,去中心化的程度就增加一倍。经过测算,21个节点恰巧可以平衡去中心化程度和出块效率之间的关系。BM之前两个很成功的项目Bitshare和Steemit已经运行了几年,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垄断和节点联盟作恶问题 ,侧面证明了21个节点的有效性。

btc

比特币24小时算力分布(数据来源:btc.com) 

eth 24

 以太坊24小时算力分布(数据来源:etherscan.io)

5.EOS超级节点联手作恶不划算

从2009年比特币产生到现在为止,比特币系统已经运行了将近十年,前3个大矿池合作算力就超过51%,可以对比特币主网进行算力攻击。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发生这种情况?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划算,篡改比特币账本的数据需要的成本需要几十亿到上百亿美金的成本,但是改过比特币系统的数据后,比特币网络的信誉会受到重挫,谁还会再相信比特币呢?

没有人相信比特币的价值,比特币的意义仅限于是一串串的代码,攻击比特币网络的矿池们付出巨额资本,收获的是比特币可能归零的结果,谁会做这个注定只赔不赚的买卖呢。所以至今为止都没有人对比特币系统发起过51%的算力攻击。

同理,EOS超级节点相当于股东代表,代表EOS所有持币者进行区块打包和系统治理,其收益来源于系统每年分发的代币作为节点奖励。如果有超级节点作恶,EOS持币者就可投票踢出该节点,那么节点最大的收益——节点奖励也会随之消失,既然作恶成本如此之高,如此不划算,谁还会傻到去作恶呢。另一方面,对超级节点的投票一直持续进行,每隔63秒重新计算一次选票。如果十几个超级节点想要联手作恶,首先得保证这些节点能够长时间当选。然而,每63秒就重新计算一次选票,超级节点想要长期当选本就很困难,又如何保证十几个节点都同时长期当选呢。

 

《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原文链接:http://hackingdistributed.com/2018/01/15/decentralization-bitcoin-ethereum/

编辑:王宝凤
分享到: